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5

我也只是个路人甲乙

工地的吵杂声在耳边放肆,我像装得若无其事,沉浸在我的想法里边。就像躺在海底的珊瑚,只为活着而活着。还有篮球场上的呼呵声,我,还是和这世界贴得很近的。原来,我一直没离开过,一直都还在。

今天友人忙着拍毕业照,早上至下午,哈,耐力可真棒。不过,话说回来,主角的戏有谁不爱唱呢。人的一生只有自己是主角,别人的一生自然是别人当主角,难得别人也把你当主角,这种受宠的滋味,甜得很。我也喜欢当主角的生活,但是,自己还是欢喜孤单多一点。

早上,和十一个一伙的新闻系同学拍完了,我就匆忙离开,和几个一起捧场的友人,改道而行,到别处吃饭去了。嘻,贪个自在,生活还是逍遥一点得好。下午有两个同学拍照。一个是足球队的,不给脸可不行,俗话:不看僧面,看佛面;另个则是前星期巧遇的朋友,一个在旅行团结识的友人,人很好,在她的邀请下,我爽快地答应了。

结果,下午的收获是,我出现在四个同学的毕业照里。可是,就是没碰上前星期巧遇的那一个。在有点失望的情况下,我发现,原来,我还蛮多不堪相熟的朋友。“蛮多,这个词,我还真不想写出来。太那个了。至于是哪个,词穷,自个儿吓猜吧。

收获的其中之一,是个女生,上选修课认识的。

她是别个院系的,详细点我就记不清了。人蛮可爱,虽然没收到她的通知,但心底也乐得自在。哈,老实说还挺开心的。

不过,我和
她从头到尾,只说了两句话。不多不少,就是两句话,感觉上,应酬性质极高。至于是那两句,我就记不起了。我没生气,只是我的金嗓子,今天不知怎么的哑了
火。哈,只好把笑容往脸上挂。尴尬极了。我想,这回不认也不行了。就像两人在搭电梯,一位乘客突然放屁,你不招也不行呀。

回到家里,感触良多。

我还是我,她还是她。什么也没变呀。可是,请允许我去做无谓的思考。

 

我,会出现在她的相簿里。

当她看见照
片中的我的时候,会不会脑袋上出现几个大问号,然后质疑自己的记忆力干嘛不声不响地直后退了呢。在她左思右想的情况下,她动手翻起我存在的那一页,我所存
再的那一页。之后,我就彻彻底底地消失在汪洋大海中,沦落成戴着张三李四面孔的小小人了。如果,她不小心忆起我朦胧的身份,那,我又会在她脑海里晃个几微
秒呢?我不禁自叹,人生海海。

 

每天擦肩而过的路人甲,乙,不少。

我,还是由自己定位好一些。过客在人生道路中,不少。我又何必执著于其中呢?

 

突然好想唱张震岳的歌。

Advertisements

犹豫

我在犹豫中。
表白与否。
其实,这跟吃不吃饭的决择一样简单的。吃下去,就要有吃坏肚子的心理准备。饿肚子?也行,这是自个儿选的,没啥问题。但是饿得久了,你还是得吃。如果你能忍,那没话说咯。不过,吃得好味道,就是你的幸福啦。所以,这还真难抉择呀:(
我想,关键就在于勇气。你有勇气吃下去,有勇气面对任何后果,那就有成功的可能啦。就像蔡澜说的:表白,机会是五十五十。不表白,机会是零。那,我还在等什么呢?
唉。。。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什么    。

多想

窗外枫叶潵满地
知晓昨夜风太急
失眠的我太专心一意        陷入你的格局

寂寞伴着花飘零
空余花心叹时季
独守月光达天明         好想你

多想在你左右 将你手紧握
多想把温度传到你手心中
多想在你身后 静静地看着
多想记起你每一个动作

多想好好爱你  
可是我说不出口——-我爱你

这是今早写的,写给一个小妹妹。我还有谱曲哦,但是不知道怎么放上去
,所以只好作罢了:(


唉,还是懒丫

我放下手中的花,凝视着窗外。风景依旧,依旧。而我,却不是从前的我了。想着想着,得不出个所以然。不知干什么的我,双手
搭上阳台的栏杆,目光所及处,无不是熟悉的熟悉。缓缓地叹了一口气,缓缓,缓缓。这里头包含着几许无奈,又几许伤感。我摇了摇头,自叹:故国神游,多情应
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今天下午穿上了毕业袍。
很开心,压抑不住的喜悦,使我不厌其烦地对着一个又一个的镜头,摆出一个又一个亢奋的姿势。嘻,年轻丫。每一张照片仿佛都充满着幸福的色彩,那是我笑得最
灿烂,也是最耀眼的一次。朋友的呼唤此起彼落,大伙沉醉在毕业的气氛里,为着人生的另一阶段仰足了劲。我不是食古不化的人,嘻嘻哈哈我也有两把刷子。把大
伙给逗乐了,气氛甚是融洽。
回到宿舍,一切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就像考试结束的那一天,心里自然会产生莫名的空虚。这次也一样。
我终于接受,我不小了。年纪不小了的事实。

长大是生物的本能,或说生物的特征就是会成长。我是人,所以,我的成长也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但是,我在逃避。逃不出现实,只好骗骗自己。唉,我的无知带领我走过三年的大学光景。嘻嘻哈哈的生活,已惯矣。改?难,但,终就是要改。
真的真的是要埋头苦干了。虽然我对自己说了很多次,但是,这次大难临头,不动,就坐以待毙去了吧。
我不想,别人也不想我活成这般日子。是时候,冲了。“此鸟不鸣,一鸣惊人”。我尝试鼓励自己。我会的。我也是行的。唉,还是懒丫…..

