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8

微笑

Smile笑,是很自然的事情。面对什么事情,一笑而过,那是高深的境界。

今天加班至九点正,亲爱的电脑生病了,看在我还有贷款要还,还有一张大嘴要吃饭,我摸了摸电脑荧光屏,微笑地对他说:“小心那天我宰了你,小心哦”嘱咐她小心过着下半辈子,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我希望他听进去,搞不好那一天我不做了,它应该差不多可以被我肢解,拿回家当垃圾桶。
我微笑地走出办公室。Smile

望着夜已深的天空,不怕夜太黑的我往泊车的方向走去。亲爱的汽车,你还在那边,我开心地裂开嘴笑了Smile。为什么没人把你偷走,油价快要飞涨,有时你吃得还比我多,我多么希望你投入那深不见底的悬崖,投入大海母亲的拥抱,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幽幽,记得别带上我,像上次你睡在路边一样,你走好,我就不送了。Open-mouthed

就在不怕夜太黑的我发现自己原来真得很怕黑的时候,我看见了我最好的朋友,小黑,和小黄。

记忆让我回到了高中的那一年那一天,我从小路返回家中。。。。
一路上尽是和谐的气氛,我想着家中的那张床,不禁在大白天下傻笑了。突然,我亲爱的好兄弟,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向我跑来。他们像是要拥抱我,一路向我奔来。我露出善意的微笑Smile,慈祥的脸孔唤作了天使的模样,我的身后长出了翅膀,头上出现了光环,我,是慈目安详的天使

“接受上帝的召唤吧,亲爱的朋友。人类最忠实的朋友”我双手合起,开始为他们祷告。原来,我在为自己祷告。

亲爱的小黑和小黄似乎完全没有停下的意识,也完完全全没想和我嬉戏的表情。我看见了阳光在他们的牙齿下反射,很亮,应该是用黑人牙膏吧,显得格外锐利。亲爱的,我们不是朋友吗?诶,那唾液随着黑无常的舌头四溅。我只能用一句成语能形容:张牙舞爪

我的脸上,也只能用一句成语来形容:眉飞色舞
我,飞了。

“喔喔喔喔~~!!!”

我跑了没几步,亲爱的小黄和小黑开始用它的鼻子磨蹭我的小屁股,我觉得这是友谊的暗示,他们大概需要我提供人道援助,救济他们三餐,我的肉不多,给你们钱,自己去买吃的好吗?

“喔喔喔喔~~!!!”

看来他听不懂

我脱了鞋子,开始加速,并开始大叫“阿~~~~~~~~~~~~~~~~~~~~~~~~~~~~~~~~~~~~~~~~~~~”
不用质疑,这一声非常地长。我突然发觉我有练声乐的底子,因为整条大街没有一个人出来,想必是在家聆听我认真的演出。等我有钱,小心铲平这里哦~各位老少邻居

夺命黑黄狗,在我的奋力演出和加速奔跑的情况下,和我有了短短的距离。
上天,真得不错。我很想回过身跟他拼命,但是他们有两个啊。我方阵营就只有老子我一个坐镇。他们又不喜欢单挑,因为我说什么,他们就是“喔喔喔喔~~”。我很庆幸可以在这里记录这篇往事,那天我没受伤,就因为一辆国产车waja经过。

正当我和亲爱的小黄和小黑玩追逐战的时候,我们不禁跑到了马路中央。
说时迟,那时快,一辆天空蓝的waja穿过我和小黄小黑哥之间。小黄哥哥和小黑哥哥紧急刹车“喔喔喔喔~”地目送我远去。心中总有千言万语,舍不得的情感如花朵绽放的夏季,我们毕竟有要说再见的时候。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是时候说拜拜了。

我头也不回地往前冲,一眨眼,100米就这样完成了。听见身后“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对我的呼唤,我十分感动,如果可以计时,我搞不好破马来西亚大会纪录,谢谢你们,我的好朋友,你们的付出一定会得到回报的。
新年,我送了他们两串炮竹。我怕他们没火点不了,于是帮他们点燃了。看着他们兴高采烈地在我面前跳舞,这个新年是多么令人鼓舞的阿。

