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7

我很累~~~

很累
一天以极充实的rush hour度过,没有时间考虑我到底是不是喜欢这份工作,现在可以喘口气,就真的想不做了。
其实行政人员的工作还不错,当老师也还好,但是两个叠在一起,担子就太重了。
我是个人, 瘦骨如材的人,还是那个小男人中的小男人。没有大丈夫的勇气去保护世界,维护世界的和平,我只会唉声叹气。这是我的专长,没他,我想我就活不长了。
日子在颠覆我以往的生活,差异太大了。我是能委屈自己成就大我的小小人,而且我认为我唯一的优点就是会苦中作乐。现在真的不行了。因为时间不好使。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是教书。
我的对象是人,是活生生的人。以后的好坏,可能就在我一念之差。我想认真教书,但是时间不允许我大笔大笔地花。时间有限。就是那大树,也不能让全世界的乌鸦栖息在他的身上。我也是,而且我是小花丛,虽然我有在长高,但是这速度远远不够。我想帮大家建立良好的学习态度,使大家对学习有兴趣,但我需要时间。
罪恶感不停地在我体内滋生,像蚊子滋生在积水的地方一样。我越来越觉得我对不起这般学生。就算我上课不停地道歉,这也无济于事,不行就不行。成长不是一日的事儿。
我是会跳会飞的鸟儿。
我不能半途而废,因为我知道什么叫责任
我对学校有责任,对学生有责任,对我的教务主任也有责任
 但是我对我母亲也有应尽孝顺的责任,我对我父亲也有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
我只有择其一了~~~无奈之至:(
Advertisements

东北游记~~~20.1.2007

刚刚开始整理寒假到东北旅行的日记,几经繁重的工作已在额头上悬吊,幸好我不怕,啊哈哈`~是那种不知死的愚昧,不过,有这种胆量其实也不错。虽然说是日记,但很多东西都没写,尤其是赶了一天的路后,趴在床上,简直就和磁吸铁没两样。但是还是要整理整理,放着不做就没了,像深夜下的白雪,太阳一探头,就软了,没了。值得珍惜的记忆,还是记下来最方便。

 

 

20.1.2007 星期六

 

  过了00:00,火车在延了1个多钟,终于踏上通往北方的旅程。

  身上那件借来的绒毛衣,不停地瘦身,绒毛像下雪一样落个不停。

  停电了,罢笔。

 

感想:在中国旅行,最喜欢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了。就欣赏途景而言,就值回票价了。像这次到中国东北,窗外的景色由绿转白,单调的白,爽快的白,可爱的白,当然也是冰冷的白。每每碰见雪的感觉都不尽相同,就像以前次次回家过年都觉得马来西亚的气候真的很可爱,现在毕业了,呆在马来西亚的时间多了,那股由衷的恶,是确确实实地讨厌这种热带气候。不过,日子长了,也就惯了。

 

 

2012007  星期六

  外头弥了几层叠在一起的白雾,像波浪似的,一波接一波,忽深忽浅。昨晚睡得不好,也没难受,被子暖呼呼地让人直从心里爽出来了。但后头边放着两个大袋,脚不能直,一直就搁去走廊啦,碍道。没法子,只能把腿弯曲,展”S”字形睡法,无奈之至,在劳累的不懈攻击下,我也就半昏半醒地睡去了。

  昨夜火车误点,迟了一小时多才到站。上到火车,找着位子,已是12点多,和一群友人嘻嘻哈哈,倒也快活,研究生的事就先耽搁,置于脚板把这烦恼给踩烂了。

  下卧的一亲子家吃着早点,热腾腾的包子让人羡慕极死了,袋子里钱不多,我忍,告诉你,我行的。

  昨晚为了放行李跟下卧的一家子人吵了一架,其实也就和一人吵,当然是那家的主人。典型的中国家庭,一丈夫,一妻子,还有个小孩。男人就是一家之主,虽说我总觉得自己吃了亏,却倒也不对这家人反感,可能一家其乐融融的气氛让我倍感怀念吧,想起在家里的老父,老母,和小弟。

  他面子下不来,我们的人语气也不好,没台阶下,当然它不讲理的成分可能占多数吧,我想,但,当彼此双方都进入自己的逻辑而不从他人想法出发,这样的争吵只能是耍嘴皮子,再不少就斗声音大,谁的脸色臭过谁,谁就获得这次的胜利,大多这种情况进入进入白热化只能落个双方赌气不说话,或就跟自个儿人说理。我们的结果也一样。

  不过,我觉得这人不坏,可能就是放不下面子。在中国这地方,就爱做门面功夫,做门面功夫的目的是干啥?不就为了面子嘛

  那人尔后见我站着和友人聊天,还示意我坐下,就坐在他的床边。

  嘻,我觉得人还是有善良的一面的。

 

