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8

这场雨,来得有点迟

自从车祸发生以后,已经过了两个礼拜
修车的技工,还是那副惹人厌的口吻:没有办法,一定要这么长的时间
非常好
我打从心底赞叹,并计划哪一天有机会开一间“一言九鼎”或者“一字千金”的修车店。
从我家到公司的车程,至少一小时半,再加半小时步行的时间,一天来回一趟,差不多四小时,这是保守估计。

乘车的心情,就只是听听巴士引擎正常运作的炮竹声,偶尔还有些可爱单纯的学生妹上下巴士,这还不错
但是,那段半小时的步行道,就真的不好走
九点,太阳伸展在整个天空,像刚吐完的糟老头,酒醒又是一条好汉。
我的背后直冒冷汗,跟身上的体温相比,确实是冷汗

车子从我身边走过,没载我就算了,还把尘土飞扬的场面从电影带到现实中来。一把汗,一脸灰,到了公司,已经不像个人样

看得出我非常响应奥运会,我这种体育精神,真该得奖,实为难得,难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今天和往常一样,天空还是一样地燥热,我还是一样,冒着尘灰和汗水,一步步艰辛地吃力地走着。
“ei”
马路上的洼地引起我的注意
坑洞在马来西亚的公路上是常有的事,不管是给车子,还是人走的,比吃饭拉屎还正常不过,而且往往
一修路就两三年工程,过了不过半年,路又烂了。政府比牛仔还忙,出CD一定赚大钱
洼地里的黑泥似乎在颤抖着
“天气太热,热得发抖了”  , 我想
“ei”
是蝌蚪
好久不见,不过也昨天才见。那时看着它们欢快地在水里游翔,心情也为之一振:我也要开心点!(真的是白痴一个)
但是今天。。。洼地里的水枯干了
大概十几只抖动着身躯,似乎向往带点水的干布上贴去
现实真残酷
赋予它生命,又残害于它
心里不舒服
我每天上班都要经过这里

于是我从书包拿出了瓶子
把水倒了出来,大概一个嘴巴的容量
看着他们挣扎
不知是开心地欢唱,还是为自己的身世感到悲伤

我转身开步,离开了

走了没几步
我回去又倒了半瓶
可能这是无济于事,但我心里会好过一点

我一面走一面想着
其实能在太阳底下散步,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
现在想想,能长成青蛙的那一只,一定非常雄壮

造物主总是把真理藏在事实的背后,或许,那一天我会看清

后记:
上面的这些都是前天写的
昨天
我沿路上班
那个洼地,还是黑漆漆地不起眼
越是靠近,越是发觉干巴巴的黑泥,已经分成一小片一小片,还翘了边
走近他的面前
数十只苍蝇缠绕在浮有死气的上空
不忍看,离去
下午一点,放工。下雨了
这场雨,来得有点迟






Advertisements

车祸

家里没得上网
没法,来到internet cafe,人吵杂,我不喜欢
那为什么来呢?
因为有大事宣布
结婚?
不是
搞大别人肚子?
对象一个都没有,从何说起
 
今天,我的车,翻了,被人撞翻了
被人撞翻了,和撞翻别人,有对错之分
那是之前我的想法
 
只有   生和死 的 分别
 
是活着还是死了
就这么简单
 
我掐了了自己的手一下,有痛楚,真的 我还活着
手臂上斑点的淤血。。。那是三点半。。下午。。。
我开了一小时的车,从batu pahat回来
 
我望着时间三点了
从我工作的地方到家门的途中,大概有十几个交通灯
差不多象是对每一个交通灯表白,因为他们一碰上我,脸都红了,哈~~有几个吓倒脸都青了~那倒不错~
就在其中一个对我表白的交通灯前,我无奈地接受。隔壁来了一辆排气管象唢呐的跑车,停在了隔壁的快车道。
突然,他退后了两个轮胎位置
哈~之前看过一个六七岁的小朋友骑着脚踏车,在大路旁退后了几步。哇,我从望后镜看着他身上燃起亚洲第一飞人小黑的影子,靠~~他真的冲出去。拜托有孩子的家长麻烦你们照顾一下孩子好吗?
我正想着这个小孩认真的表情,隔壁的唢呐跑车镜子退了下来。“龙城酒店在那里啊?”
司机是帅哥,旁座是象makiyo的金发女郎。我想了想,说:直走,碰上交通圈王十二点钟方向,就差不多了
红绿灯铁青了脸,。唢呐跑车的帅哥和makiyo说:谢谢。飞了。。。我冒下三滴冷汗,其实还差很多
 
“這就是 一首寫給你聽的一個 love song。。”方大同的歌声,在车厢里徘徊。我正感叹,世上有这么其妙的事。
车,下斜坡,尔后转弯
车速变快
“LOVE SONG 那 DJ 會播放”还是方大同的声音
我踩了踩减速器
“LOVE SONG 你給了我一首”
前面的路口杀出一辆汽车
 
我的车翻倒在地上,滑了两圈。我的身子是九十度倾斜
就像睡觉卷曲在床上一样,不过,我的眼睛是张开的
我不知道车子转了多久
我只知道,这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something lost control
我呆呆地望着镜子前的一切
我什么也做不了
 
空白,除了这些还是空白
我看见了白色的帘幕,占满我的视网膜
 
那。。很可能是一片天空
也可能是上帝带来了遮盖我的白布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只有上帝知道
因为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范围
生命  自己其实掌握不了
你只能把握今天,或者说,这一分,这一秒
你永远不知道下个转弯藏着什么
那不是你期待的
可能正是你最不想预见的
 
我才知道,很多事情,你可以做主
但是,生死这种东西,由不得你
 
我想起一首歌:如果还有明天
 
每次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慢慢来
时间长的是
其实
不一定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
赶快去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
你可能活在别人的身上,你可能每天对着生活叹气
其实 活下来,你才可以叹气,才可以觉得自己没有自主权
活下来,这一切都值得
然后,再找个自己未完成的心愿,或者想做的事
可以是和爱人告白,可以只是到小巷喝碗糖水,可以是做义工,可以是把钱花光
可以。。可以。。
只要你活着
 
 
如果还有明天
你想怎样装扮你的脸
如果没有明天
要怎么说再见
我很喜欢这首歌
把它献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