今天,我遇见了小黄的弟弟小黄黄和小黑的弟弟小黑黑。
“六年没见面了,你们还好吗?”
他们不语,看着我像是在找寻脑海中的记忆片断。
人不发怒,当你是病猫。我凶神恶煞地瞪着他们看,双眼快冒出火了。不一会儿,我决定用善意的笑容和他们沟通
毕竟他们有两个,他们不喜欢单挑,我问过他们的哥哥们了。我笑了,非常用力地挤出我生平最紧张的一次笑容Smile

未来的一步一脚印,相知相惜相依为命,你们仍然是人类的最忠实朋友。我相信你们,温岚也是这么说的
我看着自己的脚步在黑夜里移动,那份一触即发的气氛,像是我十月怀胎快要生了的感觉。
爬上车子,故作镇定。冷汗,已经从额头流到胸口里去了。

感谢上帝,让我在困难中拥有微笑的本领
多大辛苦,我想我也扛得住。
这次新年,应该去拜访一下小黄哥哥和小黑哥哥了,顺便送他们一点爆竹。
想起他们在火花中跳丰收舞的热闹情景,我又笑了Smile

Advertisements

泡温泉

这是去年在台湾的回忆。

台北有个地方叫北投,听说那里是泡温泉的好地方,就去了。人生啊~~还是逍遥快活的好~~想到把自己浸在水中,头上冒着豆般大小的汗珠,双手拿了杯刚泡好的热茶,喝了一口,“阿~”一声,回荡在空气中,满心感慨地说一句:幸福是如此地简单~

不久亲爱的捷运送我到了北投,吓晃了半小时有余,终于找到路牌了。我是个硕士级别的路痴,如果台湾公路是马来西亚规划的,我大概可以带上三天的粮食和一个大帐篷,出门前还依依不舍地跟母亲告别:“妈,孩儿走了,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可要保重身体啊~~”“孩子,母亲会等你回来的。家里煲了汤,妈等你回来一起喝”“母亲~~”“孩子~~”一对母子相拥在这无限感慨的落日夕阳(琼瑶小说差不多都是这样子的),这孩子出门,就只是为了泡温泉~(白痴~)

图像210

就是上面这幅图画啦。迷宫游戏区和温泉的方向一致,应该是带孩子的阿公阿嬷把孩子往游戏区一放自己跑去泡温泉吧。人生啊`享受还是最重要的~~

图像209

我踏入一家豪华的饭店,问了价钱就进去他们的三温暖区。上面这张照片是门口的日本武士盔甲。帅气,我是觉得没有,倒是有一种令人害怕的杀气。上天保佑~~

图像206 图像205

脱光了身子,光溜溜地直打冷颤。左边的图是洗身子的,右边的则是泡澡用的。

我遵循看温泉指南上的指示,现在热澡池泡个十分钟。同在里面的还有一个老人家。

“哇~”证明了越是惊恐越是叫声细粒。我皮肤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我这水池的水很烫很烫,真后悔没带两个生鸡蛋。如果泡熟的话,我的小腿再去去毛,就两道下酒菜了~~ 我那一刻觉得,人生原来不是一帆风顺的阿~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老家伙可泡这么长时间,我的汗珠已经如豆大般在我额头上结成盛果,那家伙还是面无表情地吐着气,应该是遇见高人阿`~诶,他出水了

于是,我也学着高人走出热澡池,踏入冷水池

正当冷水贴上我的小屁屁,身子一软,坐下了,水花四溅。

晕,原来真的可以看到星星。我还看到周董驾飞机。

之后,那高高人又起身,往热澡池走去。我心中泛起无限感慨:身体,还是健康最重要。

折腾自己不是件好事,但是,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那是一种享受还是折磨呢?

我又走到了热澡池,静静地坐下。“阿~~”  享受,才是活着的极致。

原来,快不快乐,在乎你经历的痛苦有多深。如果连饭饱三餐都有问题,那么,一杯可乐,就真的能让你永远快乐

泡泉,应该也差不多。

来回这个三四次,全身的水分像是被抽干了。我洗干净身体,把硫磺味彻底地从身上消去,穿上衣服,回去了。

在捷运上,满是疲倦不堪的意识往我脑袋袭击。躺上床的那一刻,我顿时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真的,除非你嫁女儿,生儿子,不然我应该比你快乐。

想起之前老友在哈尔滨常说的一句话~~“我要钱~!!!”

