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9

29/03/09 随笔~~

晨起,刚下过雨。我在屋外呼吸,看着绿叶上的露水,有点想法突上心头。却又在瞬间逃离,冥冥中自有安

排,我期待下一次的相遇,虽然希望总叫人遇上更大失望

刚喝过早茶,和家人。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说不出的温馨画面,在我独处时,更是温暖我心房
人,不能不长大,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按照周围人的看法,塑造自己的未来,自己的未来到底是为了自己

,还是为了迎合别人对你的期望,或许,我们该问问到底自己是什么,到底想要什么

未来充满希望
对于许多人都是这样
为现在的困境,找出一套理想的铁证,以支持自己脱离困境
这样看来不管未来是不是充满希望,我们都必须假设明天会更好

刚看完金庸大师的《射雕英雄传》
修改不少,不过老实说,我看不出来,毕竟五六年前的记忆已消失贻尽
不过最后的华山论剑,着实改了不少
一开始是报纸连载,每天一页。想想大师这本《射雕》也至少写了四五年
当中的大逻辑漏洞自然少之又少,但小逻辑漏洞应该不少
一改再改是趋于完美的做法,但我看了再看,却不是滋味

日子过得荒唐,过得无趣,也是过日子
近来开窍,开始找点活儿干
想报名台湾的武侠小说比赛,最高奖金有马币十万
虽然必定上不了榜,但为生活添上两笔色彩,至少不会过得浑浑噩噩
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月尾领工资最开心,星期一最难挨

找个目标,重拾人生积极的一面,生活充满色彩
我阿,努力阿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上星期六原定上首都吉隆坡和老友碰面,后来没去成,有些可惜
车祸之后,天灵盖像被螺丝起子锹开
终身遗憾的命题不时不时在我脑中晃过
有时真不为了什么,就只为见个面,细说家常,当然也怕他结婚不派喜帖,当然更怕他在经济不好的时候大派喜帖
不过,千百万人中,相遇,自是冥冥中安排
所以我珍惜这份感情,珍惜你
千万放心,我不是gay
祝你们身体健康啦~~

Advertisements

随笔29/3/09 祝你幸福

你的不经意出现,打断我的思维,呼吸的节奏

心,冷了一半。如果继续下去,人会死

我像是在迷雾中摸索
找方向,找目的,找未来
奇怪的是,我找到了你

人在寂寞的时候倍感需要温暖
如果有一双手从背后蒙住我的眼睛,笑说:猜猜我是谁
我想,那还不是一种幸福
如果转向身后的她,是你梦中的她
我想,这才是幸福

得不到,已失去
最向往的东西,就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如果有如果,我想我现在应该不是一个人
至少我心里多了一个你
多了一个,让我不受寂寞纠缠的你

怎样都好
祝你幸福


午后阳光下的慵懒


午后阳光下的慵懒

我是那只躺在车底下的猫咪
我只在伸懒腰,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情
树荫下的缓缓流水,清澈,慵懒

匆忙的人,可能连自己为什么匆忙都不清楚,看,可笑的人类
不如躺在家中的地板,欣赏打转的风扇

忆起一片绿叶被风碰落,贴上我惺忪的脸颊
我迷上了那阵清凉
所以选择离开
到那远远的小桥底下

原来
城市,喧闹得可以


21/3/09 随笔—喝茶记



昨天下午和一个朋友到一间咖啡店饮茶
聊天喝茶,我们在周末的生活就是以这为核心
不自觉到了吃晚餐的时间,我叫了声“老伴收钱”打算付了钱回家和家人吃饭

老板娘在纸上算了算,还念念有词,说道:“五块一”
“哦”我从钱包抽出六张一元给老板娘
“没有一角阿?”带点不爽的语气
我伸手往裤袋找了找,笑道:“不好意思,没有阿”并没感受纠缠在老板娘脸上的怨气
老板娘一个臭脸摆在那儿,我顿时觉得原来我没带一角钱是种错
老板娘继续摆着臭连,手不停地翻找钱袋,算足了九毛钱,什么也不说,一个比大便还臭的脸像是说着:喝杯茶,还要拿我零钱,小心我报警抓你阿
我脸上抱着笑容,带着歉意离开,心里不禁懊恼自己:阿晖阿,怎么不带上一角钱出门呢?用六张一元,换老板娘的九个一角,不就是摆明要赚她老人家的钱吗?你说,六个换九个,到底是谁赚了呀?

我望着蔚蓝的天空,忏悔似的抵小头来,看着路上积水处投影出来的自己。
再次自责:我对不起我的数学老师,对不起我初中的数学老师,高中的数学老师,大学的数学老师。。。我对不起他们
 
原来,都是我的错
原来,都是我惹得祸
原来,我应该流着眼泪带着感恩的眼神向赐予我一杯茶的老板娘说着:除了谢谢。。我真不知如何回报,请让我伺候你一辈子吧,恩人
原来,我应该一早在家算好了硬币,不多不少地点了茶和点心,不能让星期六还要工作,星期六还要把大便涂在脸上的老板娘操心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阿~~~

用小时候最喜欢讲的一句话作结尾:跟我记住,你跟我小心一点
下次,我肯定不会带硬币
不过,应该不会有下次
如果有下次,应该是想见见老板娘脸涂大便的样子。应该是狗大便,又臭又恶心
做生意可以做到这种境界,而且还要拿狗大便涂脸,当真是忍辱负重,我心里不禁喝彩道:好个狗大便涂脸的狗大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阿~~晚辈佩服,佩服


为了这个下午

https://i0.wp.com/k53.pbase.com/u34/merriwolf/upload/37557564.InsideMoosesCoffeeShop_12672.jpg

