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9

婆婆


Updating tag…

上星期四接到母亲的来电,说婆婆快不行了
当晚就赶回老家,星期五一早就和父亲到新山的中央医院去。

躺在床上的婆婆,像老旧的娃娃。
皮肤起皱折,牙齿东歪西倒。手还能动,腿就动不了了
之前在电话中,听母亲说婆婆昏迷,医生的诊断是脑中风
婆婆的病床和大门有段十来步的距离。打开洁净的白色大门,越过病房和走廊的分界线,越是靠近,越是不知道脑子里该放什么。
婆婆的鼻子插着两条管,身上鞍着五六个感应器。感应器连着线路,把婆婆的身体状况以一串我看不懂的数字在电脑荧幕上显示。

婆婆昨晚从昏迷中清醒。我坐在椅子上,握着婆婆的手,对她微笑着。
婆婆开始说话,说着家乡的海南话。我“噢”“噢”的在她说话的间断点给予我有在聆听的表示。虽然,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我摸着婆婆的手
像大陆上的山脉纵横,但我感觉好难过。
手指有些僵硬,我尝试抚摸着婆婆的每一个指节,想带给婆婆暖和的神经信息。

“咳”婆婆喉间卡着痰,我从隔壁的小桌子抽了几张卫生纸,向着婆婆吐舌头,示意她把痰吐出来
婆婆“咳”,把浓痰从推向舌尖,我用卫生纸抹了干净。
心里有一阵刺痛。除了这些,我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换了父亲坐在婆婆身边,握着婆婆的手
聊着我听不懂的海南话,那时我觉得好累,大概想不透的死脑筋选择停止思考的举动。

在死的面前,一切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那么的惘然。

驾车回到居銮老家,我只知道很累,很累。累了,就睡吧。婆婆,晚安。

Advertisements

夜半钟声

说不出的疲惫,尽表达在两眼无神的脸孔上

 

唱机旋转着光碟,徐佳莹的《哼情歌》

喜欢它的开头,提琴拉出心中不善表达的那一块

 

这首歌让我想起一个人

 

想起一个好友

 

人,从夜里挣脱白天的繁琐

当关上房门,陷入沉静

会有,细细的想念像蚕吐丝,把自己给包住

给自己和外界筑一道脆弱的围墙

翻开回忆,重温过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看着不离手的科学计算机

当,1配9,2配8

剩下的只有0和5

 

永远,永远,只能是0和5

有些事,我们不能改变什么,就只有学习接受

 

可能接受以后,我们会过得更快乐

 


阿妹的《阿密特》

https://i0.wp.com/photocdn.sohu.com/20090717/Img265288657.jpg

<div><!–[if
IE]><style type="text/css">#bl-title { background: #000
!important; }</style><![endif]–><div
id="bm-bg"><div id="bl-title"
onclick="window.open(‘http://www.adaptiveblue.com&#8217;,’_newTab’);"></div><div
id="bl-closebutton" class="bluepane-closebutton-off"><input
id="bl-closebutton-button" type="button"
style="visibility:hidden;"></input></div><div
id="powered-by-link"
onclick="window.open(‘http://www.adaptiveblue.com&#8217;,’_newTab’);"></div><iframe
name="content" id="bl-iframe" class="bluepane-iframe" width="482"
height="371"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iframe></div>
<div><iframe
name="content"
style="margin:0px;padding:0px;background-color:transparent;"
id="bl-hover-iframe" height="62" width="260"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iframe><div
style="text-align:left;"><div
id="bl-caret"></div></div>

一开始接触张惠妹的新专辑时,呆看由红黑白组成的专辑封面,摇着头心想:迷幻摇滚不适合我,听久了额头会发烫,荷尔蒙会增加分泌,太high,对理性思考不好。

在一个午饭后的下午,我照常打开autoCAD软件,继续我鄙视的结构设计工作。戴上耳机,出现的第一首歌是“开门见山”
“哇”我自言“skip”
情绪激动会导致消化不良。
第二首
“黑吃黑”
都说情绪激动会导致消化不良“skip”
第三首,第四首。。。

最近常放这个带子,听了几回,确实,不俗。

之前最喜欢的是第五和第六“相爱后动物感伤”“灵魂的重量”
直到昨天看报纸的娱乐版,发现介绍歌曲背景的一篇文章。

《掉了》张惠妹的第四首歌。

这是苏打绿主唱青峰写给张惠妹的歌曲。创作的冲动来自于张惠妹的父亲去世时的消息
阿妹也说,在录制这首歌的时候情绪一度不能控制,泪流涕下。
今早,听着阿妹的“掉了”,截然不同的感触

一首歌描述的一个故事,一种情绪,一种反思。
华丽词藻的出现,不是一个关键性因素
重点在于能不能把要表达的事物表达出来

模糊中感觉,做人大概也一样
想法不必太多,对待自己繁杂的原则性问题也不必太过苛刻
把握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其实,我觉得已经够了


明天

https://i0.wp.com/www.sxc.hu/pic/m/p/ph/photosyn/632172_candle_light.jpg

<div><!–[if
IE]><style type="text/css">#bl-title { background: #000
!important; }</style><![endif]–><div
id="bm-bg"><div id="bl-title"
onclick="window.open(‘http://www.adaptiveblue.com&#8217;,’_newTab’);"></div><div
id="bl-closebutton" class="bluepane-closebutton-off"><input
id="bl-closebutton-button" type="button"
style="visibility:hidden;"></input></div><div
id="powered-by-link"
onclick="window.open(‘http://www.adaptiveblue.com&#8217;,’_newTab’);"></div><iframe
name="content" id="bl-iframe" class="bluepane-iframe" width="482"
height="371"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iframe></div>
<div><iframe
name="content"
style="margin:0px;padding:0px;background-color:transparent;"
id="bl-hover-iframe" height="62" width="260" scrolling="no"
frameborder="0"></iframe><div
style="text-align:left;"><div
id="bl-caret"></div></div>