我也好想大喊“老子我要很多很多钱啊~~~~”

病又复发了,该吃药了

 


云吞面—–大叔你瞧着吧~~

Image039

今天谈吃

我喜欢吃,爱吃,但是一个人用餐的时候,就随便了一点,囫囵吞枣,不空肚子就好了。

有时候嘴馋,没法,只好到老远处吃顿饭或者清早起身用早餐。我怕人多的地方,要等,而且空气不好。一个人坐在一张椅子,双手托着下巴让桌子顶着,感觉很傻。所以不必要的时候,一个人用餐尽量简便。最喜欢买瓶1L的果汁配上附有葡萄干的白面包,一绝。捧着书在树下乘凉,嘴里嚼着面包,悠闲自在,人活到这种境界,已经是无为无不为啦

先介绍我公司附近的这档面摊子

老板年级大概四十几了,样子嘛。。。平凡人眼中的平凡人

人活到这种境界,也真的不简单,至少警察不会怀疑你的身份。样子已经证明你是个良好市民,顶多停车不放固本,偶尔买买马票,空闲抽上几支烟,看看报纸骂骂现在的社会现象,就这样而已。如果你还怀疑他的人格,他就眯起眼,两手摊开朝天,咬着一支牙签用广东华说:做D小生意,你想我点啊?(混口饭吃的小生意,你想我怎么样啊?)

大叔,我们绝对相信你的人格,不偷不抢,就是赚点小钱,够了,别说了

我叫了一碗云吞面,加面。饿阿~~

云吞面主角是酱和面,再下来是叉烧和云吞

我先夹起一块红嫩嫩的叉烧放进嘴里

"WA~~~~"就像新加坡的美食节目,永远都是“好好吃哦”“怎么会这么好吃啊”“太好吃了”

真的,有机会多看点中文书籍,避免辞穷的情况出现,语言是交流的工具,没必要三不五时就是穿插英文单词,是中文没这个字,还是你学得少,自己看吧。台湾的美食节目,就好看多了。

我再尝尝他的云吞,“哦~~~~”,在试试他的面,“哇赛~~~”

结论:烂

叉烧可以喂猪,因为带不好闻的味道,很薄,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口感。

盛云吞的汤水,加了太多胡椒粉,云吞,就像指甲缝隙的肉钻进胡椒粉里,变成一坨胡椒粉球。就只是胡椒粉的呛劲。云吞一般大小,但,我总觉得可惜了那点肉啊

面,最重要的就是QQ有弹性的咬劲,想着面条在嘴里跳舞,我的肚子饿了~~这个老板的面也就一般,没做到什么特别的地方,最特别的地方应该就是他的酱汁。哇~~简直不行。让人吃了一口就下不了手,就是开不了口让他知道

评语:遇上这档记得去试试,真的不好吃~

我爱喝汤,所以爱吃清汤面。在公司附近吃了几档,面的水准有些还真的不赖,但是通常有一个共同点—-臭叉烧

这跟臭豆腐不同,臭叉烧就是带点味道,退我食欲(下次穷的时候买一斤放家里)。

记得以前不知听谁说,烧腊在香港可是作厨师的第一门课。所以烧腊,应该去香港尝尝。在马来西亚可能面粉起价等等原因,为了赚多点只好选择便宜的叉烧了。与其选择烂货,还不如不选,放了一堆好看不好吃,你还不如熬点炖汤出来喝。所以宁可缺货,也不要退其次,找个四不像的东西充料。好的东西,自然有人欣赏。花点心思煮面好了。

这份工作不做了,我想我会去做厨师。相信我,五年内做出最好吃的云吞面~~~

口号都想好了~~

“打动人心的一碗面,带出来的温情胜过千言万语”

大叔你瞧着吧~~

 

 

 


吊,小人物心态

每天不停地工作。我想只有为了那口饭,间接就为了那口气。
工作很累,尤其是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把堆积如山的工作做完
而且那个仁慈的老板总是微笑地把手中的一份工作放在乱山岗的办公桌上
我只能笑着,心里念着:够吊

