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7

一个清晨
 
窗帘微微地摇摆着身躯,像跳舞的女郎,优美和谐,在她身上不难找出一点城市的风尘味。清新的空气,少了森林滋润的湿度,跨别久违的清风,闷闹的城市始终是闷闹的城市。我想起那片有牛有草,有蓝天有白云的吉兰丹。繁华奢侈与他无关,它是纯净,它是单纯的想象,没有世俗的杂乱,尘埃由天而降,又由大地给没收,化作春泥更护花
 
我坐在新加坡的一个角落的一个住屋单位的一架电脑前。慌慌忙忙地写几个字,茫然不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或许是太多感触,让我变得很消极,思维不能集中,沉溺在繁星伶仃的小事务上
 
这里环境很好,安居乐业,国泰民安,至少在马来西亚我很难感受一个人在家不锁门的感觉,但在这里,朋友说:没问题
 
这里高楼大厦让人见了就怕,是向往树林的绿,是向往河水的蓝,我的心理极力排撤这不属于森林的钢筋大厦,不属于河水的混凝土码头。和自然不协调的一切,我都抱着观望的态度,不欣赏一切壮观的建筑物,如果它是与地形地质环境显得那么地变扭。看得出来,我一个喜欢绿的人,喜欢自然的小伙子。
 
和自然共存,相互协调发展,这是生态并存的原则。我才想起自己是念这一行的,原来我的理想和志愿,是和大树,绿叶,紧紧相依在一起
树,希望我有机会照顾你

生活中总是用一叠一叠的钞票填空,空虚的心灵,根本不需要精神的粮食,其实只要有钱一切都ok

这是我那群朋友的生活概念,幸好不是我的。这也是人看花美,花自香,人看花丑,花无颜。我不能说自己是最好的,至少我喜欢我的生活态度,各有各的一套生活哲学,不必太在意对方是否接受自己的想法,见面时互相交换意见就好了,没必要起冲突,幸福是自己的事,和别人其实没多大关系,当然前提是你的幸福点不再对方身上,我,挖掘自己内心想要的,对症下药,所以幸福源自于我内心深处的那口井。井的大小深浅,就是所谓的知足常乐,和无底的欲望深渊
我的朋友现在几乎都在打拚,为事业,为钱,为汽车,为房子
我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尊重我的职业,哪怕我是个清道夫,卖鱼的摊贩,等等等
记得以前上小学的时候,老师说行行出状元,我看着课本里的清道夫勤奋地清洁公路两旁的垃圾,我就和老师说我要做个清道夫。那时的想法很天真,因为我自认是班里扫地扫得最干净的那一个。老师微笑对着我,有没有摸我的头,我就忘了。那时对工作的想法就是辛勤的扫地,为早晨开车的司机还有上菜市场的母亲送给他们一份祝福,一份连阳光都陶醉在路上的干净街道,还想着帮老太太过马路,帮他提篮子。大家互相尊重互相爱戴,社会平衡地发展,大家虽各行其职,但碰面时还是会相互欢笑,送给对方一个无价的笑容
长越大,越感生活的不平等,社会和谐吗?不和谐。社会公平吗?不公平。社会真的会互相尊重对方吗?亲爱的国王真的会听见乞丐的呐喊吗?当然不会。社会不和谐,虽然政府认为社会很和谐,社会不公平,虽然政府老觉得这是很正常的“谁叫你不是咱们土著,没优惠待遇是正常的阿”
我对我现存的这个社会有一定程度的失望。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尤其当我看见报纸上又提出一大堆有的没的的官方发言,说要自强,要自爱。我真得很想吐,拜托,我真的很想吐。除了演戏演得好,你们还能干什么。整天在白纸上面吹嘘,实际的工作做了什么。其实,就算他们真的作了很多,算我冤枉了他们,就民意来说,这政府应该倒台了
所以我一直很想到西方社会
去体会那里的民主,那里的文化
这里似乎只有钱才可以让人觉得自己有价值
这样很累
其实朋友
你有没有想过赚这么多钱之后想干什么?

如果赚了大把钞票之后,我连花朵的香味,月色的浪漫,帮助人的欲望都没有了
请问,我要这么多钱来干嘛?


