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关于父亲

前几日从外头回来,碰见父亲正在修剪他的盆栽。额头冒着豆大般的汗水
我不小心注意到了父亲额头上灰白的头发,只能依稀看见几根黑发在里头挣扎
父亲,老了

好久没有正视父亲的脸孔

熟悉的脸孔早已在脑海中生根,父亲的微笑和认真严肃的表情,像张照片,挂在我的心房里

那天仔细一看,父亲的老人纹深刻在他棕色的肌肤上

几乎每个星期天早晨都和父亲到豪华茶餐食喝早茶
我们之间的话题离不开政治

父亲徐徐而谈,给我说了许多小道消息以及反对党的新闻
我的父亲是忠实的反对党,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不是我要支持反对党,是现在的政府太烂。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父亲母亲对政府的不满似乎都写在脸上
听母亲说,她和父亲也是因为搞政治才认识的

总觉得父亲母亲对政治的理想和抱负从来不随时间而淡化,有春风吹又生的趋势

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自己很吊,出生在这么猛的家庭

母亲前几个星期对我说:等你三十多岁,有机会就出来为反对党竞选
父亲前几天跟我说:国语你要好好锻炼,有机会多看看报纸,有空就跟我去听一下反对党的演讲

我看他们应该很希望我和部落格拉惹布特拉一起被内按法令拘捕,为马来西亚的民主写下泪和血的一笔

如果我真的被抓,我想可能比高中状元还光宗耀祖

我想我应该会,不过不是现在

父亲是个急性子,直肠子

前几个星期,他和两个县议员到一间频频水患的家庭去探访
那是一间老房子,里头住着两个上七十岁的老人家。因为沟渠堵塞,每每下雨,水就流入屋内。听父亲说,这两老平常连睡也睡不好

一番嘘寒问暖之后,议员们在记者面前保证一大堆有的没的。正一伙人正打算离开,父亲受不住了

拿了把锄头就往沟渠里挖

他娘娘的,我老豆六十出头,两个伟大的议员最多不过四十多,看一个老人家在拿锄头你不心疼啊?

议员正色道:“不用挖的,我们之后会派人来处理的”

父亲听了,有点想罢手,可是想着两个老人家连觉也睡不好就只为场场大雨的作孽
父亲心想:“算了算了”
摇摇头,把锄头往沟渠里栽,把淤泥都给挖了上来

虽然伟大的隔岸观火专家议员一再承诺会在住家后边挖多一个条沟渠,但,我还是喜欢父亲这种精神,直肠直肚派
想太多,对身体不好
纯粹帮助别人的意识在脑子根生地固,自然就会有见义勇为的行为

可能政府人员明早就来敲醒老人家的大门,说:“我们要开工啦,因为工作时发出的声响太大怕吵醒你们,先来跟你们道歉”
这当然是最好

最怕是议员们的之后是三百多天之后的之后
老人家在这三百多天是不是又要担心受怕了呢?

我不敢肯定父亲的想法一定是对的
不过,这种想法会让自己活得很开心
施比受更有福,难道不是吗?

父亲,我想我以后也会像你这样教导自己的孩子
学你一样,做个直肠直肚的见义勇为分子

当然买马票这事儿就算了,学太多也不见得是好事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