每天晚餐吃着那些不好吃的清汤面,不然就是那个有的不能再油的鸡饭。那种心情,真得只为了填饱肚子而吃。吃东西,其实是在享受它的灵魂,是种享受。功能似地吃,拉,睡,喝。我跟机器人有什么两样,变形金刚下集找我去演好了。当然不可能,我不卖作。但是我还是想说:吊啊

看见朋友平步青云,那青天就在他的脚下,月收入几千块,赚新币,赚马币,都好,都是我的几倍。我不见了三百大元,痛心了一天,对他们而言,可能也就是一天的酒钱
我灰土的脸,说:太吊了吧

我不是个拜金的人,但是我怕穷,所以多少沾点爱金的思想
我恨自己为什么到了中国念书又不在那里工作,至少周六买瓶酒喝喝也不会顾虑到明天的午饭钱
我问自己为了什么而去工作。学习?前途?还是钱?
其实都有
记得上星期每天上班前都看余秋雨的散文,心灵的满足是不在话下
这个星期只可以顾着忙
所以人如果心灵空虚,就只能用钱往里塞

做老师的时候,钱不多,但书念得倒不少
发现自己的心灵的空虚
口袋就剩几块钱,买个冰棒吃好了
捧起书,又是一个周末

我真得很穷
睡眠不足,穷
钱不够,穷穷
脑子空空如也,穷穷穷
看来我重视的还是自己的想法
把自己变聪明一点
或许就能觉得自己富有,而不是一味地看天空,望穿秋雨,只希望他落下四个真字,保佑我中马票
哎`~~我就是这种小人物心态~~


三百元,和弟弟

今天是星期二,是这星期上班的第一天。昨天是卫塞节,公定假日。其实没差,休息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总是让人特别难受

前天从银行提了三百元,不,应该说是三百大元,因为这占我薪水的20%。试想想如果这三百大老爷不见了,日子就是吃四天,饿一天了。天空是灰色的,我想起来都难过

恭喜发大财~~隔了一天三百大爷不见了,飞了

如果给我看到他飞的方向,我想我会铲平一条路出来,搞不好还可以当沟渠防范水患。不过他不给我机会,自己溜了。

从昨晚开始,我就一直在念着他的名字,像外公在公园找儿孙,可是这调皮的小孩就是爱溜达。但是,人还好找,这三百纸爷爷就真的难了点。果然,不出所料,我找不到,还忙了一晚上

今早无奈再去银行提了三百大爷爷,交房租啊~~房东哥哥就爱催

今早还是一样驾着车到batu pahat工作

我的心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像湖面上的鱼钓,我想钓回我的三百姐姐阿~~

收音机传来歌曲“同手同脚”

这首歌我很熟,差不多唱了五十遍左右。不是我特别喜欢这首歌,因为我的唱机只有这一片CD。

这是温岚的歌,里面讲述的是他和他弟弟的故事。

这时,我想起我的弟弟

太多不好的事,成了我忽略别人的正当理由

我从来没有和弟弟单独到咖啡店喝茶。弟弟在自己的世界快乐吗?或许她也想有几个人来聊聊天。但,来去都是劝告,什么念好书啦,别浪费钱在电脑游戏和漫画上啦等等等。当一个人和这世界格格不入时,一方须作出调整,不然就是保持原样。弟弟选择折中,自己的想法还是一样,表达方式选择和大众一样。这使到内在的自己越是深入在不见光的地方。行为和想法不成一体,内心那一块,没有别人能去得了。

