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1

hanna 少女杀手的奇幻旅程 汉娜 影评:不闷,但也不精彩

http://www.movieposter.com/posters/archive/main/116/MPW-58354

hanna 少女杀手的奇幻旅程 汉娜 影评

内容简介:一个少女杀手在被通缉的过程中,逐渐揭开自己神秘的身世背景。

没了?是的
就这样简单?是的
真的没了?认真地告诉你,就这样,没了

以纯白的冰寒地冻作开场,一头麋鹿不支倒地,射鹿女孩跑了过去,背后受袭,打了一场乱架,诶,原来是射鹿女的父亲。电影开始的十几分钟,场景掩埋在一层又一层厚厚的冰雪里,像是反面寓意这部电影的不单纯。没能让观众活出思路,导演牵着观众的鼻子走,为电影埋下的伏笔已折服我对剧情的不理解所产生的焦虑。抱着期望,走到最后,才恍然发现,这部电影,不过是导演的牛刀小试,或者说只是根据自己的某些兴趣去做一些相关的活动,没什么意义,就只是开心而已。

电影的大特色在于玩转镜头。像打斗时,一个镜头从头拉到尾,之间无画面的剪辑;又如利用旋转镜头把女主角身处的荒凉全然显示,却又特意把女主角占画面的比例特意加大,让人体会一种自信自己能抵抗不良环境的毅力。所以说这部电影是导演的兴趣之作,的确不为过。

音效与气氛的配搭,所凸现的诡异气氛,值得一赞。像随着伪娘杀手轻快的哨声,镜头转至囚禁无辜受累的一家人时,那份奇异特殊的感觉,就像从伪娘杀手的视野去理解这几位无辜的路人甲乙。这部电影的特点大概在于那两小时的视觉享受,去体会,去明白,尝试去了解到“少女杀手的奇幻旅程 ”。

真相,已不重要。但,电影薄弱处就出现在这节骨眼上—–故事内容过于薄弱。或许这也是导演爱怎样就怎样的艺术家性格,一部电影,说白了,就是导演的作品,你看或不看,由得你,他拍或不拍,认真拍或乱拍,也由得他。就一部商业片来看,<hanna>明显没有为剧情高潮而铺设的前奏,更没有通俗感人场面,更更更没有正邪大决战的剧情桥段。以陈述的方式去表达少女杀手的旅程,在些许地方加些修辞,添加一点形容用语,像个老太绘声绘影地向你谈起她的某些经历,却因为某些事情的省略,让你觉得故事内容前后不搭。

追踪杀手少女的大姐大,演技一流,维妙维俏的她,由冷静,到拔枪,到中箭,到失去意识,她的出场就是焦点所在。反观杀手少女,或许角色本身就少了人性,不苟言笑,冷酷的表情,再配上她冰冷的面容,的确是拒人以千里之外,再加上导演在突兀的气氛下特意安排几个笑点,把杀手少女的少女情怀或多或少地曝露,这段不再天真的单纯,诱发的滋味是五味杂粮,该同情杀手少女?还是鄙视这个国家在她身上所作的一切?难道杀手少女从没了解杀人就是不对的吗?或许根本就无需去思考类似这样的问题,这只不过是导演的剧情布置之一,可能根本没有意义。杀手少女的老爸身手了得,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冲突中,我看得实在过瘾,但身份的尴尬—–没亲情的父女关系,为杀手少女的老爸这角色提供一个可有可无的身份。

几条变态杀手,令人赞叹,那怪模样,看了都恶心,印象深刻,挺不错的角色。喜欢那无辜受牵连的一家人,尤其是那对母女,表现不错。

十分给六点一分。不差,不好,不坏,如果你看惯商业电影,别看的好;如果你熟悉艺术,熟悉灯光音效等等画面的调设,可以瞧瞧,不闷,但,也不精彩。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Advertisements

社论:公道自在人心

战国时代,燕昭王成了燕国的国君,为了消除内乱,决心招纳天下有才之士,以重整昔日辉煌。可是,当时并没有多少人投奔他。疑惑的燕昭王便向老臣子郭隗请教,如何才能得到贤良。郭隗给燕昭王说了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位国君,愿以千金购买一千里马。可是三年过去了,连一点消息也没有。这时一位小臣子自告奋勇请求去买千里马,国君同意了。这人用了三个月,终于获晓一千里马的消息。可是赶到哪儿,那匹马竟然死了,只剩下骸骨。小臣子于是花了重金买了骸骨带回去给国君。国君不悦,小臣子于是解释道:“大王连死马都能用重金买回来,更何况是活马呢?”果然,不久,便有人送上三匹千里马。

