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0

醉啊~~

天空没有异样地黑,凌晨三点钟、。我想起张智诚的歌曲,《凌晨三点钟》。

会说实话的人,不是性格直率,就是嘴边沾酒,我是沾酒的人,就算那一小杯,其实,买醉的人不如求醉的人,我是求醉的人。

很想念的阿
发自内心的感叹,对于感情,我一向都很坦率,其实不然,只有在宿醉后的迷糊时刻,坦然,在这个世界,真的很难。

我想起我们手牵手。
我想起,我们共喝一杯绿茶。

夜空,星星闪烁,可惜,只有孤单的一颗。不能假设如果,如果世界上存在如果,现在也不可能是现实。因为无数人会选择回到过去,至少我会。

明白时间能改变一个人,就像简单的人猿进化成人类,时间长流中,我负责那一份惋惜,不时的唏嘘,感叹,换来一杯有一杯的酒精成品。能摆脱吗?明知道不可能,依旧过着思念泛滥的日子,我是城堡里的公主,等待出现的王子,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公主王子,主观看待一切,仿佛万物只为自己喝彩,其实人生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自己。

其实我蛮害怕酒后的自己写字,因为受不住脚,但是真心话,像水坝的存水,等待泄洪孔的出现,情绪,如长江万里,怎么吐叶也吐不完。爱,总在纠结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姻缘,别对我抱歉,因为我不是你的另一半。

回忆过去,相思像棵树,结相思豆的树,像竹林充满庭院,一切,都必须从相思中看出去。我啊,时刻惦记着你。

其实,寂寞慢慢成了一种习惯,尤其在工作的这几年。孤单的自己,几乎只能和背影闲聊。
寂寞成了一种习惯,孤独成了最好的伴,我爱你成了一种过去式,不再回来的从前,在埋怨之后,我选择酒醒后的祝福。得不到,并不代表失去,,幸福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发生在你的身上,可惜的是,牵你的手的人,不再是我,只是这样而已,这样而已,这样而已。

我走,正如我来,我淡然,正如已经成碎片的心脏,重新拼凑的爱情,或许你的记忆会留下我的蛛丝马迹,但,面对你的人,不再是我。

记忆像车站,人生是航道,相遇本来就是一个意外。既然是意外,不开心的我,却依旧不能释怀。其实,感情,我谁都懂,正因为过度的了解,我才依旧拿着酒精去寻找感觉。虽然是一场空,至少,那个夜,我不醒。醒着,其实比醉了,更难受。

Advertisements

随便写26/5/2010:猜想


猜想

我工作的地点在一间诊疗所的楼上。由于诊疗所里的空间有限,所以他向我们租借一个空房,用作药品的储藏室。三不五时就会有一至两个小护士上来拿药品。想入非非也,别以为像青春电视剧里的小护士,其实不然。最近常上来的是一位板着脸孔的马来妇女。

上来几次,我们都没说过话,更没见过她的笑容。

有次,我细看她的右手,无名指戴着婚姻的信物。
“应该有两到三个小孩”我心里猜想:“或许她的丈夫在远方工作”
惦记着丈夫,还有在上学的两个孩子。

可能她的兴趣是运动,她个子中等,偏瘦,肤色黝黑,像在电视上看到的奥林匹克马拉松运动员。或许她曾经有过追逐梦想的权利,却在中途放弃。追梦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天赋,这需要不顾一切的勇气。
她是对的,如果她肯定她所作的一切,照顾这个家,看两个孩子上学,放学,让久未见面的丈夫看见家中一切井井有条。

这很好,不是吗?

她捧着药品,出来了。

我还未和她说过话。不过,从她锁紧的眉头,一一对照各类药品的眼神,她认真地过她的日子,其实,这样不就够了吗。

我想,她是个好人。
“他会幸福吧”我想。当大门合上,斩断视野的延伸,我的焦点再次聚焦电脑荧幕,脑袋画着一幅她和家人的幸福合照。

这种生活,多好


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猛鬼街/半夜鬼上床:夢殺 影评

https://i0.wp.com/film-book.com/wp-content/uploads/2010/02/A-Nightmare-on-Elm-Street-2010-movie-poster.jpg
恐怖片,俗称鬼片。
这部《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一般。

听友人说,这是一部翻拍的恐怖片。的确,《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在八九年代推出了一系列的电影。
2010年翻拍的这一部,完全能去质疑导演的用意是不是为了借用《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的名而已。有潜能成为一部好看的片子,却因为导演的忽悠处理,变得非常一般般的恐怖片。

