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09随笔—-最近

夜黑风高,没有小偷,没有大盗,我在温暖的家中,敲打键盘,点出一个又一个的汉字

最近这几天的天气异常闷热,在冷气房待惯的我,像温室里的小花,见不得烈光。在饭厅呆个半小时,汗流浃背,额头冒汗不止。
舒适惯了,身子也耐不住酷热。

最近这几天,特别像个求偶的蝉,到处鸣叫。我当然嘴里不说:“女人,我要女人”等等之类的话,但,对异性,似乎不再只有单纯朋友的想法。不能以男人为借口,或者身上遗传人类祖先的兽性,我还是很希望自己可以有一番作为,特别是在志愿团体上。

最近来了两个同事,一个年长四十,另一个二十九。
四十的工程师老人,爱说话,嘴不停,办公室里不再冷清,我像是打入冷宫的皇妾重见光明,生活变得有趣多了。工程师老人有个正在独中教书的太太,和一对已上中学的双胞胎。他对人生的看法和我相近,不过在我眼里,他要伟大得多。他是个热爱华文教育,热爱中华文化的热心人士。他,到过加拿大,美国留学,能在西方国家生活一段日子之后,认同自己文化的人,在我的生活圈子里,这种人不多。我尊重每个人的价值观,所以也希望别人尊重我的价值观。我的价值观的建立围绕在家庭和社会。能写出这几个字仍能不脸红,我还挺佩服自己这层厚脸皮。钱,是重要,但不能是全部。我们都在家庭,爱情,钱之间徘徊。在这三角形里寻在自己的坐标,自己的位置。工程师老人,明显是偏于家庭。他说他不能肯定自己不会有外遇,但他和别的女生走得太近,应验古时一句老话:防范胜于治疗。我最钦佩他对中华文化认同感,和对华教的付出。我希望自己也能和他一样,有个家庭,以及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的一颗热烈的心。拜托,小郑,别让我失望。

另一个则是今年年尾即将结婚的29岁老实人。之前是个承包商,打打杀杀的场面,不适合他。受不了压力,就辞了工,过点悠闲的日子吧。他的薪水是他之前的二分一,三分一之间,一千二马币。
如果说生活为了钱,这没错。不过身上的责任,则是你去也不去不掉的一个担子。不过,像工程师老人,我知道他背得很辛苦,有时也老是在我面前埋怨:为什么这么辛苦出钱出力办教育,还要被人骂?
不过,我知道他背得很开心。
工作辛苦,但,他想起他两个孩子,就不停向我说着他们之间的故事
办华文教育困难,但,我陪同他踏入校园,他的眼神露出光芒,人,活得有价值,不定是家财万贯,或者有个宏伟的事业。其实,也可以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做个默默无名的无名英雄。他或许不能把自己的名字留在时代杂志上的富豪榜,或许也不能在某栋高楼上刻上自己的名字,或许他没机会驾跑车,穿名牌,和一群上流社会的人相互较劲自己的股票又升值了多少。但,他对生活的热诚和对生活的态度会在懂得欣赏他的人的心里,留下一个位置,留下一个生活的方向。他,让别人向往,也让别人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观
我希望我是那种人,我提醒自己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27/4/09随笔—-最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