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7

马来西亚人?

我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回国后,就发现种种问题接踵而来。以前的惯性思维,让我觉得什么都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没什么不对,就是马来语所说:tak apa的感觉。

但是自从我到中国四年后,人事物都有了重大的改变,阅读的书籍也从一年一本变成一星期一本,接触的各类资讯,也不断地冲击我的思维。“到底这样做对不对?”一切一切都附上了怀疑的问号。到底对和错之间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呢?我不断地审问自己,同时也对我处在的这个社会发出一连串的问号:到底政府这样做,对吗?

 

为什么大选才来修路?

记得以前老家在哥打丁宜,路口的那里有个坑,不浅。每次下雨时,那里必出现水洼,一个不小心,“哇”爸爸就在那里心痛,心爱的车被刮伤了。后来到了大选,“诶”我惊奇的道:“爸爸,你看那路的坑被添啦”爸爸笑了笑不语,或许没听见,更或许不想让我知道政府就只是在四年做一次工。

打政府工,是铁饭碗。

这话,我终于明白了。

所谓的政绩,是做给人看的。谁看?自己国家的人。

我的心情暗了下来。政府是戏子吗?政治是不是只是当权者的工具,而目的是使这出戏更精彩更有看头?

政治本是好的,是造福社会的工具。但,我不知道现在的马来西亚社会是好还是坏。

或许我本来就不应该知道。

我在马来人开的摊位吃午饭,在印度人开的档口吃宵夜,三大种族的和睦共处,确实我是深深地感受到了。友善的马来人驾着德士指天说地地聊着,就连国语年年不及格的我都想硬吐出几个字,陪他畅所欲言。告别纯朴的马来,带着他给的微笑,我走到了印度档口,想喝杯热茶在点个印度煎饼,解解馋。来了一个脸上点了红点,下半身围着沙龙,上身穿着衬衫的印度郎,“minum apa?”“tea ais”“makan?”“roti telur satu”“cukup?”“cukup”亲切地说人多要等一等,然后在转身的霎那,大声喊出我点的食物和茶水。

多么亲切阿

这是我的国家阿

我不明白,为什么每当我想起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的时候,为什么,那种感觉像是石沉大海般的孤寂。没人给我共鸣,那是什么啊?

“马来西亚人,那是什么啊?”

“有值得令你骄傲的地方吗?”

“双峰塔阿。。”

“那是你的国家请人来设计,并且后来还听说经营不善,亏损不止呢”

proton saga…..

“今年听说亏损不下千万”

“。。。”

我真得不知道自己以什么为荣。

龙应台自问什么是台湾人

我连自问的勇气都没有

Advertisements

怀念

曾几何时

那是下雨的时候

有点雨滴渗入你的衣裳

你说没关系

梦一般的诗吟

今天明天

我们还是活着

或许

呼吸着同一个频率

或许

同样在做一件事

但是

我们都不知道

对方在那里

或许

那一天

我拿起电话筒

尔后

放下

我们

相遇的机会

太少了

这样

还不如这样

我们一直保持对对方的期待

或许

那一天

哪一个转角

哪一个擦肩而过的时分

回眸一笑

嘴角保留着笑容

一直到最后一刻

彼此都看不见对方

满怀期待

下一次的相遇

人啊,你还是留着记忆好一点 

 https://i0.wp.com/f1.sl.iciba.com/thread/attach/32/8f/98/328f984c12cffaafd14471153c062d98.jpg

*怀念* 


我的马来西亚

看了野火集

感触不少

政府—在我的脑海里似乎只和贪污贿赂扯上关系

人民犯上水患,他来了,拍了张照,走了

家里失火了,他来,握个手,走了

大选快到了,他来了,还带了一堆礼物。铺路阿,修路灯阿,什么的。

之后还给你记帐,说:“把票给我,有你的好处”。

黑阿

比乌鸦还黑

我不明白政治的用意是什么

是让当权者有个好的借口可以统一政权,无法无天

还是欺骗老百姓的眼睛

我不爽

可能发明政治的人的出发点是好的

但是刀子给坏人用上了,也只能为非作歹

这个社会需要什么

需要一群碌碌无为,会花言巧语,会上报纸头条,会在镜头前露出微笑,双手有力地握着对方,要把对方吓垮是不?

