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9

阿木

https://i1.wp.com/a0.att.hudong.com/22/63/01300000185581123679634140557.jpg
被遗忘的历史

战争,最值得同情的当属百姓。无辜的村民,活像刀口下的鱼肉。任其血流的干净,名副其实的坐以待毙

值得同情的还有一些老兵。

“阿木。。带我走,好吗?”眼睛装满在月光下闪耀的泪珠
“我。。”善于说话的阿木,此刻,结巴了
想说的话,啃在喉咙。阿木双手把雅子抱紧,眼光直射远方,却不知道眼泪已模糊自己的视线。

这是一段发生在台湾老兵的故事。地点位于马来西亚古晋,时代背景:二战时期

一个年轻人,看来有那么点羞涩样子,不过二十几岁的大孩子,边走边往回头看。像是怕碰上熟人,可能也正找这熟人。
这街道布满同一人种,男人。像朝圣般认真地往同一方向走去。假装轻松,却每一步都使足了劲。前头是间两层楼木屋,小小的稗子写着日文和中文字。“古晋慰安所”。
里头全是慰安妇,以及寻求发泄兽行的军人
阿木快步走过慰安所,拐入小巷,突然停下脚步往后看,发现空无一人,只有自己呆晃着的影子。阿木送了一口气,走到一再熟悉不过的小木窗下,柔声叫到:“雅~~子~~”

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日本少女,从打开的木窗,探出头来。当眼睛的焦点转到阿木身上时,灿烂如春天太阳的笑容挂在脸上。阿木一个劲的傻笑,虽然善于说话,但,激动的心情是非笔墨能形容的。
“我下来啦”说着一口不整齐的华语,雅子蹑手蹑脚地从慰安所后置的楼梯走下来了

“阿木,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啊?”雅子像是兴师问罪,脸上的娇气不自觉让人只想有认错的份
阿木腼腆地笑着说:“刚在牢房有些事儿耽搁了。。楼上没。。客人吗?”
自觉有点失利,阿木说完呆望着雅子,大概准备了一篓子的话把尴尬的气氛从古晋吹回台湾

“哦~”雅子露出诡笑,:“哈~~上次日本兵帮我们体检,我把检查报告和别人换了,他们只当我得了病,不敢上门~哈”雅子为了自己的小聪明而欣喜。
阿木却心里发楞,心脏输出的血液都冲上脑袋,一个冲动,阿木把雅子搂在怀中
“哎哟。。你干嘛呀?”雅子带着开心的语气,向阿木寻求一点解释

爱,大概没什么好解释的吧

过了一阵,脖子开始发热的雅子轻轻地推开阿木,双眼直射阿木,意外地发现阿木左脸的五指伤痕。
“阿木。。你的脸,怎么啦?”雅子心疼地问道
“哈。。这个嘛”阿木脸带羞色地说道:“今天奉命带盟军俘虏出外打猎,由于村民看到俘虏消瘦的模样就给了点鸡阿,鱼什么的”
“我想啊,这些人也挺可怜,就在那儿设炉灶,大家吃顿好的”
“没想到,碰上小日本军官,真他奶奶的衰,就这样,被刮了一巴掌”
雅子心里赌气,不过转瞬间就露出心疼的表情:“就知道你护着那些俘虏”
“他们也是人,也是有家庭的人”阿木,叹了口气“真不知战争何时结束阿”
阿木双手牵着雅子,往小树林走去。

甜蜜,不需要鲜花,只需在适当的时刻抱紧对着我说:我爱你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投降

“终战后,他回去了东京,也曾到东京援护局找过我”八十几岁的阿木回想当时的情况,眼泪已不自禁的掉下,在皱纹下滑落,哏咽的喉咙发出顿点的抽泣声。

“她说。。”阿木忍住眼泪,用力把话说完:“她要跟我回台湾。。”
阿木纵泪贯衡于经历八十几年人生坎坷的脸庞
但,阿木上有高堂,下有三个幼弟待养,哪有能力娶妻呢?