感想:如果没那个争吵事件的发生,我对那家子人的印象还是蛮好的。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且误用陷入为本的眼光去窥探一切,以为自己有了什么新发现,还暗自窃喜,真贼。所以当我不爽某人的时候,通常都会说他几句,踩他,贬他,啊哈哈`~~以消心头之气。人,还是要适当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闷在肚子久了,生病的阿~

 


老师日记~~~感动ing~

200733日星期六    晴天

 

今天是星期六,可是我还要上班,这是这里的规矩,没法,想混下去,就得遵守。我是老实人,而且是怕事的那种。

 

写一写前天的事儿

 

前天提早放学,大概一两点就可以回家了。我返回宿舍,一股劲地疲累直往脑上提,脚跟一软,“啪”的一声,一只回不了家的麻雀摊死在可以安慰他幼小心灵的床上,那是家的味道。别于一般的亲切。

入睡时分往往总有突发事件。这次比较严重。

 

“磕磕磕”敲门声

我的情绪有点急躁,不过,怀疑的劲儿多了一点。

“这个门从来没人敲过”自从我住进来之后,确实,真的没人敲过。证明当时我还是清醒的。

“那是谁呢?”想没多想,我开了门,迎面而来是个六十几岁的老人家,这是一种尊称,因为它看起来经验老到,而且面容慈祥。不过, 他来干啥?

“你是。。”这句话想了一半,还没出口。就卡在喉咙这个位置的时候, 他说了:

“我是你的室友, 你好”

“。。。”

醒来的时候,已经寒酸完毕,这是我在中国学的, 爱打交道的个性,不管他三七二十一, 先问候几句,在眼辨声色,来个总结,之后就拜拜。这次没的说再见了。因为他住进来,我没地方去, 只好寒酸多几句。人啊,我是学会了虚伪的狐狸,什么也不知道,就只会装。 装糊涂, 装坏人。

一个人的房间, 现在要隔开了。我的空间, 没了。

 

当晚我就到加维加去睡觉了,一方面天色已暗,怕死的我始终是一条虫。搞不好刚开始抹沐浴乳,外头大风就呼呼作响,我的天,再不然发电厂突然离奇停电,哇噻,我只能说刺激。毛的七条命也不足我赔。

这里非常感谢加维同学,今天他坐飞机回中国,祝他一路顺风。

昨天我和加维一家人吃晚餐,唯独少了他妹妹。很有一家人的感觉, 好像回家阿`~~~~~

吃了晚饭,返回宿舍已经是8点多了。

加维的爸爸停了车,开了后车厢,给加维弟弟拿自个儿的行李。他和父亲母亲告别后,转身走了。仿佛看见中学的自己,离开家人的感受并不好,一只以来都是这样。加维弟弟康维转身离开,经过他父亲的身边时,父亲的手突然伸了出来,摸了摸康维的头,说了什么几句保重之类的话。 康维转了头看了父亲,笑了笑,在父亲母亲还有哥哥的脸上停了几秒钟,应了一声,走了。这种感动,一直记在我心里。这是简单的幸福,一个动作,其实胜过千言万语。父亲对子女的关怀,不是一笔钱,一部车,一栋房子,就可以表示的。看着自己儿子渐渐独立生活, 学业和私生活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个爸爸应该做得很骄傲。其实,这都是源自父亲给予的爱啊

 

 


我在丹中的日子~~2月28日

2007228日星期三  晴天

 

很不巧,又迷恋上一个女孩子。他是舍监,样子不错,哈,男人其实都是一回事儿,温柔的动物和剽悍的野兽,我是害羞的野兽,披着羊皮的狼,可惜我只会吃草。

 

今天碰见初1c班的同学,不好的碰面,因为是在校长室前。但这没另气氛有多少尴尬的成分,还是一群好玩的家伙,只是不安的心情多少也令他们收起本分,嘻,真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学生,始终是学生。在我眼里,真的没什么差。不过,勤奋爱学习的学生总是讨人喜欢,那些总爱在班上大吼大叫,胡作非为,玩累了就呼呼大睡的同学,哈,就还是太讨人爱了一些。

1c班的学生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恶劣,只是控制脾气和控制自己的行为的时候,差了分寸。爱闹,本来都是学生应该有的行为。没有活力,没有生气的学生,比那刚死不久的毛虫好不了多少。不过也有可能是爱因斯坦二世,性格嘛,就本来都是多姿多样,没所谓好和不好。写了一堆,还没能整理出自己的对教书的想法,哈,如果能有点头绪就算不错了,毕竟我才入行第五天,感性,你绕了我吧。

想起一件事

今天给一个高头大马的老师说教。这种感觉真是不好。

“礼”这个字有念点书的都认识。倚老卖老,就真的要不得了。一只只靠胡子嚣张的秃头鹰,你除了会说三道四,还会什么丫?顶着一个光头到处炫耀,真不知羞,都不明白这是哪来的勇气去骄傲,可以吗?可以行吗?就只有戴绿帽不知羞得人才做到。紧记紧记,自己一把岁数就别拿别人的头颅当香烟头踩,不然咒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