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


Updating tag…

上星期四接到母亲的来电,说婆婆快不行了
当晚就赶回老家,星期五一早就和父亲到新山的中央医院去。

躺在床上的婆婆,像老旧的娃娃。
皮肤起皱折,牙齿东歪西倒。手还能动,腿就动不了了
之前在电话中,听母亲说婆婆昏迷,医生的诊断是脑中风
婆婆的病床和大门有段十来步的距离。打开洁净的白色大门,越过病房和走廊的分界线,越是靠近,越是不知道脑子里该放什么。
婆婆的鼻子插着两条管,身上鞍着五六个感应器。感应器连着线路,把婆婆的身体状况以一串我看不懂的数字在电脑荧幕上显示。

婆婆昨晚从昏迷中清醒。我坐在椅子上,握着婆婆的手,对她微笑着。
婆婆开始说话,说着家乡的海南话。我“噢”“噢”的在她说话的间断点给予我有在聆听的表示。虽然,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我摸着婆婆的手
像大陆上的山脉纵横,但我感觉好难过。
手指有些僵硬,我尝试抚摸着婆婆的每一个指节,想带给婆婆暖和的神经信息。

“咳”婆婆喉间卡着痰,我从隔壁的小桌子抽了几张卫生纸,向着婆婆吐舌头,示意她把痰吐出来
婆婆“咳”,把浓痰从推向舌尖,我用卫生纸抹了干净。
心里有一阵刺痛。除了这些,我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换了父亲坐在婆婆身边,握着婆婆的手
聊着我听不懂的海南话,那时我觉得好累,大概想不透的死脑筋选择停止思考的举动。

在死的面前,一切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那么的惘然。

驾车回到居銮老家,我只知道很累,很累。累了,就睡吧。婆婆,晚安。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婆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