弟弟的口头禅“好~~我明白了”呈现出来的结果却是他还不完全明白。敷衍的态度越来越明显

前几天和弟弟讨论动漫。他介绍我看一套卡通片:绝望老师

我不感兴趣,但,和弟弟说的投机,也爱上这部片子

现在想想,兄弟俩好久没这样了

前天在路上看见三四年级的两兄弟走着。哥哥带头,弟弟拿着雨伞稍微跟在哥哥的后边,有兴致地听哥哥说这说那。

回到我的三四年级,回到那个木屋里边。那时家境不好,我们一家四口睡在自己开的店铺里面。每每晚上十点多都有人敲门买药,说是孩子病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爸妈总会打开门用手摸摸发烧孩子的头,弄一帖珍珠粉给焦急的母亲。那时看看时钟,差不多十一点了。家里只有两张床,一张爸妈用,一张我和弟弟用。弟弟早睡了,我就睡在弟弟旁边。第二天一早,被母亲摸黑赶起床,弟弟爱赖床,有次还躲在厕所里睡觉,被妈妈发现了,全家人都笑了。

学校离家十几分钟的路程,但是爸爸爱用他的摩托车,让弟弟坐前面,我坐后面,“哺”一声,到学校了。我们在冷刺的风大喊着,也不知道喊些什么,可能那是属于童年的儿语,大人是不懂得。

那些逝去的美好日子,在父亲母亲的脸上留下印迹。试图抹去是无谓的,珍惜相聚的时候,那才是应该做的

上周四,特地买了戏票回老家,找爸妈看戏。母亲很开心,上次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是五年级的时候。我看着母亲嘴角上扬泛起的皱纹,我回到了从前,我们一家人睡两张床的日子。

下星期,找弟弟喝杯茶,吃烤面包和生熟蛋。话题可能还是我不感兴趣的动漫,但是,想着听见弟弟自信而又开心的声音,我突然觉得那一刻我有资格做他的哥哥。

Image155


偶像

Image009

上星期一早从居銮驶车到batu pahat,雨水细细散散地布满灰色的天空,像童话故事里的悲剧。
这让我想起美人鱼
对他的遭遇,我是不能理解
但,我能谅解
成全,有时会是一种好的让对方幸福的方式


女人阿,你们总是最不可思议的动物
无偿的付出,对你们来说却是一种最让你们开心的方式


在进入市区后,发生一场车祸,受伤的是一名电单车骑士
电单车怎个样,没去看,我的焦点集中在盖上白布的骑士身上
再快的救伤车也只能在拥挤的大道上自鸣
没有了希望,一切将惘然
如果他的母亲知道后,肯定会很伤心

我的车速,放慢了


今天一早从家门出来,一样地以40时速驶出居銮市
偶然在一个红灯前停下
我看到后面红色车子里的母亲和弟弟,在有说有笑。
心中泛起涟漪。像平静的湖面被扔下一块小石子引起的波伏不断
我的心口那片湖面也是一样


生活上面对的挫折和麻烦其实也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没必要把自己的不安的情绪带回家里
一家人,本来就应该开开心心


餐桌上开了一个罐头
厨房传出一阵蒜米爆香的味道并冒出一把声音“等下我要去练大合唱,我炒个清菜,配个罐头拌饭吃,将就点吧”
是把女人声
我听不出任何衰老的迹象,活力四射的他比要上舞台的阿妹还吊
这个女人是我叫她做妈

我的母亲,我的偶像

 


~~~

开始享受人生的滋味
那是快乐还是痛苦?
他抽着烟,享受尘雾绕指地缠绵在胸口
“啊”他吐出一口烟,那是二手烟
脑子异常活跃,一阵又归于慵懒的惰性
于是他再吸一口
“啊”
这次,他患肺癌的机会也大大增加了
他清楚什么是致癌,什么是治癌
但是他还是要抽
他说:冥冥中自有安排
没有归属的人可以这样说
在烟酒中消沉,沉寂
那是属于深夜恶魔的呼唤
他继续地把玩手上的香烟,继续用一点点的眉头颤动显示自己的愉悦
他坐的凳子似乎比远处没灯光的地方还黑暗
他不在乎走过的情侣掩着鼻子对他指指点点
他蛮不在乎
他像电影里失去爱情的小伙子,只能靠烟酒麻醉自己的神经
“死了更好”
他就爱这样说
明白不明白对他已不成问题
最重要是沉
沉到最底最底
做那浊水中的沉淀
静静地静静地消失在阳光中
他倒在了长凳上,左手的烟掉在地上
还燃着火花的烟头和
光秃秃的酒瓶一起观看这的收场

对面来了一个拿酒瓶的流浪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