恐怖片必须要有一个恐怖先生,可以是破烂脸,不然就是蒙面侠,看起来怪怪就行了。这部片子不能超脱恐怖片范畴,塑造了一个频频爱出现的破烂脸先生。他的本领就是在梦中杀人,也就是当你睡觉时,他就会出现,并且,在梦中对你造成的伤害,现实中也会出现。基本上,在梦里碰见他,你就衰啦。

故事叙述一群年轻人不间断地离奇死亡,在最后两位的幸存者有幸追查真相,并和破烂脸先生对峙,最后逃出生天。

这部电影焦烂的地方在于,频频出现的破烂脸缺少了神秘感,并严重破坏剧情高潮的营造。这部片子的特征就是:不停地吓你—庸俗。

频频露脸的破烂兄,基本上等同于“梦境世界中的叶问”,叶问好歹也会流血,也会被人欺,破烂兄嗜血嗜杀,又不死的精神状态,电影中途,我已深深被他击败。在想着破烂兄有何弱点时,破烂兄就莫名其妙就挂了。很难想象不怕被人把剪刀捅入脑袋的破烂兄,弱点竟然在颈项的大动脉。感觉上,女主角的记忆造就破烂兄的存在,但,为何没有记忆的那几个角色一开始就升天乐呢?其实这种片子无需探讨逻辑问题,片商只想用极少的金钱换取一定的票房,没有壮志的决心,这部商业片子,俗。

气氛的处理方法老套。主角在经历一场虚惊后的五到十秒钟,破烂兄就出现啦。配合突如其来的声效,刚开始还会配合地惊讶,电影中段,我已抓到破烂兄出现的节奏,纳闷地为破烂兄加油:主角们无需挣扎,就此了断吧,我要睡了,诶,不如你来了断我吧,破烂先生~

超过一半的恐怖片都有一个不死达人,而且在片尾一定会再出现。破烂兄,死不了,我心,死矣。

我个人蛮喜欢导演不强调的揭秘剧情以及现实和梦境之间的直接关系,觉得如果换一个方式拍摄,这部电影会得到不错的口碑。

没制造悬疑,固执地杀,坚持地吓,其实这部电影就是拍给爱被吓的同志们看的。

十分给五分,不喜欢用大脑思考,喜欢被吓的同志们,欢迎入场。


随便写18/5/10:结婚照片


翻看旧照片,耳边响起电影胶带旋转的声音。友人结婚了,至今已逾六个月。感触频深,他是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我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

当穿上西装笔挺,眼睛曝露劳累的同时,我也看到他幸福的沾沾自喜。这种快乐是不言而喻的,当然不可能分享,快乐,看起来,也是很自私的。

他们两个,我都相熟,天作之缘,很荣幸可以参加他们的婚礼。

“我会陪你一起哭,一起笑”接新娘当天,他说出他的誓言。“生两个孩子,一个像你,一个像我”对未来,憧憬是美好的。

“如果没有遇上他,”印象中,他曾对我说:“我真不知道现在的日子会是怎样”他很坦诚,坦诚得可爱,我想女方也是这样的想法。

对于生活苛求,像汽车要最豪华的,房子要最大间的,和一个能和你共富贵,共患难的红颜知己相比,显得猥琐。

在微微清风下,牵起她的手,到邻近的公园散散步。不知看了多少回的夕阳西下,因为每一次牵起手的感动,又再重新诠释了美好。如果感动可以唤醒一个人对生活的知觉,你的出现,带来生命的另一部分不可取代的美好。

爱,不过是生病的时候,有人拿药喂你吃,还会在一旁干着急
爱,不过是在你跌倒的时候,陪你一同摔个四脚朝天。
爱,不过是在你鲁莽的陷入财务危机时,一面对你唠叨,一面对你不离不弃。

祝友人:婚姻美满


罗宾汉 robinhood 影评


罗宾汉 robinhood 影评

不错的大片。
一般上,大片指的是制作成本高,或者阵容强大,总之大片的导演就是爱烧钱。所以,大片不一定好看,好看的未必是大片。这部《robinhood》,是不错的大片。

对罗宾汉的记忆,停留在我的童年。“罗宾汉啊?那个很厉害射箭的咯”
“那他为什么不参加奥运会?”
“他。。。喜欢抢劫。。。不喜欢参加奥运会”
“那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不知道。。。故事书说他是好人。。。”
那个年纪的想法,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劫富济贫,梁山好汉。