82岁的欧吉桑无奈的回忆
“难怪有人说:
成熟的爱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
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
一种并不徒峭的高度”

对爱情,老一辈的人是忠贞,是至死不渝
那份认真,以及那细腻情感烙印的记忆深处,我们这辈人,都应该去拥有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部分文句摘自历史月刊246期李展平的《厨师上战场》

后记:
看完这篇文章之后,感触浓浓不能化去
属于夏天的盛开的花朵,于秋季凋谢,冬天而冬眠

对于二战,我们有太多不好的印象
除了小日本残暴的罪行,以及无辜被杀害的老百姓
我心里,有了多一个印象:被军国狂热煽动的纯朴台湾士兵

当,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一种罪
我认为,无知,那么就是一种罪
利用他人无知去犯罪,这,是最大最大的罪

<div><!–[if
IE]><style type="text/css">#bl-title { background: #000
!important; }</style><![endif]–><div
id="bm-bg"><div id="bl-title"
onclick="window.open(‘http://www.adaptiveblue.com&#8217;,’_newTab’);"></div><div
id="bl-closebutton" class="bluepane-closebutton-off"><input
id="bl-closebutton-button" type="button"
style="visibility:hidden;"></input></div><div
id="powered-by-link"
onclick="window.open(‘http://www.adaptiveblue.com&#8217;,’_newTab’);"></div><iframe
name="content" id="bl-iframe" class="bluepane-iframe" width="482"
height="371"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iframe></div>
<div><iframe
name="content"
style="margin:0px;padding:0px;background-color:transparent;"
id="bl-hover-iframe" height="62" width="260"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iframe><div
style="text-align:left;"><div
id="bl-caret"></div></div>

随笔27july09~生活小记

https://i1.wp.com/imgs.xkcd.com/comics/interesting_life.png

周六,充斥着电影,卡拉ok,酒,茶,烟
一个字形容“混”

周日,早上吃早餐,拖拖拉拉,回到家门,大概也中午了。小休片刻,广东人的三点三,也就是三点十五分,三点三指的是下午茶时间,牛都吹上了天,荷兰大炮也从旧时殖民帝国移来马来西亚居銮。欢愉的气氛,在于谈笑间,大家幽默的对话。出其不意的插话,随时成为大家的笑点,引来连环炮的笑声。之后是一阵宁静,像雨过天晴,彩虹出现。接下来,又是连串笑弹。觉得,下午茶时光,在忙忙碌碌庸庸碌碌中,给了我们一个欢笑的机会,确实,我们很开心。

前天工作至凌晨一点。
难以置信自己已经被调教成责任感极重的工作机器
不过,结束那份工作后,有少少成就感。不自禁在公司门外那条空荡大道下发呆,陷入五秒钟的沉思
既然只是五秒钟,当然没有什么高见的结论。不过,肚子是闹饥荒了,仿佛民有饥色,野有饿殍。
到快餐店点了汉堡可乐薯条,都市人的见地,独到中又有极其相似的地方,因为我碰上了友人的友人,一个中学好友的朋友。
见过一两次面,谈不上深交,就闲话加长。
弟弟曾经打趣地说:“友人的友人,不是自己,就是陌生人”
对于怎么样定义朋友,我和弟弟的想法大概都相仿。
除了家人亲戚好朋友,一切都是朋友
友善的令自己意外,也陌生的令自己对自己也陌生了

习惯于口头上的友好,有做门面的嫌疑。当然我当作这是一种礼貌,没有多想它背后有没有所谓的伪善或装熟
最近手上摸着的一本书是易中天的《百家争鸣》,里头谈到孟子。孔子和孟子对人的态度的差别其一在于,孔子宽厚谦和,孟子刚正不阿。
当然喜欢刚正不阿的人,心直口快比口蜜腹剑来的好太多太多了
想起在中国实习的那段日子,和民工相处,发自内心的笑容,吐露着:再困苦的日子,也要笑脸迎上去。
又想起在吉兰丹中学的那群默默耕耘的老师们,对于教育无私奉献的态度和实践,源自于,也就是那颗灼热的真心

发自内心为社会做点事儿
我想,我可以过得更快乐


随笔–看报纸

最近新闻很热
赵明福的坠楼事件,废除英语教数理

先谈坠楼事件。
赵明福30岁。
如果他是被逼跳楼的,原则上法律必须还给他一个清白。但,我总觉得很难。
如果他是自愿跳楼,虽然说没什么可能,一个老婆再加上肚子里怀有的骨肉,我想不通有什么理由自寻短见,大不了不干,在路边卖炸香蕉,卖炸番薯也能挨个三餐温饱。不过,如果,他是一时冲动,想不开而跳楼,法律,也必须还给政府一个公道

