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毛,书,逃

想一个人对着自己赌气,躲在家里,窝在被窝里,静静地把一笔一句写在小小本的日记里。
发现我没有日记本,这个习惯丧失了半个世纪,像狼人一样从深夜的嚎啕中苏醒,这不太可能,所以我上来敲敲键盘。

每天摸黑起床,最让我害怕的是照镜子。因为秀发一去不复返,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选择一个恰当的角度审视自己,深色的心灵暗暗地说:保持原样。其实发毛,又移居他乡。没有外来人口,只能自给自足。但,长不起的毛,就是长不起的毛。我不是瞧不起它,是本质上的鄙视它。每晚冲凉洗头,我还是希望它像国庆日的烟花一样,瞬间灿烂夺目,给我一个意外惊喜,隔天睡醒时,头发“砰”的一声长出来好吗?

昨天刚了结一本图书,图文并茂的书。他的芳名叫《爱琴海的文明—古希腊》,我唤她小希。很容易熟若起来,如果你愿意尝试和她接触。泡杯红茶,或者温热的绿茶,跷起二郎腿,把身子摊在椅子上,小心别摔倒,舒服的姿势就行了。在炎炎夏季,或者无风的夜晚,挺适合和她交往。认真地上网搜寻各类的希腊雕塑,“哎呀”轻叹一声,无奈发现许久许久都没有把电脑用在正途上,就是在网友面前放屁,偶尔也闻闻他放的屁,好臭好臭,臭气相投,你来我往,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生活就看似简单地伴着时钟老去。

开始寄往几个月后能不能出国旅行,不出国也行,出门走走也ok,不过时间必须拉得长些,别三不误时就回到办公桌,带点虚幻的人生总是好的,生活没有希望,就自己创造一个希望,浮沉在现实与虚拟中,游走魔幻的边界,我像是个爱幻想的人,的确是。其实,就很想拿着烂背包,带上一把小吉他,随风而去。徒步也好,搭车也好,断断续续前行,为了美好的风景,或者聊得愉快的旅人,暂作休息,隔个一两天,又乘风而去。“微笑吧,我的朋友,太阳在等着我们呢~”作为临别对白,潇洒,成就缺陷美的一种方式。

他娘的,人可以帅到这种程度,就不愧对潇洒这两个字了。

小学的时候,听叶倩文大姐唱的《潇洒走一回》,依旧耳熟能详。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

大度。

愿希腊诸神赐给我勇气,于2010年,失踪一个月。
其实,我根本不信这类玩意儿,觉得神老早就给我了,求神,只为了找个借口罢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