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

头晕,病了。

前两三天,就已经非常幸运患上感冒。
拖了几天,像老牛在耕田,逾拖愈久。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浮现东南亚的抗日战争,三年零八个月,我过了三天零八小时,看来差不多要决一胜负了。

脑,理不清,肠胃有作呕的欲望,里面只有早上吃的两片面包和果汁,身体有点奇怪,不正常,可是就那么一丁点而已。这让我很困惑。看医生?还是不看医生?

老实说,我很怕死,尤其是死得不明不白,奇奇怪怪。

人生是一出戏剧,如果真的就这样上天堂(机会不高),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还真有点怪。

死,也是乱七八糟,跟我的房间一样。

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我期待自己能为社会出分力,做个安分守己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手里抱着一个月大的胖娃娃到南岜山脚乘凉,吹风。

但,我又十分希望自己是个流浪天涯的益工志愿者,帮助我需要帮助的人,平凡中凸现不平凡。

有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以上两者,是我寄往向往的,但,我并没有靠近这个梦,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点。只能默默地看着不远不近的梦想,像彩虹一样绚丽地出现,可是无论怎么抓,也永远不会在我手中。

他妈的

不知道为什么想吊两句粗话

我说话不常用脑,尤其是去年当老师,说话简直像呼吸般,已经装上自动装置,怀疑睡觉时是不是也会张开嘴念个不停。
今年干会老本行,说话的机会几乎没有,嘴巴更多是用来喝水,吃东西和打鼾。所以常有机会深思,一个人独处有这种好处。

我容易适应环境,尤其是从中找乐趣。

昨天看THE MUMMY,今早上大号的时候想像自己的菊花肛门“嘭”的一声,一朵SUPER MARIO的喷火花从屁屁长出来。想到这一幕,我就从现实惊醒。

大便都可以这么有趣,我也很佩服自己。

我非常安于现状,喜欢大自然,喜欢一个人旅行,也享受群体的滋味。我讨厌香烟,但我可以理解别人为什么抽烟,当我的小车子又坏又要吞钱时,我非常能体会烟民的心情,压力大,自残是最好的方式。

我喜欢吃白饭,喜欢吃水果,喜欢踢球,喜欢和父母聊天,和父母一起骂政府。

我喜欢有条有理的工作习惯,

我也很喜欢慵懒地晒太阳睡午觉。我享受一群人喝茶聊天南指地北,我更享受独处看书,看电影,看球赛,一个人静静地注视拇指般大的小花。

哦~~原来我是神经病。

http://www.tabtote.com/shopping/images/small/asst%20Pills%202%20NCR%201-007.jpg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