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4/2/2011:我跟你谈 教 育

中文老师是个黄花闺女,走路轻巧,每当跨过我们班教室的门槛时,都像个久未出宫的郡主,小心翼翼,不问世事地过了大半辈子,连别人看她多两眼也会害羞的类型。一开口,没了,美好的形象全没了。“苏轼,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与父苏洵、弟苏辙并称“三苏”。。。”苏联,苏丹,输光光。。。我的脑袋开始接受一些有的没的,那酷似天外飞仙传来的讯号,开始模糊周边人的身影,连坐我隔壁的同学上厕所,我也没发现。我发现都顶上的天花板开始旋转,怎的,突然不转了,诶,它不转,我转起来。下午天气闷热,同学安静上课,实则真不想开口吐字,身子稍微一动,豆大般的汗粒就从毛孔挤出来了。当空气沉寂地只剩下一把诵经的声音,“叮当”,我一个劲地深呼吸,身子急往椅背上靠,双手不停擦眼睛,像极麻将桌上的洗牌,不过牌只有两个–左眼和右眼。

这是一台收音机,只懂得播放文学常识,而且DJ还有点糟,不但不起劲,声音还带着慵懒,和热情的午后太阳相比,太逊,太不起眼了。

考试考什么,老师就教什么。老师教什么,学生就学什么。这种单向式的填鸭式教学,像往冰箱里塞,东坡肉啊,李白太白粉啊,等等等,别说老师们想放什么就放什么,学生们根本没打开冰箱的意思,管你鹅肝还是鱼子酱,没用,我不开就不开,我不听就不听,不学你逼什么我都不学。于是乎,这就是我的中学中文心理历程。

课本,似乎只能是死的。它明确告诉你:这篇课文你必须明白它的主题思想,这个作者你必须了解他的出生年份。。。等等等。这就像把你所需要的营养都化作一颗颗的药丸,维他命C,D,A,蛋白质,脂肪等等等,请问如果捧了一大碟药丸摆在你面前,你在面对形形色色,各种颜色的大小药丸时,你会吃得开心吗?学习,必须注重的是过程,快乐的学习过程,以诱导式的方式去把答案给找出来,而不是直接了当就说:“这个考试会出,是重点,好我们翻下一页”学生是人,不是机械。我们优于机械的地方在于,我们善于思考,可是马来西亚的教育体制,偏偏注重的是”标准答案”。我们能天马行空地问:“老师,诗人他们平时都做什么啊?只写诗的话,有饭吃吗?”老师不可能会回答,因为从来没有学生这么问,因为学生已经被“标准答案”的模式给套牢。

“考试不出,我读来干嘛?”这,就是现今教育体系的关键问题,学习不再快乐,这必然就是痛苦的经历,只有离开学校的周六日,我们才会快乐,我们才会开心。我们没去理会学生学习快不快乐,而是见状后,利用”考试”这一大绝招,把所有该懂的,不该懂的全都分得清清楚楚,然后再塞进学生的脑袋里。

这不是教育,充其量,这只能是教,不能是育。

后话:纯属个人热血冲昏头之略见

https://i0.wp.com/mynextbrain.com/blog/wp-content/uploads/2010/12/baby-smile.jpg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