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10月2日

今天是婆婆的出殡日
早上十一点,躺在棺木的婆婆被抬上了车,我们尾随车子后头。
当堂姐的五年级孩子开始流泪的时候,我心里开始不好受。
“婆婆只是到另外一个世界”表姐安慰说:“不要伤心,不要哭”语毕,表姐也哭了。
那时我想告诉上小学五年级的她:婆婆知道自己要去那里,所以她不怕,但你不知道婆婆要去那里,所以你才会哭。

死,真的不是生命的结束?
自问下,我还真没有确切的答案。

死并非作为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挪威的森林》

自从转作工程师,忙碌充斥着生活。工作,吃饭,睡觉,成了日常的例行公事。有点时间就上网,看电影。从没想过自己会不会下一秒就躺在急诊室病房,死亡,仿佛到不了的远方,对我来说,遥远的很。
总是想着应该做什么,应该什么时候跳槽,什么时候买屋子,换车,旅行。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得精彩,不考虑“有限”的因素,把重点放在“精彩”。

精彩,又是什么?

是用五彩缤纷的灯饰去装饰去渲染活着的日子,尽情闪烁直到灯管寿命终结,就此没落,暗淡,老去。
还是把自己放在一个需要光明的角落,燃烧自己,照亮需要温暖,需要光亮的人。死,也无所谓,对不起未来,总好过对不起现在。

上星期六和爸爸到新山婆婆。婆婆嘴上安着一个透明气囊,随着婆婆急促的呼吸,膨胀收缩。

爸说,婆婆已经失去意识,生命的维持,靠的是周边的医疗设备。

对于死亡,我有太多的不理解,更多的逃避。
孔子对待死的看法是:未知生,焉知死。
连活着是为了什么都不清楚,何必去探讨死呢?
避而不谈,因为谈了,也没啥意义
但,问题摆在眼前,婆婆的生和死,我要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呢?

一个做老板的友人非常阔气地说:人如果连动也动不了,整天躺在病床上,等死,还不如早死。

对于,生命,我们尊敬他的循环。生老病死,人之必然路径。
但八苦中的爱别离,让我们舍不得,也的确是放不下,心爱的人就此离去。
所以人,才所以为人,理性和感性交织,产生矛盾,挣扎,最后无奈地接受。

当我在病房,把已经弄湿的毛巾替婆婆抹身时,身上时间的印记告诉我,婆婆她好累好累,她想休息了。

当黑色的大门合起,火化房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我看着那道从烟囱冒出的轻烟,心想:死,也是一种解脱的方式。

Downloading this file type (.jpg) can potentially harm your computer.


Updating tag…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写于10月2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