最大大大的问题就在于法律的公正性
在马来西亚,我绝对不可能认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

感觉政治手段的一贯作风就是一个“拖”字诀
案件延审,上庭,上报纸,延审,上庭,上报纸。。。两个月后,冷饭已经炒不起来了

所以结果,必然和蒙古女郎一案相仿,不了了之

再来英文教数理

有些人说好,有些人愤怒

政府的选择以英语教数理的理由,非常富丽堂皇,当然也异常的荒唐—增进学生的英语能力
想起流行了很久的一个网络用语–脑残
要增进英语能力不去增加英语节数,而去用英语教数理,我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说服自己相信政府的政策是为了人民好

个人认为,英语在马来西亚比华语实用的多
但,我个人认为
如果以英语教数理,是为了和大学接轨,以便在大学里,或者进入社会都能更容易融入
那他娘娘的没有上大学的学生是不是就可以牺牲他们成为社会精英们踏脚石?

马来西亚的华人辍学率,在2006年的纪录是25%
前阵子,我住的小镇有个交流会,参与的都是中小学的校长老师们,当然包括独中和国中
独中的辍学率大概是5%左右,国中则高达20%左右
国中校长坦言,问题的所在就在于国语的掌握能力不足,不能很好于教课老师交流,甚至是辅导老师。四处碰壁的下场只有,走,走,走~
我常认为,一个人的眼界宽不宽,就在于对问题的理解

独中的辍学率低,主要是因为大部分都是华人,而且媒介语是华文,学习上如果肯定没问题,辍学率自然就低
国中的华人,如果马来文不好,除了自叹生不逢时,就只能随风飘荡,飞吧飞吧

我个人认为,教育部根本不应该去探讨是否用英文教数理这个问题,而是应该面对这么多辍学学生,进行所谓的教育改革
用国语已经一堆马来人在赛motor,更何况用英文?

如果为了和世界接轨,真正的国家,是属于所有人民的国家
讲求精英政策,那干脆把所有spm全部f9的人都杀光好了~


随笔17july09-老板的微笑

戴上耳机,音乐营造轻松的办公室气氛,心,才得以从九天云霄赶回来,专注在电脑荧幕上

郭静的《在树上唱歌》,非常不错
十首歌,有六七首不错,两三首佳作,不过个人感觉,非专业眼光,所以我的想法做不得准

正在勤奋于结构计算中,房间的木门悄然打开
探一个灰黑头发的中年男子
我的老板
他,笑脸迎人
老实说,我上班最害怕的事情就是他笑容可掬的时候

“这份图我今天要,帮我赶一赶”

那时是星期六,星期六我们上班至中午一点,当电脑荧幕右下方的数字时钟显示1145,也就是十一点四十五分时,我大概已经正在暖身。之后的一小时多一点,不过把下午的活动计划刷一刷洗一洗,放入已腾空好位置的脑袋。
就在十二点半,也就是我把活动计划复习了七八遍之时,木门悄然打开
我的额头冒出豆大般的冷汗
老板露出半个身子,笑脸迎人,一付和蔼可亲的样子
我的心仿佛错航,浓雾隐蔽下的远处,似乎是冰山
老板微微笑,淡淡地说“这份图,我今天要”
完全不容你拒绝他的好。爱,是一种烧不完掉下来的眼泪,还没凝固已经成灰

我看着慢慢合上的木门,回答说:“噢。。。”
我的心随铁打尼号一块儿,沉了

这时候,耳机一定要开很大声
第一首歌,通常会选择孙燕姿的《我不难过》
不可能不难过,也不可能觉得这不算什么
只会坦白地说:就让我走,让我开始享受自由

等全公司的人消失后,我通常会拿小水瓶铅笔等等等便宜又耐用的东西做加速度试验,检测他们的强度。
这里必须向大家推荐logitech的滑鼠,超耐摔,真不愧是名牌

刚刚,也就是半小时前,老板再次笑脸迎人打开木门
我猜他是老婆有喜,不然就是儿子高中状元,我当然不可能希望他跟我说“今天要”
如果真是这样,我可能会说,我不是gay,sorry