归田

Image066

这片草地单纯,洁净,只有深浅绿色和天空的白与蓝

生活如果可以这样,会很好

痴痴地看着大山,隐居的想法油然而生

抛开世俗的烦恼,钱与荣耀,跟本没什么

脚踏绿地,头顶蓝天,手抓锄子,白眉老翁,日升而作,日落而息。汗珠在他的头上结出,仿如盛夏的果实,累累地挂在单寡的树枝上,显得厚实沉稳。“砰”,老翁把锄头往下挥钻进露水芬芳的泥土里。呀,地上出现了个小坑。。。多一会儿,手里拿着锄头的老翁抬头望向远方,大风吹起,天色渐暗。拿起挂在枝上的草帽,闻风归去。

日复一日,单调中的充实

知足于生活所需,畅走于乡路之间

挥洒似水年华的岁月

老老实实地过一生

偶尔潇洒地过两杯,畅谈通宵达旦

明天一早,还是个别东西,回头告别,只为那一份知己的心有灵犀


叶子

日子依旧依旧
树上叶子晃了晃,终于甩开树枝的捆绑
感受飘在空中的感觉
荡呀荡呀
好不快活

自己是生命中的主宰,什么事都可以办到
“瞧我的”左拐180度,右拐90度。再来一连串翻滚动作
“啊哈哈哈”他的笑声尽是得意“早知道就一早晃离那根老木枝了,那老太婆根本是在唬我”
心里谩骂苦口婆心的老枝丫
她总爱叨念着一片片嫩青的叶子“你们啊,小心咯,别被风儿刮走咯,下面的世界可不好玩哟”
“真的吗,婆婆?”好奇心重的孩子爱问东问西,庆幸的是枝丫婆婆总是耐心回答“这当然。。”之后搬出一个小故事,让叶子宝宝听得出耳油啦
“这老太婆尽会唬人”正享受着空中飞翔的叶子,不禁想起枝丫婆婆,想起枝丫婆婆,就不禁想骂她多两句“想骗我,难咯”为自己的勇敢而获得的成果,高傲自喜。这是一片嫩绿的叶子,正值壮年期,在一阵风的鼓动下,甩开了枝丫的束缚,奔向久违的大地。


落地了
“树荫的感觉还真好”叶子懒懒地躺在黄泥土上“不用给那老大太阳晒得我皮肤都焦了”
呼咕咕。。。。这家伙还睡得蛮快的嘛
在上头的枝丫婆婆,表情都变了,但没办法,这事他看多了。
“淡忘他吧”婆婆心里念着
“看什么看啊”树地下传来声音“你老爱骗人,就爱撒谎满。你你你你。。。”
原来是叶子
太吊了吧
怎么这个样子,证明自己对了,也不必这样奚落对方阿,更何况这是自己的母亲阿
年轻人,不懂事,我们算了吧
呼吸的节奏比季节更换的脚步还快,但留不住的夏日始终是留不住,手抓得更紧,只能伤得越痛
“诶”叶子发现自己身上出现黄斑了“怎么回事啊”一头雾水直钻入谷底,压根地,他没明白的事实再太多了
“应该是阳光的投影吧,等等烈阳高照应该就没事了吧”叶子嘴里是这么说,心里可不是这么想,他怕了
前面有个褐色的碎片砸在黄色的泥土中,“这不会是老去的叶子祖师爷吧”越想越怕“不会的,不会的,明天起来就没事了”叶子安慰自己
四周只有自己一片叶子,其他的同伴都还在树上
他开始怀念他的伙伴了。当太阳夕下而去,叶子身上的黄斑始终没有消失

其实他也不寂寞

“嗨,你是刚落下的叶子吗”一天,蚂蚁出现了
“是啊,你是谁啊”
“我是大地的清道夫,我叫蚂蚁,你呢?”
“我是刚从树上落下来的叶子”
“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啊?是被风吹的吗?”
“ein…..可以算是吧。。”他开始不好意思了。也开怀疑这个决定到底对不对

雨季来了
一场一场残酷的暴风雨席卷而来
鸟兽爬虫,全都躲起来了
叶子孤单一人躺在无私的大地上
突然一片叶子掉下来了
“啊,你差点撞到我啊”
“对不起对不起”
叶子看着叶子二号,开始惊恐了

事物无所谓绝对的美,和绝对的丑
只有比较,才能凸现其中的比较美和比较丑
叶子发现,他比这个新落户安家的叶子二号,老了很多
他们是同一个年级的阿

叶子终于明白
愚蠢的是自己,不是枝丫婆婆
在失去知觉的那几天,他很痛苦,不跟叶子二号说话,也不回应麻雀的习习娇声
那天,他很无奈,很沮丧
因为毛虫把它给吃了

叶子二号失去知觉的那几天,像往常一样和蚂蚁阿,麻雀阿,枝丫婆婆阿,聊个没完
那天,他很高兴,因为它觉得自己化作大地的一部分,继续供养着他的弟弟妹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