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5

哈 真是有闲情

静静的走了一段路
是学校回宿舍的那一段路
因为路途较远,所以人很少
这和放学的铃声完全不对调
但是,这样很好
感觉很好

经过幼儿园
迎面的是绿荫的浓厚
看见地上支离破碎的阳光
我伸出手想检起来
哈。果然不行
再试了试
还是不行
他就是不被我抓着
于是
我静静地
静静地
享受他给的温暖
在慢慢地
慢慢地
挪动脚步
不踩着每一片的"碎片"

真是有闲情

Advertisements

生活这么简单不是好?

今天起得很早。五点左右吧,嘻,不堪入眠?当然不是。等会儿有考试,不得不早起以侯军令。
翻书翻了一阵,天空呈现一片鱼肚白。之前都没机会欣赏。也没心情去理会。可能是太不愿意把时间耗在课本上,这次倒把我内心深处朴实与安宁的一面唤出来了。
我望着早晨的空气,象是在看穿什么似的,原来什么都不是。
心情差异。
背着书桌,心里就算又一万个不愿意也好,还是有书本的影子在脑袋里晃来晃去,一不留神,狠狠地敲的你眼冒金星,不知所措地跪地求饶。我想,勉强时没有幸福的,你说是吗?
不堪入目文字,把我驶向另一个国度。
于是,我决定去饭堂买早餐。这样下去,有难了。
打开门,空气着实好得很。我也不谦让,赶紧多吸了两口。心旷神怡,仙乐飘飘,不在话下。
出了宿舍,后边传来一阵打闹声。哟,原来是宿管换班了,生活还是写意点的好。外边的篮球场上晃着人影,看不清,没戴眼镜。眼睛陪课本合合眼了。
也不清楚有多大岁数,看起来蛮高的,至少高过我。投求的姿势不错,虽然进球的数量不多。
辗转到了饭堂,人不少。多是些老人,应该是帮家里带的吧。手提了几大包,还真以为是卖馒头的呢。终于轮到我了。开口要了两个甜馒头和一个鸡蛋。打了卡,走了。
後面的小姑娘紧跟上来,想卖包的师傅要了两个馒头。嘻,口吃了。好紧张丫。我有时也会这样。就是在排队耗了很多时间,在轮到你的那一刹那,结巴了。舌头打结了。
羞涩的脸蛋,以笑容来弥补那份紧张而产生的缺口。不完美中,显示出完美的效应。
我嘴角往上扬
思索着
生活这么简单不是挺好的嘛?

我也真有耐心。

真的吗?

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对一位看起来外表比实际年龄大得多的男

生说。语气听起来有点不信任。他们看起来是对情侣吧。我

只能这样说。因为男的太成熟,女的太可爱了一点。

 

你老爱骗我小女生嘟了嘟嘴,上次你也说要陪我去玩,结果

还不是一样

女孩转了身,看得出是假装发发小姐脾气。不过男生倒真的信

以为真。紧张的表情,不假。嘻,好像还流着冷汗呢。

不嘛,这次不会啦男生耐着性子想向他解释道:上次是我表舅

来探望我,所以我才没陪你去的丫男生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女生好象有些谅解,却好像是放不下面子似的,始终不回答,

只是回头斜了斜眼看了看男生。

原谅我嘛男生转了转眼珠子,哈,象足了动画里的米奇老鼠

我们等会儿到上下九去逛逛可好?

你平时不是都不去的吗?女孩露出怀疑的眼神怎么这会儿这

么知好歹?

男生微微一笑你喜欢不就得了嘛

接下来不说也明其一二。

哈,小两口斗嘴。

这就是恋爱的?

我下了课,想去饭堂。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吧。人太多了。

于是到湖边走走,吹吹风透透气。毕竟,这几天的压力是实实在在地压在我心窝里。好不难受丫。

正巧,碰上这对小情侣。嘻,我也真有耐心。


哦。。。

今早我看见一个老翁在湖边垂钓。
虽说是早上八九点,但是四周围的人并不少。
一眼望去,老翁虽是穿着最朴素的那一个,却也是最祥和,最能衬得上这片没有丝毫涟漪的南湖。
安详与宁静,没声没息地渲染了泛着鱼肚白的天空。
老翁微微对我一笑。
我恍然大悟。
这就是平淡中,悠然自得的豁然开朗。


随笔

想想今早醒来的时候
我拉开了重重的窗帘布
阳光随清风迎面而来
乐而忘忧地显示它的自在
嘻,还轻轻吻了还在迷糊中的我

一开始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
有点抗拒,甚至还有些被做弄的感觉
有些怒了


幸好
树上的知了提醒了我
提醒了我它对我的一片好意
幸好
在我误解他的好意之前
碰上了知了
也幸好
我醒来的及时
碰上了这片好意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秋天快到了吧
不然它的温柔
我怎么感觉到了呢?

她也是这样的吗?
嘻,这我就不知道了
虽然我也很想知道


后来,我明白,人的一生不会是太顺利的。

朋友和他的女朋友分手了
有点伤感,有点凄凉
我担心的是朋友,发自内心的

想起今年新年分手的一对恋人,两人都是我的好朋友。分手不算很冷静,虽然我也只是从我朋友脸上的神情探出。虽然,他什么也没说。虽然,他满口说他没事。可是,我感觉得出。他受伤了。
无能为力的我,也只能好言相劝。后来想了想,真是多余。
其实,站在他身边,已经足够了。

今年年中,我的死党和她的三年感情说再见。女方我也认识。哭得很惨。我指的是女方。我的死党呢?
唉。。。感情到了尽头,想撤回也不行。因为缘分已尽。说得有些牵强。因为我在袒护我的死党。我老实的说。我也老实的对过去的我说:缘份尽了,就别在强求。累了自己,累了别人。
这个学期开学。理应蛮开心的。但是,为什么而开心,找不出理由来。所以,我带着淡淡的悲伤望着有云的地方,冥想。
冥想,那是片海市蜃楼。冥想,那是玉王大殿。冥想,那是天堂。冥想,还在继续冥想着快乐起来的理由。苦着脸不是好事。所以,我必须快乐吗?我想,好像是吧。

过了几天。
得知朋友的父亲去世了。想起来还真有点疼。这是作朋友欠他的。这是作他的朋友而欠他的。我有这个责任。去为他祈祷,因为我们是朋友。

还未放暑假前,得知朋友的母亲患癌症。

我回到家,哭了。
他是个懒惰,不常上课的家伙。之前,我还训了他一番。
后来,陪他到老师面前说明常旷课原由。原来,他的缺席是因为要陪母亲看病。是子宫颈癌。他没哭。很坚强。我听了,忍住了。
在他强颜欢笑底下,我误解了。

他是家里的唯一男丁。父亲岁数蛮大的了。
他常要陪母亲到香港看医生。
房子也是他拿去银行办抵押的手续。

我回到家。憋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流了出来。

后来,我明白,人的一生不会是太顺利的。


哈,真是个好天气。

下午没课,难得的清闲悠哉。
今早放学后,到了饭堂,要了个饭盒就径往校舍走。和平时一样,跟宿管打了声招呼,嘴角微微往上一翘,嘻,年轻的宿管笑了。
哈,真是个好天气。

唉。。。还有作业没写。。。
还好今天的天气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