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阿成

突然很想念我的大学朋友,尤其是那几个香港澳门人。
快一年半不见,不知是否别来无恙。我的眼睛看着电脑荧幕,视网膜呈现大学的光景
最好外国大学朋友不外乎阿然,伟明,伟哥,老爷,阿华,阿成,斌斌,阿辉等等,还有一个是越南同胞国英。时间越长,他们的模样在我脑海里越清晰。总觉得可能一辈子没机会见面了,所以在这里祝福他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这四年来,非常感谢你们的照顾。
今天想写其中一人。这个人叫阿成,是个澳门人

阿成大我一两岁,做朋友是万分够义气。所以千万不可以对他不讲义气,这种朋友难找。今天想写写他,是想起一件事,一件对我印象深刻的事。

阿成的人很直率,爱搞笑。香港澳门人都是看周星驰的电影长大,所以无厘头的话语总在谈笑中穿插,所以说我和中国内地的同学都不怎么熟悉,不外乎就是个文化上的差异阿。我曾经有这样一次的体验,一班中国学生在班上大笑,我从头听到尾,都找不到一个可以令我开嘴吐出:“哈哈”的笑点。那时,我真的接受文化是有差异的。也有那么一次,一个中国友人在听完我们港澳马的谈话后,傻傻地看着我们一群人在捧腹大笑,无奈之际只好挤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文化是有差异的,相信我。

阿成的个子不高,就和我差不多。但是在足球场上的他英勇的想只没长脑袋的大水牛。简直就是的了疯牛症的红牛。根据我在一场球赛的统计,阿成的飞铲在这六十分钟的比赛中,大概出现十到二十次。飞铲,就是用跑一百米的速度用屁股在草地上划,但是双脚是对准足球。很累,而且衣服裤子会弄脏。上了球场,大概就像野牛看见了戴上红色披风的斗牛士,整个人就是吃了药一样,就只管冲,跑,飞铲。这大概就是阿成啦。

阿成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打喷嚏的时候特别有劲。记得有一次我和他在宿舍的走廊上聊天,阿成脸色不对,扭曲的脸颊,头一上扬。“哈丘~!!”
哈,相隔六十米远的走廊灯都亮了。我们的宿舍的灯大多是由声音来控制开关。想想,多壮观啊。阿成一个喷嚏,把十楼的电灯泡都叫醒了。“铃铃”阿成的电话响了“么野事啊?”(这是广东话,就是说什么事的意思)“哦,你又知道我感冒佐?”( 你怎么知道我感冒啦?)“哦,okok。我会吃药个啦”(我会吃药的啦)
“晖阿,我女朋友听到我打喷嚏的声音,叫我吃药哦”
晕,他女朋友住在隔壁隔壁的女生宿舍。大概有一百二十米远,中间还隔着一栋宿舍。真不知道他出尽力气打喷嚏是为了把细菌都赶出来,还是为了这就是男子汉的目的。说真的,我觉得阿成真的像男子汉是因为一件事。

阿成功课不好,全因为是自己太懒。天分他是有的,就是懒得上学。我常问他为什么常回澳门,他说做生意。天啊,果然是人材,这事我不理啦。在一个考试结束的冬天,我们只有睡睡睡,被窝是暖呼呼地叫人难忍他寂寞。赶紧爬上床,暖一暖被窝,“哇”心有满足地感叹。于是打电话订了一份炒米粉,有时干脆自己煮面。当热腾腾的食物进入口中,自己的身体又是贴着暖暖的被窝,这种感觉简直就像大热天在汽车底下睡觉的阿猫阿狗一样的慵懒。阿,多好的一天啊`~~“喂~~”哦,阿成找我去找老师
哎,这就是考试考不好,考完睡不着的学生的绝招—找老师求情。
这个,真得不好。但是身为他们的班长,做点事还是应该的。

我穿上外套,到门口和阿成会合后,就往老师办公室走去。

路上不停说说笑笑,不过阿成眉色中带点伤感,哎,大概又是怕重修。人啊,没死过就想去寻死,死过的,想重生的机会也没有。生命还是要爱惜,应尽的本分还是得负责。学生,也不求你推理出来什么相对论阿,牛顿定律,考试pass就好啦。我望着阿成的愁眉重锁的脸,暗笑着。

“老师,你好”广东音很重

“诶,你们怎么来啦?”老师希奇地看着我们

“哦,老师这次我考的好不好啊?”开场白,自己考的卷子焉有不知的道理

“恩,是不太好”客气话,十分客气的话

“老师啊,这次我考不好是有原因”
当然有,就怪天气太冷,被窝太暖太舒服,再怪为什么没有网上教学,考题出得太难,借口啦,怪自己懒吧~

“。。。”老师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我的妈妈患上癌症”阿成神情严肃地说下去
“我爸六十几岁了,家里我最大。我常常要回澳门带妈妈去看医生,最近把在澳门的房子卖了,为妈妈筹集手术费”

阿成的眼神告诉我它不是在无厘头

“所以平时都没有来上课”他的头低下去了

我的心沉下去了

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是很清楚。我跟阿成出了办公室后的闲聊,我一句都记不清,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说什么。

因为我从踏出办公室的门口之后就开始在忍。

我若无其事地和阿成告别后回到房门。

把钥匙插进去,“咔”的一声,大门打开,我的眼泪也落下。
我把房门关上,自己背靠着房门,眼泪如瀑布般涌出。

我那时候真的恨死自己,如果可以我还想揍自己几拳。

简直就是一个混账,他娘的,什么都不清楚就乱下结论。
阿成的背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这个样子才是男人。

一个男人宽厚的肩膀不是从外表就可以断定,是从他的行为,他的所作所为。
好的学生是品学兼优,但是,好的男人是可以负起责任,担上重担,他娘的,那年我还拿了几个奖学金,他娘的,我恨不得把这些奖状给烧了。奖状证明了什么?考试成绩名列前茅又怎样?连当只小鸟的羽毛都不配,读书,读去那里了?
懊恼自己为什么随便下定论,认定一切外表就是真实所在。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妄下定论

他娘的,如果那天我又是这样子,麻烦你给我一巴掌,然后再给我讲讲阿成的故事。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