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0随笔: 88元

88元

前个星期三,休假,工作惰性症复发,病情一度失去控制,幸好在休假得到批准后,病情才逐渐回缓。

星期二晚,睡在家里,温暖的家里。

星期三一早,我便往大山跑。精神奕奕,和昨天的病猫样截然不同,我猜我大概被不知名的懒虫寄生,时而发作,时而无恙。如果被医生证实患上工作惰性症,不知道能不能拿一到两年的有薪假期。如果老板在看了我的医生证明之后,以关切的目光打量深受病痛折磨而瘦弱的我,满脸愁容,皱起眉头说:辛苦你了,你好好休息吧

我想这个世界应该完蛋了。

早晨,午后,不用说的幸福快乐,原来,幸福竟是如此的简单。

傍晚,母亲和弟弟工作回来。和坐在电视机前的母亲闲聊,母亲说:“你知道附近邻居的事情吗?”

母亲向我娓娓道来一户马来人家庭的故事。

邻居家有五个孩子,最小的二年级,最大的今年初二。父亲当兵,长时间不在家,母亲则在外头作小本生意。由于生意不好,收入受影响,向银行贷款的车子被拖走,同时也欠了大耳隆一笔债。

几个星期前我就发现他们的车子不见了,听附近的邻居说大耳隆不时来讨债,我看着紧闭的大门,到了夜晚也不开灯,心想:大概走了吧。

原来他们仍旧住在那里,因为害怕大耳隆追债,所以夜深了也不敢开灯,就假装屋子里没人。
五个孩子,都辍学了。最小的,妹妹,二年级,最大的,姐姐,初二。

我不禁叹气,摇头,怎么这样。

我的母亲继续说

由于大耳隆不时派人察看,所以就算大白天,那五个孩子也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他们的母亲在外头找了份工作,白天一大早就出门,至深夜才回来。顾家的担子交到14岁的姐姐肩上。

有天家里大概没啥吃的了,顾家的大姐怕出去被人发现,吩咐不显眼的小妹到邻近的超市买米。

我母亲说:看着身子矮小的小妹从半公里外的超市抱着一小袋米回来,大热天的,额头还冒着汗,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回来。

母亲继续说道:拖欠几个月的水费也到了截止日期,水务局已派人切断水源供应。

我妈对我说:你到超市去买点米粮,面包,牛油等等之类的干粮。

我答应了。

当我推着手推车,走到一包包10公斤的白米面前。我看了价格,25元,他娘的我喝一次酒都不只这个数。

我买了罐头,牛油,果酱,面包等等等,总计88元。

当,我们走到名牌商店购买减了又减还是三位数的牛仔裤

当,我们看了电影,吃了宵夜,再继续以酒精麻醉,隔天醒来发现皮包只少了两张蓝色50元时,庆幸:幸好只喝啤酒,没叫小姐陪坐。

当,12月24号,和一群好友到酒吧count down圣诞节的降临,嘴上燃起一支又一支的香烟,手上开了一瓶又一瓶的啤酒,在时针指向12点钟,大声欢呼:merry chirstmas~~~

有谁会关心那五个孩子。

社会本来就不平等,问题是当我们看到了之后还能视若无睹,还能继续"happy new year"。可以不理,可以不管,可以假装不知道,然后说:政府会理的啦。

去你妈的混蛋

About chenghui0706


2 responses to “18/1/10随笔: 88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