最近很忙,忙功课,忙比赛。所以,最近都没去关心友人的blog。在此向大伙道歉。对不起啦


一个人回家,从大街上。
不是很喜欢独处的感觉,不过偶尔还是会去接受。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许就希望有个机会能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好好整理整理。脑袋忙的连喘气的机会也没有。仿佛一切都是按命令执行,我不是受操控的玩偶,但是,自己却也懒的去想。好吧,那就安然接受,别做无谓的思考了。


每次我敲击键盘,打出这个“唉”字的时候,都不禁为我的生活感到无奈,真有那么多好叹气的地方吗?生活还是不错的丫。。。这就怪了。或许,我就是那种死爱
钻牛角尖的人吧;或许,今天当真又有些啥事烦着我;或许,又是些无厘头的想法闯进我爱幻想的脑神经,引发了一场又一场的革命,天。。。生活还真是不单
调。。。这种有趣,我,还是避一避的好。

今天和好友吃饭迷失来来去去都是哪伙人,和昨天也没啥大的区别。可是,心情却是沉重得很。我陶开心窝看了看,有块石子正压着我。一颗活生生的心,就这样被
压得扁呼呼的。这可不是超市卖的猪心,牛心(这个我没吃过),是我的心耶,但是怎么我就只有那丁点疼可以证明那是我的,一点点怜惜,一点点怜悯,都派不上
用场。
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不禁自问。
唉(我又来了)
又是那码事。感情,真的是那你没办法。我也不知道你想干啥,就只能被你牵着鼻子瞎逛。我。。。真的生气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怎么老是搞些有的没的,我都累的不像话了,还要在这团东西里打钻,命,也只剩半个啦。
好吧,不管你是路过经过不小心进来的也好,麻烦你为我打打气,加加油吧。下次,再到你府上请安。


突然想起我的父亲

准备预订机票返马,正在脑里筹算时
 突然想起我的父亲
 其实,用“爸爸”这二字更为贴切。好久没看见他了,可是爸的一举一动,我还是记得一清二楚的。不敢多想,不是因为不恋家,而是因为一想到这儿,泪早把视线
给模糊了。接下来,啥事也甭想做了。
 “爸,吃饭了。妈在催啦!!”“好,好,哎呀”爸扶着背,站了起来“阿小晖帮我看看门,我吃完就下来”。小的时候我们一家是住在店铺里的,也不能说是住在
里边,毕竟有上下两层。楼下是做生意用的,楼上则是住人的。妈常在楼下炒菜,之后由我和弟弟端上去。弟弟馋嘴,每每先动手。边看电视边吃饭,不一会就把自
个儿的份给扒光了。爸妈是最后才吃的。爸爱和妈聊上几句,就是闲话加长的那一种。“阿玲要结婚啦”“是吗?对象是谁呀?”“不知道,听说学历蛮高的,你去
不去喝喜酒呀?”“这个嘛。。。包个红包去就好了,不熟呀”“哈哈,你就讨厌这种场合,十几年了还没变”“关你啥事呀?我就喜欢,不行呀。。。呵呵,不过
你说得倒也没错,那种宴会,闷死人啦”“哈,那就听你的,不去啦。隔壁家的老林有了外孙啦。你说。。。”嘻,想必妈妈必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嫁给爸的吧。

妳会相信我吗?

妳悄悄地钻进我心坎里去
是打算一辈子不出来?仰或只是一时的胡闹?

如果
我是说如果
你是爱玩爱闹的中坚分子,我至多让出一片地方让你霸占
玩够了,你想留下就留下,我不会强迫妳,更不会拿着地契赶妳走
只怪我把心门的钥匙给了你
让你胡作非为
自讨苦吃是应该的

假如
我是说假如
妳想找个可以安定的住处,不想过着流浪漂泊的日子
这里虽然有点赃,天气又不是很好,偶尔还会乌云密布,下雨下个不停
但是如果你愿意
如果你愿意
我会把用了很久的皮包打开
里面如果是一百元
我会买把伞再和妳一起搭的士回家去,让你先进去,后出来
证明
我是可以依靠的,尽管我体弱多病
里面如果是空空的
我会找个安静不潮湿的角落
让你坐在我的腿上
说些小故事逗妳开心
就算外边的雨再大,风再响
我的那双手还是会紧握着你
证明
我不会抛弃你,尽管外边的世界变得怎么样了

妳会相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