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省我自己,深刻我的人生–我最自己说

今天很生气,带愤怒的骂了句粗话,今年是第二次。不过,没有给别人听见,因为我一个人驾车,我是在车上把脏话放出口的。

一切都应该从今天早上说起。

今早和父亲母亲还有母亲的一位友人到丰盛港去,探望我的表哥以及他刚出生的孩子。我的目的除了这个以外,就只是想看看海,还有找个高中同学。

看海的感觉很好。没有任何人造物遮挡,视线可以延伸至远处。我看到一群海鸥,在无人的沙滩休息,可能窃窃私语,也可能再嘘寒问暖,聊聊家常,“你家的窝盖得还不错”“哪有,你家才盖得不赖呢”。我尽量幻想着自己的天堂,那是连草树都可以交流的世界,其实大家不都是有生命的吗?

之后我们到表哥的新店参观,非常感激表哥,把我的债主—阿托斯汽车整了整门面,真的,我还不知道阿托斯老爷是这么帅气笔挺的。哈,屈指一算,差不多半年没给你洗澡了。不过马来西亚常下雨,我觉得没必要,虽然两者差别很大。不过淋淋水,就算了吧。

大概中午时分,我们在一家老字号的鱼圆面用过午餐,便到阿姨家看看我可爱的表哥孩子。这里非常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叫他小舅还是外甥什么的,叫错又丢脸,索性叫他表哥孩子,明了简单,懒人的主意。

哎呀,比我的爱枕还小一半,这么个小东西竟然能成为身高一米七八的家伙,生命太神奇了。看着在一旁的表嫂,竖立敬意,母亲,你真的不简单。

之前我有打过电话给一位高中同学,久未见面,大概三四年了吧,想说喝杯茶,和那只海鸥想法一样,聊聊家常。结果不幸,电话没接,哈,我心想算了吧。发了个短信,大概是说下次有机会再见面,毕之。废话有时真的能省则省,多做事,少说话;多思考,少口角。

伟人之所以能在历史活得深刻,或许就是建立在思想的独立和不随波逐流。不过这只是我猜的,如果你是历史学家想批判这句话,来吧,我是搞工程的,老实说门外汉见见真功夫也有长进,学一学,总不会吃亏。我很谦虚,不过脑子不好,请写简单点

尔后驱车至家门,午后四点矣。友人找,喝茶叙叙旧,我去了。

我说到今天去丰盛港的事情,以及找高中同学扑了空的事。我的好友听了冷冷地问了一句:“你知道他有男朋友的吗?”

坏了,事情坏透了。如果她是男的就好。至少我不会背上色老头的名号。

我说:“我知道”

“那你约他出来,他的男朋友也和你一起喝茶?”

我想也没想,就说:“ok啊”其实是不是我都会这么说,我的视网膜已经充满他对我的鄙视,那道眼光,就是那种眼神让我在车上反复想了来回几遍,脱口:“xx”再爆“XXXX”(注意是大写)

我觉得这是对我品德的质疑,我不能容忍。简单来说我很不爽他以这种想法透过他的眼神和他每一个字传达出:你!不要破坏别人家的感情!

当你的本意不是别人对你的行为所作出的解释时,在一些情况,会很恼火。这个他娘娘的。

我当时没发作,也没想太多。上了车,一人回返家的路上,脑海开始浮现刚才的谈话,爆粗。再想,再爆粗,想了又想,爆粗粗。我已经尽量在憋了,粗口差不多可以敲敲肛门了。如果说硬压在肚子里的,那个真的多了,我看应该足够应付一年的销量。注意,我的粗话说得不少,所以可以看得出藏在肚子里的这个粗话“量”有多大。“他XXXX”,对不起漏了一点出来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一件往事。

有次过海关上飞机。跟一伙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像三四支足球队进体育馆比赛的感觉,一支足球队有十一个人,所以这人龙很长很长。海关的服务又很慢很慢。于是,多嘴的我再次证实,多思考少说话的不可逆原则。左边其中一个通道没人,我看了上面的指示牌:六十岁或以上高龄老人或孕妇专用。我非常不耻地下问:如果一个六十几岁的阿婆带着一个弱智的孩子走过去,他们可以顺利通过吗?(我真的是败类,这种没脑的话都说得出来,如果有时光机,我会回去给自己一巴掌)

我的朋友问:“你认为这个很好笑吗?”

他肤色本来就很黑,那时看来更像是包青天上身。我欲言又止,觉得自己只不过是问个问题而已,没必要受别人冷讽。不过我还是把话吞进肚子,因为他的脸真得很黑。

后来我想了想,其实她做得很对。对了,他也是个女孩子,脸很黑的女孩。

或许我没有要嘲笑别人的意思,或许我只是出于不耻下问的原则,但是,假如别人因为你的话语而受伤,请问是他活该,还是我是混帐?

答案不是我混帐,是我非常地混帐。

“不是故意的”如果这么好用,应该不用警察局,律师法官。谋杀嫌犯可怜兮兮地说一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之后泪流满面。法官甚是感动,用手帕轼了眼角的泪珠,说:“本庭介于被告不是故意的,并且悔不当初,宣布被告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一群疯子,外加神经病第101期

我抱着单纯的心态想找友人喝茶聊天,但,搞不好他的男友会因此而和他大吵一番,请问错在于谁?

可以说他的男友胸膛不够广,可以说这男人小心眼。

但是,可不可以说是自己没有远见,没有看见背后所可能引发的一连串后果,简单的说就是无知,一味的固执己见,以为自己做的就是对的。抱歉,别人可不这么想

我突然庆幸自己没有飚几句粗口给我的好友,确实,我说得太多,深思的时候太少

多做事,少说话;多思考,少口角

笨的人不在于你大脑比较大还是比较小,在于你有或没有静下来好好地用伟大的左右半脑想一想

冲动,永远抑制思考。从小父亲就对我说:什么事情都用脑去想一想。今天,我终于拾起那生锈的脑子,希望五年后的我沉思的时刻多,说话的时候少。醒省我自己,深刻我的人生

(在星期六写的。如果你是认识我的人,别提起这件事,事情过了就忘了吧~~)


About chenghui0706


2 responses to “醒省我自己,深刻我的人生–我最自己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