走入影院,在指定的座位坐下,电影开始了。

以写实的手法拍摄,平等对待任何一个镜头,少了好莱坞夸张渲染的效果,如果习惯好莱坞的表演方式,会对《罗宾汉》适应不良。

没有强有力的特色,就是这部电影的特色:写实。

没有花大钱搞电脑特效,却而代之的是以真实的宏大场景,塑造一个在战争中诞生的罗宾汉,他和我,和你一样,都是有血有肉,有爱有恨。

导演刻画一位平民英雄,一位和我们是如此的相近罗宾汉。他有怜悯之心,但他在诚实回答国王的问题后,遭到囚禁。他被解救后,摇身一变,成了逃兵。

没有一马当先的先身士卒,没有愤血的激情演说,取而代之的是对战争的厌恶,以及践踏老百姓生命的怜惜。

习惯好莱坞模式,会不习惯开场时,罗宾汉的平凡。

“罗宾汉,说到底,也不过是个人”导演仿佛笑着说:“他只不过比较厉害射箭,以及拥有一颗源自于平凡的善良之心”

正因为他的平凡,造就了他的英雄事迹。
时势造英雄,拥有英雄气概的罗宾汉,终究必须在历史的版面刻上他的名字。

这部电影是部写实的片子,没有过度渲染,节奏没有刻意加快,导演没有刻意引导观众,让观众以理性的态度审视这部片子,像个旁观者,看着住在我们隔壁的罗宾汉一点一滴的成长。在影片中,看不到明显的高潮迭。理性的爱情,点到为止的幽默,生活在电影里的罗宾汉,仿佛就坐在你左右,这和好莱坞的英雄主义大片,成了是两个清楚的对立面。由于少用渲染的镜头效果,战争场面不具备震叹性,最后一场英法大战,多一份我不喜欢的冷静。

不像传统的商业片,这部片子少了激情,就我看,较接近纪录片,或者类似自传的电影。以平淡的心情,像听隔壁阿伯述说他的英勇事迹,你会发现这部片子相当赞。

十分给七点五分,警告:本片严厉拒绝嗜血者和急躁者。

我个人相当欣赏男女主角的演出,虽然一个老,一个肥。

原创:欢欢喜喜(http://chenghui0706.spaces.live.com)



随便写16/5/10:自言自语

部落格,或称blog,是不怎么私人的私人空间,大概,大家都有窥视他人的欲望,或者说关心他人的想法。blog的基础建立在,你愿意写,我愿意看;你不想谈,我就没法知道。看起来,似乎,生活中需要宣泄情感或意见或愤怒的时候,写blog是个不错的方式,我在怀疑,我是不是在网上寻求一种认同感,所以我设法让大家知道,我对一部电影的看法,一幕触目惊心的画面,对庸庸碌碌生活的一分钟抱怨。

我一直认为自己非常认同自己。人不能过度自恋,但对于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必须认同,不然很难坚持,尤其是当周遭的人都努力一致迈开脚步,同手同脚一起迈向所谓的“美好生活”时,对和错不再是道德法律原则,而是多人和少数之分。

有段时候,自己因为写了比较容易引起他人共鸣课题,得到的comment比较多,当然,也就大过一。每每十指放在键盘,开始敲击ABC时,就把自己想法以别人较喜欢的风格来写,虽然“别人”可能就是那一两只小猫,类似的想法存在于两三篇BLOG之后,开始不耐烦:迎合别人真的那么重要吗?

曾经有那么几个礼拜,我努力躲在家,寻找已经迷失很久的自己,以及享受避世的滋味。
出山后的第一次友人聚会,我努力地配合大众,笑点放的很低,后来我才发觉,那不是笑点放得低,而是自己在努力扮演一个好好人的角色。这样很累。

生活中,我们努力配合大众,连上网写blog也在努力迎合别人的需求。所谓的特色,只是为了满足群众口味,那不是你的东西,或者说,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只是暂时借用这门行道,图增加点击率。

后来,我就再也不理会别人对我的批评指教,不管是好是坏,这里只是一个喜欢碎碎念的老人在这里发表发表意见。

喜欢以金钱衡量一切的友人铁定会问:那你写来做什么?

有些事情,很难去解释,像对牛说:“诶,你知道facebook很好玩吗?”鸡同鸭讲。

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少的小女生爱拍照,并时时刻刻留意FACEBOOK别人的留言。

或许,每个人都未必可以认同自己。其实,每个人都需要社会的认同,认同有两方面,一是社会的认同,二是自我的认同。

我因为对自我过度的认同,所以,社会的认同,朋友间的认同,并不能左右我的思维模式,我的生活方式。

我时刻怀疑自己的立场,像质疑论时刻在我脑海浮现:你觉得这样对吗?为什么呢?

