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10月4日

窗外下了三个小时的雨,还没停。一开始的雷声大作,大雨倾盆,到现在的细雨迷离。像扯不断的线,演不完的剧情,拖拖拉拉了老半天。
早上天气意外的好,今早是婆婆的头七,婆婆入住骨灰墙的日子。灵位在阿公隔壁。
听父亲和姑姑说,他俩在后半生常吵架,当安置灵位之前曾考虑是否要和去世的阿公比邻而居。后来叔叔卜卦,像古时候的问神,不过对象换了换。从卜卦上了解,阿婆同意住在阿公隔壁,于是迁居的事儿就这样作废了。

路程用的时间比预计的少,九点十分,早了二十分钟。
姑姑,叔叔和我的表妹表弟都到齐了。不久,负责法事的两位僧人也到了。
点香,点蜡烛,摆供品,念经,燃纸钱,一连串的仪式让我心神旁骛,焦点转到一个石碑上,一个六岁小孩。

心头一震。大概世界被我幻想得太美好。
我想,一个发展至六七十岁的生命必须走过的路,这小孩,在六岁时,就止住了。
抬头一看,一位十六岁的妙龄女子。
没有多少人会相信,自己的孩子会在青春洋溢之时走开。
对生命,我们都有一种错觉,都认为死亡是排在明天之后的。

雨,依旧零散地打在镀锌的铁制屋檐,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无节奏中呈现着42拍。无序中带有序。

不能苛求命运的刻薄,只是想得太美,本来就是我们的错。

一位父亲老乡的僧人说了一句话:我们不可能占有金钱,只能使用金钱。人往生了,请问大把大把的钞票能带走吗?

后来听父亲说他之前是个烂赌鬼,后来虔心佛教,剃度出家。
过去,我们不能挽回
未来,太遥远
现在,才是可以把握住的

希望明天有个好天气

Downloading this file type (.jpg) can potentially harm your computer.


Updating tag…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写于10月4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