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6

偶尔会起个大早
只为了听听早上的虫子和鸟儿
想和他们打招呼
却忘了自己是个人
还好,他们无畏我的存在。各顾各的,把早晨应该有的,都叫醒了
哈哈,非常开心,因为我也是其中的一员丫。
 
有时,不是别人不接受你,而是你从来没有打算去接受别人。
 
我觉得这一刻我是幸福的。
 
Advertisements

一圈又一圈的年轮把一年的同个日子串在了一起,像贝壳串起的珠链,分得清楚那个是那个,却又被它们的似曾相似而弄不清脑袋。

我是个匆匆的过客。
每过一站,必为此而逗留一阵。必要时,还会与站上的乘客嘘寒问暖一番。
当重游故地,又正巧遇上次愉快谈话的路人甲的时候,彼此交替开口之际,免不了闲话加长,那时,我深深地感触到:“或许是该到下一站了。”

把过去含糊交待是我常做的事,为得也不过是避免触景伤情。看得出来,我这个人很念旧,确实,也如此;。感情的包袱一直左右着我的抉择,所以就这点看来,我还是活得蛮辛苦的。哈哈,还好我乐得自在。自己也不把它当成是回事来看待。避?非也。唔之乐观处世,非常人能及也。还好这种人并不多。

正视现在,是出路,也是唯一的出口。花大把大把时间沉浸在过去,未来不会向你慷慨。所以,该走的时候,就别逗留的太晚。迟了,就得上另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