这种思考模式伴随我一生。希望自己虚心向学,内心修养,比ADIDAS,NIKE,HONDA,TOYATA来得重要太多了。


报社的人,我要的只是尊重

得到别人尊重是一件挺难的事儿。

前几天,我在facebook里意外发现我对电影《初恋红豆冰》作的影评。我本应该很高兴,但是我没有—–因为除了作者署名,其他的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从电脑键盘上打出来的。

“摘自  中国报 影评人 顾左右”
就这几个字,不是我写的。

我很愤怒,很不爽。

我在facebook里发脾气。

友人见状,把中国报总社和编辑部的电话号码给我。他说,他在988电台工作的朋友想做一个关于copyright的专题,想看看报馆对我有什么交待。

“噢,dear~~”
像是骑虎难下,幸好,我自己是相当不爽,于是我在今早十一点四十五分,打了电话,给亲爱的中国报。

“噢~~~原来事情是这样”
“对对对,事情就是这样,我把我的电话留下016xxxxxxx,等你把事情搞清楚了,麻烦你给我一个电话”
“可以可以”

下午四点二十分,我拿起手机,对,电话没响也没有“未接来电”等等等,总之是不耐烦的我,再次联系上我亲爱的中国报。

“是排版的时候弄错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顾左右的名字会在上面”
“那。。。你们在征用他人文章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询问征求得他人的同意?”
“是排版搞错了,顾左右是无辜的,他也不清楚”
“哇。。。你这样讲,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可以在facebook上要求他们把顾左右的名字撤下来,你有权这么做”
“噢。。。谢谢”

听得出来,中国报娱乐部的她,只想息事宁人,打发我走。
没有道歉,没有对不起,只有一句一句的“是排版他们弄错的”

如果我继续追究,打给排版部,他们一定说:“是编辑部传过来的文稿”
如果我继续~继续~追究,打给编辑部,他们大概会说:“是顾左右自己投稿上来的”
如果我继续~继续~继续~追究,找到顾左右,打给顾左右先生,他大概会说:“我也不清楚耶,大概是排版的弄错了吧”
于是,我只可以打给我妈妈,说:“以后帮我留意中国报的娱乐版,看一看他们还会不会登你儿子写的影评”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恰似一张熟悉的脸。
电话响起,我一看手机显示屏“mum” 诶,这个人,我的确非常熟悉。
我接通了电话,说:“妈~~什么事?”
“阿晖啊,你的影评上报章了咯”
“真的?这次是不是中国报影评人顾左右啊???”
“不是噢,这次是顾前后和顾上下啊~”
我晕。
大概不久,应该会有顾东西,和顾南北,可能不久的未来也会出现顾金木和顾火土

如果征用他人文章需要得到对方的同意,在把顾左右的影评张贴在报章上,是不是需要得到他的同意呢?
如果那篇文章不是他写的,他可能会说:“不,我没写过这样的烂东西”
或者“对,那篇是我写的,稿费请准时存入我的户口”

所以,我根本不相信是排版的错误。错的,只有自己清楚。

另外一个情况,就是中国报在采纳他人文章时,根本没有征求对方的同意。
这个也有可能,至于顾左右先生如何变成这篇影评的作者,可能就真的是排版的疏忽。那我就必须在这里向“中国报 影评人 顾左右”大声地说:对不起。错了,就要道歉,我是明理的人。

就只是一个“摘自 欢欢喜喜(http://chenghui0706.spaces.live.com)”
虽然名字是很俗,但,请尊重我,以及其他在网上写文章的同僚。我不奢望拥有什么经济利益,只因为我喜欢写写东西。正因为没涉及经济利益,所以,我更希望得到应有的尊重。我,根本没想要那笔稿费,我只是觉得我不受尊重,像电影《初恋红豆冰》里,botak的那封情书,被马麟凡一模一样地照搬。打架鱼,不会回来;我写的影评,似乎也随着打架鱼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友人通知我,在facebook里,《初恋红豆冰》影评 被炒得沸沸扬扬,虽然那署名依旧是“中国报 影评人 顾左右”
对事情的看法的不同,造就了每个人的不同。我的看法不一定正确,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而已,营造一个讨论的平台,让更多有兴趣的人参与讨论。

copy&paste 的同时,请尊重文章的作者。抄袭别人文章,再把自己的名字挂上去,这更不应该,因为,只有你自己的创作,才能代表你自己。

facebook《初恋红豆冰》影评
请注意“摘自 中国报 影评人 顾左右”
补多一句,我真的不服,看来得到别人尊重,是一件很难的事儿。
在这里感谢link我影评的友人们,至少,我在你那里得到了尊重,thx:)

本文摘自 欢欢喜喜(http://chenghui0706.spaces.live.com)


Updating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