适当地不语

恰当地出现

这个社会到底值得我去爱护吗?

路,四年补一次,就是那大选来了,大家才感觉政府的存在

那没大选的三年,政府是干啥去了?

我真得很佩服自己

每次经过路边,总不免加几句:“又是贪污的工程”“你看政府做事多没效率”

路旁几个补路的员工,身穿荧绿色上衣,头戴草帽。不自觉吃了几个闷丁。

应该做些什么吧

别老是在车里一头说三道四。见了警察还不是一样嬉皮笑脸,这是小人阿

不爽,你就说出来

让别人知道你的气愤

不是一两下可以忘记的

我们一起反映一下好吗?

马来西亚的同胞们

这是我们的国家

我生于此地,爱这片大地

染上恶习,没关系。可以治疗阿

我们,那一群手无寸铁的人民老百姓,就是他的主治医生

迫切希望你好起来

我的马来西亚

The image “https://i1.wp.com/www.abcmalaysia.com/images/map_malaysia16.gif”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母亲

五月十三号是母亲节
 
属于母亲的日子
想念家的温暖,冰冷的办公室,在深夜过后更显得冷清。冷气簌簌地吹着。
 
还在我五年级的时候。。。
 
“妈~~”东转西找,“妈~~~你在哪里啊?”
“诶~~在这里阿”远处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我去煮饭了,小晖,快帮把菜放到桌上去”
“好”我点点头。那时剪着四方头,小时候不爱干净,也不爱留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和着四方头结缘后,从此阿,我的头发就没理过了
那时弟弟还小,我俩常玩闹在一起。弟弟虽然个子高,但是心地善良。在小学,朋友还是挺多的。不过,爱宁静的弟弟不爱出外,和我一样,所以家里,就我们俩老缠着母亲,不管是做饭还是看报纸。母亲可以松懈下来大概也只有卡通片播出的那段一两小时时间。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回来了”像足了卡通片的蜡笔小新。冲进门,就先拿果冻,之后在电视机前把一天的期待都用在撑开眼睛。
“先吃饭啊,小晖”母亲的声音,总是特别期待。就连以前英文考试不及格,最想见到得依然是母亲。她总是笑说:“哎呀,烤得这么差阿,下次努力点吧”我的踏实多了。
“哦,就来了”三步拚作两步走,走到餐桌拿起饭碗,大口大口就把白米饭吃个精光了
我和弟弟的学校不同,弟弟常要留在学校用餐,所以不常我吃午饭
“小晖,过来一下”
“妈妈什么事啊?”
像平常一样,语气没什么特别,可能我当时还小,没什么察觉能力。不过,母亲,总是会安排好的。小时候,我就一直这样想,现在也是。
“小晖,你看见这个红色的盒子吗?”
“恩”我点点头“这是保险箱?”
“对,你听好咯”母亲眼神比往常严肃,不过还是一样流露出温柔“妈妈现在要和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明白吗?”
“好”我又点点头
“这就是保险箱”母亲指着红色的保险箱说:“里面有房子的地契,还有银行存折,密码是xxxx”
“哦”
“记住咯”母亲的手抓住了我的双肩,继续道:“假如有一天我和你爸爸在车祸中去世了,你要带着你弟弟打电话给你的舅舅,舅舅以后会照顾你们的”
“但是,记得带上这个保险箱给舅舅哦”
母亲的眼睛是清澈的。像只是和我讲刷牙要刷干净一样。
“哦”我点点头“我会保护弟弟的”
“好”妈妈笑了“那你去看电视吧”
 
