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元,和弟弟

今天是星期二,是这星期上班的第一天。昨天是卫塞节,公定假日。其实没差,休息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总是让人特别难受

前天从银行提了三百元,不,应该说是三百大元,因为这占我薪水的20%。试想想如果这三百大老爷不见了,日子就是吃四天,饿一天了。天空是灰色的,我想起来都难过

恭喜发大财~~隔了一天三百大爷不见了,飞了

如果给我看到他飞的方向,我想我会铲平一条路出来,搞不好还可以当沟渠防范水患。不过他不给我机会,自己溜了。

从昨晚开始,我就一直在念着他的名字,像外公在公园找儿孙,可是这调皮的小孩就是爱溜达。但是,人还好找,这三百纸爷爷就真的难了点。果然,不出所料,我找不到,还忙了一晚上

今早无奈再去银行提了三百大爷爷,交房租啊~~房东哥哥就爱催

今早还是一样驾着车到batu pahat工作

我的心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像湖面上的鱼钓,我想钓回我的三百姐姐阿~~

收音机传来歌曲“同手同脚”

这首歌我很熟,差不多唱了五十遍左右。不是我特别喜欢这首歌,因为我的唱机只有这一片CD。

这是温岚的歌,里面讲述的是他和他弟弟的故事。

这时,我想起我的弟弟

太多不好的事,成了我忽略别人的正当理由

我从来没有和弟弟单独到咖啡店喝茶。弟弟在自己的世界快乐吗?或许她也想有几个人来聊聊天。但,来去都是劝告,什么念好书啦,别浪费钱在电脑游戏和漫画上啦等等等。当一个人和这世界格格不入时,一方须作出调整,不然就是保持原样。弟弟选择折中,自己的想法还是一样,表达方式选择和大众一样。这使到内在的自己越是深入在不见光的地方。行为和想法不成一体,内心那一块,没有别人能去得了。

弟弟的口头禅“好~~我明白了”呈现出来的结果却是他还不完全明白。敷衍的态度越来越明显

前几天和弟弟讨论动漫。他介绍我看一套卡通片:绝望老师

我不感兴趣,但,和弟弟说的投机,也爱上这部片子

现在想想,兄弟俩好久没这样了

前天在路上看见三四年级的两兄弟走着。哥哥带头,弟弟拿着雨伞稍微跟在哥哥的后边,有兴致地听哥哥说这说那。

回到我的三四年级,回到那个木屋里边。那时家境不好,我们一家四口睡在自己开的店铺里面。每每晚上十点多都有人敲门买药,说是孩子病了,不知该如何是好。爸妈总会打开门用手摸摸发烧孩子的头,弄一帖珍珠粉给焦急的母亲。那时看看时钟,差不多十一点了。家里只有两张床,一张爸妈用,一张我和弟弟用。弟弟早睡了,我就睡在弟弟旁边。第二天一早,被母亲摸黑赶起床,弟弟爱赖床,有次还躲在厕所里睡觉,被妈妈发现了,全家人都笑了。

学校离家十几分钟的路程,但是爸爸爱用他的摩托车,让弟弟坐前面,我坐后面,“哺”一声,到学校了。我们在冷刺的风大喊着,也不知道喊些什么,可能那是属于童年的儿语,大人是不懂得。

那些逝去的美好日子,在父亲母亲的脸上留下印迹。试图抹去是无谓的,珍惜相聚的时候,那才是应该做的

上周四,特地买了戏票回老家,找爸妈看戏。母亲很开心,上次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是五年级的时候。我看着母亲嘴角上扬泛起的皱纹,我回到了从前,我们一家人睡两张床的日子。

下星期,找弟弟喝杯茶,吃烤面包和生熟蛋。话题可能还是我不感兴趣的动漫,但是,想着听见弟弟自信而又开心的声音,我突然觉得那一刻我有资格做他的哥哥。

Image155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