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11/1/10 疯婆娘

事情远远不是你想象中糟糕,因为更糟糕的情况在后头。

昨天,友人生日,庆祝至凌晨一点多。生日,一年一次,当然二月二十九生日的同胞例外,不过这类人少之又少,如果你身边出现这等人物,或者你的生日就在二月二十九,从资源稀缺的角度揣摩,你的生日是珍贵的。

朋友,不可能你周边的老友就只有那么一两个,但是打着“凑热闹”心态的老友会拉着你,拖着你,说:“去看看吧”。于是朋友的朋友的生日会也就成了你的朋友的生日会。

人际关系就像一张网。如果定义线与线的交点为一个人,那么交点的上下左右移动都会牵扯邻近的交点。邻近的交点的移动又会影响周围的各个点的活动情况,像核裂变。

于是一堆的“一年一次生日”充斥着星期六,星期日。很意外的是,我的朋友散布在各地,所以靠近的就那几个,我自己也是标准的宅男,呆在家的日子,好过外头飘荡,家里是温暖的,外头是冷清的。在日常生活圈子,出现的就那几个,一只手数得完。

总之
今早起床的我,很累很累。

故事的重点放在今天早晨,一个疯婆子。

地点:交通圈
时间:七点四十五分早晨

我驾着可爱的小汽车,眼观六路,嘴上却和弟弟讨论漫画《海贼王》路飞和他哥哥艾斯的身世。

我的可爱小车,在交通圈的外线,我打算往交通圈三点钟方向驶去。就在靠近十二点钟的方向,一辆金光闪闪的轿车向我靠拢。
我,在外线,他在内线;我的可爱小车位置稍微靠前,疯婆娘的金车稍微靠后。照理来说,如果她要往十二点钟方向行驶,她必须从内线转至外线,再转去十二点钟方向。简单的说,她应该放慢车速驶入外线跟我可爱小车的屁股,然后转入十二点钟方向。

当时我的嘴角稍微上扬,呆滞的目光静看着疯波娘的左边黄色讯号灯。
心想:她想怎样
照理说:她应该放慢车速驶入外线跟我可爱小车的屁股,然后转入十二点钟方向。
不过这都是常理,世界上很多人,都不是按常理办事的,这个疯婆娘明显是其中的中坚分子。

金车,向我靠近。她想逼我跟他一起私奔到十二点钟的方向。当我和疯婆娘的车子大概有八个cm的距离,我大彻大悟,方向盘逆时针转动,像赌桌上的周星驰在看着对方加重筹码时,双手握紧,额头冒汗,咬着牙说:“我跟”

跟你妈妈。

我看着我心爱的交通圈三点钟入口,离我逾行逾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和地,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开始飙骂。

结束飙骂之后的我,精神奕奕。

请大家注意:疯婆娘的车牌是6189,看到她请小心

Ist2_740758_crazy_driver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