现在想起母亲
母亲的脸,方佛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
无私的奉献,是一个母亲的伟大的地方
连自己的生死都可以一笑置之,对于我们却是如此的关注
母亲,我只想多叫你一声“妈妈”
 

camping~~

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你不想看到,而又偏偏发生
所以这世界是王八的
但这世界同时也有很多很多美好的事情在发生着
所以我们不能肯定这世界是无可救药的,是黑心人住的地方
 
今天是假期的第三天
后天照常上班
明天的用处,似乎已经预订结束,身上的细胞只等着明天的来临,日出曙光的唤醒。
时间回到房价的第一天,也就是星期二
这是露营的第一天
众多老师中的其中一位带队老师,我负责的是圣约翰。队里有25个人,其中包括主席和带队老师
主席能干,协助他的队友也不赖,同学们的素质相当不错
啊哈哈~~~只有我,什么都不会~~
我,是来玩的。这是重点!
所以会不会,基本上,不关事儿
露营得地点在丁加奴的国家森林公园。从山脚之山腰大概两小时。对我而言,不是太难的事儿
难度的关键地方,是上山后的生活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天气
这里的天空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还是忘了吃药,更或者是压根地不知道自己已经病了
时间一过七点,天就黑了
剩下的只有帐篷外的营火
我这时想起了爱迪生
他的伟大,真的把这世界带进了另一个国度
想想没有电灯的日子
这是谨次于上公厕没带纸的大坏事
所以我们必须向所有的科学家敬礼,他们太伟大了
其实天早点暗,这也不是太大问题的事儿,也不过住两个晚上,忍一忍,时间也在那畅谈中过去了
但是上天不会照顾一帮破坏自然食物链的人类
很不幸,我们这团没一个不是人
所以我们必须接受
接受上天带来的挑战
跃过去了,才能看见明早的日出,和溪水中嬉戏的快感
第一个挑战
上山不能说下雨这两个字
可是不管我们怎么遵守这个条例,天一黑,下雨就进入了倒数
我不明白
为什么我一躺入床,雨就倾盆而下,是倾盆而下,不是小雨迷离
不会有美的想法。因为它太豪壮,太豪爽
我只能屈辱在它的漆下
但最要命的是109元买的帐篷爱漏水
像家里三岁小孩爱随地撒尿,而且还爱尿床
哭笑不得,昨天夜里我就这么坐在帐篷里
左边前面都挤满了人
得了个角落位置,还靠门
位置正佳
是拜天公的好地方
一晚上东海龙王,西海龙后都来了
拿了冲凉用的毛巾,偷了别人用的毛巾
招待的不是太好
他们被我气走了
我送到了门口正为着他们的离去而倍感高兴
结果他们留下一句话“明晚我再来,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心,直跌落谷底
重力加速度快得连喘气都没有
我已经睡了
死猫都不比我强
 
问题二
喝水
写到这儿才发现老天的难题就爱往水上发难
早上这个问题不难
虽然路是长了些,但爱努力的我,不怕
晚上,这问题就麻烦了
所以我就爱偷水
头别人水壶里盛的水
 
这里的水是黄色的
但是喝了没事儿
就算喝了有事,这也没法子,我还是照喝
所以干净与否,没多大关系
 
玩水
这问题也特大
我是不会游泳,就是俗称的旱鸭子
我是特别大的那一只
看着同伴从倾斜45度的瀑布悬崖滑下
我的心想象着一对鳃,给予我游泳的权利
深不见底
我只能在浅滩戏水
和几只旱鸭子一起
我们本来就是同类
 
写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上山的最大乐趣
吃喝说讲
这是我最最最开心的时候了
上山,除了游泳玩水看风景
真的没什么干得了
所以吃和聊
是我上山的最开心时候
吃的,虽不是什么三真海味
但,请想想这是在山上
一片面包沾上咖喱酱已经胜过千言万语
我是人,贪吃的人
 
还有聊天
我的天
我只能用赞美的词语来歌颂我们的造物主
是他发明了嘴巴
没了他
生活只能用个“惨淡”来形容
累了
睡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