和友人在咖啡店闲聊,话题,往往都反反复复都是一个样
“哇,美女”
“哪里?”另一个友人开始四处张望,以不爽的语气文说:“哪里有噢?”
“neh~~~”顺着一号友人的食指方向望去,果然有对美女姐妹从购物中心走出来
背影婀娜多姿,像婆娑起舞的夏威夷女郎。男人的幻想,从来不比理论物理学家差,尤其是单身已久的男人
“漂亮噢,如果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二号友人毫不犹豫说出我们的想法。

“哇,美女”
“哪里?”
“neh~~”
“如果可以跟她喝杯茶,那是多么快乐的事啊”

之后开始有人拿包香烟出来,开始动作熟练地把香烟放在嘴上,点火,吸了一口。呼的一声,像是把闷气都吐了出来,脸上浮现轻松的样子

不抽烟的我和另外一个稀有动物,便调位子,坐在北风的一侧
运气不好的时候,风速频频变向,那时我和稀有动物,就成了濒临绝种的稀有动物了—–二手烟更加伤害身体,请为了你的家人,朋友禁烟吧。伟大的广告台词,永远就只能是经典—因为别人学不了

“哇,美女”
“哪里?”
“neh~~”
“。。。。。。”

生活,就像在无趣的世界里,找寻有趣的一面
我们在短暂的相聚之后,隔天又回到烦扰的世界,继续当老板心目中的好员工
其实压根底,我们都不知道自己除了钱,还想要什么
所以我们在追求钱之外,似乎没什么能吸引我们的注意
只有在星期六星期天,在街道上的咖啡馆,可以稍微聊一聊,看一看,到底谁被生活压得头发变白,样子变老
当然,还有街道上打扮得漂亮的熟女,清纯的小妹妹,还有在她旁边的恶心男

日子,无趣,那是必然的
所以偶然撞见的惊喜,是值得高兴的
就像我在咖啡馆看见美女一样

一个星期,仿佛就只为了这个下午


白粥,豆芽

白粥,豆芽

昨天老板吩咐说:这份工作,帮我赶一赶,星期六要

等他转身走后,我独自发呆,接着一连串打了几个喷嚏

“感冒了?”暗自窃喜,钻牛角尖地遐想:“终于可以拿病假了”
原来生病是件快乐的事

工作至晚上七八点
在连打几个喷嚏过后,一件不祥的事情发生了
预料之外,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不差

感冒奇迹般的好了

对着成党立派的数据
我的头,歪了一边。有点自醉的感觉

工作,如果只是为了偷懒,为了月尾那张支票
生活的意义是为了什么呢?

不经意望向时钟:九点半,晚上

关上电脑,锁门,离开公司

打开驾驶引擎,身体就瘫痪似的,倒在驾驶座位上

那晚的天空有星星

对着星星发呆,我看得痴了

一阵唏嘘后,乘车回返睡床,一觉起来,已是晨早

突然兴致大起,抛弃身边的面包和果酱,驱车赶到公司附近的餐馆用早点

熟人关系,也不怕害羞,就只点了白粥,和豆芽

吃了一口,觉得味道甚好,比炸鸡腿,炸鸡翅膀好吃三千多万倍

出奇地对着白粥豆芽发呆
原来,我盼望的,是一种平凡的生活

吃完后,到柜台付钱。
“多少钱啊?”
“一块钱”
“哈,要赚我的钱都难”
“哈,就是咯,谢谢啦”

我在追求幸福,还是幸福早就在我的左右呢?
我想,在我交上辞职信的那一刻,我铁定会明白这个道理


run ruN rUN RUNNNNNN~!!!!!

run ruN rUN RUNNNNNN~!!!!!

每个星期一是最难过的日子
因为是工作日的第一天
心情是难过的,那一天也是难挨的

星期六是最期待也是最开心的日子
一年五十二个星期,仿佛就只是为了五十二个星期六
不过老爷我这份工作,老板并不喜欢按理出牌
上个星期六他留下一句:这份图今天我要,赶一赶
我望着手机上的电子时钟:12点半

就差那半小时

就差那半小时,我就能逃亡,奔回我亲爱的老家

望着老板走出大门
心里不生唏嘘

“这就是命吗?$@*&#~~!!!!”

一连串的祝福用语
打从我小时候跟朋友学以至出国念书所听所闻的,一鼓作气使开来,仿佛天花板都被我的内劲逼伤,像是要漏水似的

结果,他母亲终究还是他母亲,他娘的还是他娘的一样—–开工咯

摆动起滑鼠,双击卢广仲的专辑《一百种生活》
但愿长醉不复醒
耳边响起老板的一句话:今天没有做完没关系,带回家做啦,反正我星期一要就是了

“你要,不是找你老婆咯,找我做什么?”嘴上不停嘀咕,身体却逐渐跟着节奏摇摆,一进副歌,开金嗓清唱道:“每当我背对星空~~抱着地球~~~发现自己其实脆弱不敢说。。。”

唱歌,可以消除压力,也可以忘记不必要记得的事情

“当我背对星空(升KEY)~~~”我七情上面地高唱,像台下有几百万人似的
余光聚焦到荧幕右下方的电子时钟:12点45分
“应该不会超过六点”我试图从皇帝老板赐予我的圣旨图纸中寻找证据证明俺是对的

结果
我除了粗话,就还是粗话,再不然就是买醉在自己的歌声中

生活太残酷,日子太无趣

只有“run ruN rUN RUNNNNNNN~!!!!!”
林宥嘉在星光总决赛唱的歌曲:creep (Radio Head)
那一分钟,我破声了
幸好,办公室没人
幸好,办公室没人
不然,我会送他一年份的粗话

后记:那天八点多踏出办公室大门,回到家,九点半,上天有好生之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