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papan之游~


前个星期,我和四个高中同学兼好友到海边,留宿一夜。

热衷于随性的旅程,不必被导游呐喊说:“巴士快开了,麻烦大家动作快一点”
感觉像迟了一步就会染上禽流感的鸡只,轰隆隆地塞入鸡窝里

车子驶得挺快,大概一小时半就抵达目的地。那片海滩的名字叫AIR PAPAN,我的马来文自小就受过诅咒,一辈子没机会学好,字面上的意思指的是水,木板。用丰富的想象力去拼凑,意思大概是浸在水里的木板吧。
当然,我没必要去理会,总之风景优美,海风的强度可以让我有哼起《很想和你再去吹吹风》的冲动,足矣足矣

我母亲的老家在这里,所以农历新年都会到这儿和阿姨表姐们碰个面。阿姨的厨艺精湛,每每我们到访必蒸鱼鸡汤伺候,像新年才有人记得的财神爷,不过他吃蜡烛,我们吃饭,味道应该差很多

我们把行李放置在随便挑的度假屋里,就乘车四处闲逛,把潇洒的人生观,发挥得淋漓尽致。对着午时的大太阳,我们到配有冷气设备的《美国喜爱鸡》里感受属于小镇的美国人情怀。

尔后,我尝试从回忆里找寻那迷失了的地图,地图的指针指着一无人沙滩。
在度过小小的失误障碍后,我们抵达了海滩。海水清澈见底,怪的是细砂都是棕黑色的。我们一群人拍相,细说家常,仿佛回到高中时候的我们。
我们有各自的工作,各自的目标,薪水高低也可以差得很远,不过,回到了高中同学的身份,我们也只是一群爱闹爱玩的孩子。放下身份漫步于海边,听着大伙儿的笑声,我看着蔚蓝天,其实,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恼人。天空可以很辽阔,我们也可以很快乐

晚上到阿姨介绍的馆子用餐,说不出的好味道。令我深刻印象的是那原汁原味的设计,有旧香港喝早茶的味道,而且显得淳朴而自然。里头的旧时代桌子,椅子,说着广东话的掌柜,当我用筷子把鲜鱼夹起,放入口中,我品尝到的,是来自小镇的纯朴,不随波逐流的传统手艺,和属于母亲那个年代的生活写照。

到了晚上,我们买了几瓶酒,步行到沙滩。铺了张旧报纸坐下,我们说着聊着。醉意三分的我,只记得那片星空,远离尘嚣的天空,原是那么美丽。我们,也就是简单的几个人,抛开身份,手拿着啤酒,泯两口,似醉非醉地说着闲话。

隔天,肉骨茶饱腹之后,便踏上归家的路。

现在想想,或许没有你们,我大概不了解什么叫朋友吧

或许你们以后会富贵,会成为企业家,伟人,但,在我心目中,你们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

祝:好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