“星期二晚上,我们去踢球啦”
这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就这样啦,顺便通知一下你的同事”
哇,见鬼咯

我再次对着木门回答:“噢。。。”

老实说,我很抗拒和老一辈人踢球,不是因为他们动作慢,是因为我踢球像打架。
年轻人就还好,老一辈的,不小心一个差错,他的儿子女儿都叫我爸,我不就发了嘛~~

哎~~~
老板,我看你以后还是别对着我笑好了


随笔16july09

轻松的音乐,唤醒体内沉睡的细胞。
专注于消化的午后,身体特别疲倦,像埃及墓地的大门写着催眠咒一样,关上大门坐在法老王的椅子,睡意铺天盖地席卷上空。我,倒了

工作日的午餐,不出意外,都会在对面的经济饭店解决。它的饭很赞,饭粒是完整的一颗颗分开,感觉得出少用碎米;菜,肉也不错,蛮喜欢在这里用餐。

吃饱饭后,习惯性会往左边走去。过条马路,到7-11买瓶益利多。乳酸饮料,酸酸甜甜,对身体有益,比酒便宜。往回走,到刚经过的印度小摊买一块钱的花生。花生,像香烟,欲罢不能,也是因为这样,才有助于提神,嘴部运动,提神醒脑。
日本有个丢豆子驱鬼的传统习惯,现想想,大概都是些饿鬼和睡鬼吧。

简单的小快乐,叠加在一起,就像凑集印花换礼物一样,得到大快乐。

日常生活,虽说平凡得可以,但体验平凡的乐趣,味道其实也不差。


随笔15/7/09

忙碌地工作,像是很有作为地过着别人羡慕的生活
大车大房子,花不完的钱,四处旅行拍下的照片

很忌讳自己生活在别人认为的幸福日子
开心,必须从心门打开
自己快不快乐,必须问自己,而不是问别人

容易陷入自以为快乐的快乐
像五月天呐喊: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喜欢自己充满热心的时候
觉得很快乐,打从心底的快乐

相信炙热的内心,会发射一条条细丝,牵动周围的人,跟着你做一样的事情
这种行为称作“感动”。像学校里的老师,还有学生带给我的感动。没办法磨灭的痕迹,像宇宙大爆炸留下的背景辐射,依旧一丁一点散发能量,影响着我未来的路

立下誓言,千万不要成为小时候的我们看不起的大人
抱着这个理想,可以走得很远很远
可以感动更多更多的人

生命,源自于对感动的向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念硕士的好友今早从新加坡返程回去美国
祝他一切顺利
周末,应该会怀念他的身影吧~~


随笔14/7/09 – 无题

工作,非常烦人。如果每份工作上面都用订书机订着五十元钞票,我想,我应该会很乐意工作
现实,没有让你幻想的空间,老板的笑脸,依旧依旧,依旧他娘的想给他一巴掌

人,忙碌到了一个程度,也就是到了一个临界点,身体就会开始亢奋。
耳朵后边就会出现一大堆质问你的声音
“为什么别人不用加班,你要加班?”
“哎哟,今天工作。。比较多嘛”
“今天?将近一个月没有正常时候下班,天天都要加班,天天工作都这么多?”
“。。。”
“老板是要榨干你~你还这么拼命?我问你,你为了什么留下来?钱?这里用马币,不是新币,更不要妄想是美金。”
“。。。”
“为了未来?你都不想做工程师,这种死人工作,去了等死,就是去死,再不来就是被砖块敲死”
“。。。”
“为了什么你都不知道,你还留下来干什么?”
“为了,原则”

他娘的,这就是我最最最害怕遇到的问题
什么鬼东西,碰上自己的做人原则,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原则就是真理

老板本身,比我辛苦,由于它之前不计较我的中国文凭,接纳我进入公司,而且教了我很多很多
留下来的理由,就只是为了报恩
感觉像是一个小孩把一只跌入陷阱的海龟救了出来,最后海龟为了报恩,载小孩到海底的龙宫
浦岛太郎的故事

我曾经向弟弟提了一个问题:生活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他想了想,说:为了能开怀大笑

其实以不同的角度去观察,自然得到不同的答案,这是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不过,如果连开怀大笑的本能都丧失了
生活,还能为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