最近工作特别忙,睡觉,醒来,工作,睡觉

嘴上抱怨不说,内心里也有一万个不愿意在挂号,等着哪天心血来潮,踢门,怒视,丢信,辞职信。

每当空空白白的脑袋不停书写着《烦恼经》时,就有个冲动把尘封的快乐宝典从床底拿出—《一升的眼泪》

随便看一集,心中的那片怒海都会稍微平息

我对未来的希望,基本建立在明天,也就是未来
未来,就像一张白纸,任你涂鸦,任你放上任何一种的颜色。它不会拒绝,也没必要拒绝,因为这是你个人的事儿

因为有未来燃起的希望,对于现状的不满,才能一笑置之,才能忍气吞声,才能暗地里对自己说“你跟我记住,下次小心点”

但,对于亚也,他的未来,他的明天,是不带希望,是不带一丁点希望

自己身体能力行的,努力做好,就好了
有太多明天需要被冀望,但,我辜负了太多太多的今时今刻。

努力活着的意义,不是为了吃喝拉睡,
是为了让自己的生命发出耀眼的光芒
哪怕,这是最后一次也好


随笔10/9/09

坐在办公桌前,尝试避开电脑直射的光线。躲不了,还要催眠自己患上老鼠爱上猫的痴呆症,因为公司大门悄然打开,戴着眼睛的老板出现了

 

习惯右手把眼镜推高,看起来精明得像条老狐狸。

 

把工作带来的恶劣心情转移至上头身上,这是很正常的事。持续的明天,如果太阳还是照常升起,休息是为了和一班同事扛着老板走更长远的路

 

常觉得对不起今天。今天,是为了明天而存在。如果没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阿~(薛岳的如果还有明天

 

打算挑衅自己的日常。

作个突破口,把生活秩序打乱。以另一个荒唐的角度审视自己,人,生为何物。尝试一切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我比那些磕药的聪明多了,我想找的不是感官上的刺激,是精神上的刺激。看来我比较像高级动物。

 

今晚去报名学跳舞。

舞蹈的名字叫locking

想象自己埋没在一群十五六岁的青春年少里,发线偏高的我应该很容易辨认

好像有点不要脸。

害羞?怕?

挑战日常生活的自己,带着好奇的双眼征服面子问题。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很吊

 

人生长短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活得精彩

对面卖经济饭的老板娘这样说

 

人生,精彩而已

 

 


小孩

 

 

前天到新加坡探访友人的满月婴儿。

感觉上刚出世的小孩都差不多一个模样,就是头小小,身体小小,弱不禁风的幼芽生命。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刚升格做母亲的友人

说话的语气谈吐,含着暖和的母爱。

 

女人是水做的

母亲,大概是用爱砌建而成的吧

 

看着自己的小孩牙牙学语,走路,跌倒,哇哇大哭。。。

陪着他成长,讶异着他长高的速度,为了他第一次开口叫你妈妈而激动得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在一本不知名的杂志上看到

 

一个人受感动的次数多少,可以理解为一个人的人生到底成不成功

 

对于自己,我们希望我们能坦诚。当面对外界的评估,如果心中的信念可以通过逻辑考证而到达流着蜜糖和牛奶的圣地,那外边的人怎么看一点都不重要。快乐的密码,你已经解开了。被挡在外边的人,不明白。

 

孩子,你要加油,不为着你自己,为着爱你的人。难相信一举手一投足可以带给别人如此大的乐趣

其实这很自然,因为她是你的母亲。

 


礼物

 

礼物

 

喜欢收到信件。尤其是这几年都埋藏在电脑荧幕下, 不管是工作,上网聊天,收发电子邮件,觉得,人也不过是一串0101的符号而已,只是你的比较长我的比较短。

 

前几天拖着疲累不堪的身躯瘫在家里的沙发,惊奇地发现我的桌子上有封快邮。打开,看看。

 

哇~~

感动ing。

有人说你的人生成不成功就看你的感动次数有多少

我相信我又向成功的人生迈进一大步

 

大学时候喜欢写信。让笔在纸上舞蹈,留下字符般的优雅痕迹。但,我的字体似乎只认主人,从小学一直到大学,都有老师拜倒在对我忠心耿耿的字迹上。出来社会后,原以为可以摆脱美字的纠缠,好选不选,选靠黑板吃饭的职业—老师。投诉依旧不少,而且人数众多,但坚持己见的我,依旧充耳不闻,这是耐力,也需要有点禅意去模糊现实纷扰的声音。

 

我的这位好友字体秀丽,说话的语气带着可爱的氛围。之前和他谈过电话,感觉冷冰冰的混凝土砖墙都被温暖的开出花来了。得出一个结论—东马妹,正

 

她邮寄了一个钥匙装饰和一串链子。

非常感动~异常开心~最开心的是收到那短短的纸条,可以收到友人提笔写来的短信,真的真的非常开心,非笔墨能形容的心情,让身在冷气房的我又感到丝丝暖意。

 

在这个电子产品的年代,那一笔一划的字迹,更显得珍贵。朴素的白纸,寥寥几笔的问候,胜过于无数flash闪亮的电子卡片。

 

生活的目的,源自于找寻感动

 

祝在英国念书的好友身体健康,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