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6

日子被时间蹉砣得不像日子了.刚从睡梦中醒来迎来这星期的第一场大雨.
哗啦的雨水从天而降,""好神奇!"我像足了非洲土人来到纽约的时代广场,为眼前的一幕幕付以最惊讶,最讶异的眼神,和吓得发楞的大嘴.非洲土人真的土吗?这奇了,那我还写来干啥呀?天知道
他妈的工地肯定比一群小学生上巴刹买菜还吵.仔细一瞧,已经达到五六楼的高度了,不了解这几个月我是怎么过的.从一开始就不了解,那还了解个屁亚?我的生活还真是xx的乱七八糟
初春的风还真冷。但是,有股湿湿的感觉像早晨的露水,滋润了生活,调剂了身心。
梦还是继续去做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