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这几天阿~

喜欢看电影的原因,在于把自身从现实抽离,像向阎王申请准证,投入另一段人生。

阿甘正传,这应该是第七次,前六次的感觉没了,重温旧梦,去感受阿甘的勇气。

我有个同事,热爱中华文化,虽然在我看来他老和极端的种族主义沾上边,但,对于他的执著,我是十分钦佩。

他对中国的热爱超乎想象,无时无刻都能把话题拉至中国的伟大,这是他的长处,如果不做工程师,他可以当一位称职的推销员。

把早晨所听的文明歌颂曲,和现在的心情比较,像把一块冰丢在热锅里翻炒一样的突兀。有时,我们爱把不相干的事物扯在一起,作出一个不相干的结论,这是一种天赋。

最喜欢阿甘的母亲说的一句话: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结果往往出人意料)

是惊喜,还是令人讨厌的香草口味,其实,不管如何,肚子饿了,我们就得吞下;时间凑足了二十四小时,这一天,也就结束了。

昨晚,花了大把时间,上网搜寻苏联解体的原因。原因异常杂乱,众说纷纭下,我想起刚看完的罗马史,仿佛在历史前进的脚步,不是被碾在脚下,就是乘历史前行的列车。和一个平凡人的一生比较,人是渺小,但,文明的主导,历史前进的脚步,正就是因为每一个平凡人所造就的不平凡的事。

有时会抱怨文明,甚至畏惧。它太大了,对于明天另外一个二十四小时的我,明白和不明白,我都没啥改变。

所以,我喜欢阿甘,forest gump,他很努力做他认为对的事。

我知道在我住家附近,有一个慈济残障中心,我每年都去一次,如果以365天分割,我还真不是个人。
我明白在南中国海的另一端,有许许多多的土著没享有应有的公民权益,我从来没去关注,就算在嘴皮上支持,我的双手,还是慵懒地放在脑袋后头,想着今晚要看什么电影,和什么朋友出去。
我清楚了解以色列对志愿救援人士的残暴对待,我更清楚中国富士康已经有十二个年轻人跳楼,我们花时间在关注世界的动态,在所谓的支持,支援,我只是很努力地用滑鼠点击facebook里各个支持这类活动的团体。我发觉我的人生像早晨我在厕所看到的苍蝇,它掉入水中,被表面张力撑起,所以它没掉入水中,但,也飞不起来。

我拿了一张纸巾,对它伸出援手。它爬上了纸巾,疯狂地往空中翱翔,它成了一只快乐的苍蝇。

自由,在处处讲求秩序的社会,是多么变扭的词汇,尤其在这个大家努力工作就为了挣钱,努力挣钱就为了买屋买楼买车买产业,出国旅行,拍照,上facebook上载相片,努力地敲击键盘,努力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存在,就像他们让我们知道他们存在一样,其实,对着一个会发光的荧幕,就认为自己和世界联系上了,我们确实在跟世界联系,但,确确实实,我们和许许多多的人都不像往常一样碰面了。

昨天突发奇想,为什么白俄罗斯叫白俄罗斯
上网搜寻,原来,白俄罗斯的“白”指的是血统纯净的古史拉夫民族,或者说古时候的民族喜穿漂白的亚麻布服装和用白布绑腿,故而得名,又一说白俄罗斯人是从鞑靼人的统治下解放出来的,白寓有自由或解放的意思。

我又好奇了,belarus中文译为白俄罗斯,那么russia为什么不叫儒塞尔呢?

又搜寻一篇,原来那是采用俄罗斯语的发音,像germany一样,不叫杰尔马尼,叫德意志。

这几天的生活,感觉怪怪的,或许,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的心态也差不多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随笔:这几天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