郭隗说,如果像我这样的老臣子老骨头都能得到重用,比我高明的人一定纷涌而至。燕昭王觉得十分有道理,于是便拜郭隗为老师。果然,燕昭王在位的三十二年,是燕国最强盛的时期,一跃成为战国七雄之一。

一生秉持着民族平等,语言平等的林连玉,林老先生被剥夺公民权半个世纪,而内政部副部长李志亮的回复竟然是:“根据现有的法律,我国宪法明显没有条文可以让任何逝世的人,重新获得其公民权。”

如此不成理由的理由,让我痛彻心肺之际,更让我不得不感慨天道无常,但我始终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世界银行报告书里透露:大马若不解决其人才外流之问题,经济发展将大受影响。试问,连一个终生秉持民族平等,语言平等的林连玉都无法得到平反,人才能不外流吗?

后话:

类似这种说教的文章,我是极其抗拒的。因为我不是说教的人,更没有扎实的文学基础,纯粹兴起,写了这篇杂文,投稿东方日报,没稿费,当然竞争者就少了,竞争者少了,文章见报自然容易得多。

利用一些典故进行说教,是非常好凑文字的方法,多了道理,少了激情;少了激情,文字就不能脱离版面;不能脱离版面,就不能渲染情绪;不能渲染情绪,感觉就沉闷了些。

之所以隔了几周才补上这篇杂文,缘由是一位老师。

前不久返母校,到图书馆借书。碰上一位初中老师,聊了一会儿

我谈起林连玉被剥夺公民权的事儿,他眼神有点不屑地看着我说:“当林连玉在世被剥夺公民权时,大部分的人都是沉默的一群,现在,人都不在了,才挺身而出,说什么必须争取林连玉公民权。。。哎。。。当林连玉最需要他们的时候,有多少人肯为他挺身而出。。。”

权利作祟。为了守住本身的权,只好蒙蔽良知;为了往后的利,证明自己是正义的那方,大力呼喝:“归还族魂林连玉的公民权”。这等人,大有人在,但也不能一竹竿打翻全船人,正直之士大有人在,冷不防,更多的是“林连玉恢不恢复公民权,关我啥事儿?我忙着赚钱,没空!”

也不知是否我们这群流着中华民族血液的汉人,因为过南洋,也就为了嘴上一口饭,才让我们对钱以外的大小事漠不关心。似乎任何的一件事儿,一样物品,人格也好,行为准则也罢都能为之贴上价码。

对国家的感觉,在马来西亚,国家政府就和中国古代朝廷一个样,偏偏我们又不是专制体系,还正是大行其道的民主制度——政府的愚民政策,使民主体系的落后远远被日本台湾抛在后头。

记得我在中国念书的时候,我谈起我是马来西亚人时,对方的反应大多是“你的中文说得挺流利的”

当然,打从娘胎我娘就开始唱中文歌曲,小学中学大学都是以中文为媒介语,能不流利吗?

但,我也因此陷入沉思,因为身份极为尴尬。我不可能说我为马来西亚为荣,不管是双峰塔,超强的语言能力,三大种族和谐,几乎都是表象。国家为了兴建双峰塔负债,三语并重,变得三语病重,种族和谐只偶尔存在于民间,上层的政客似乎都热衷于发表种族言论以套取政治利益。

这大概就是马来西亚的真实景象。我伤心,并不是因为这些问题,而是执政者并没有正视这些问题,继续美化马来西亚和谐的表象。

是叹气也好,是愤怒也罢,无论如何总该做些事儿。

摘录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離開劍橋,我跟一位英國朋友說:我情感上離開不了祖國,如果我​就是遲早有一天要回去,我寧可在最糟的時候跟她一起度過,獻上自​己的一份心力;而不是等到台灣適合人居住的時候,才回去佔前人的​便宜。”

他娘的,偏偏马来西亚的华人有不少的人都老想着移民,捡便宜。如果地球上尽是这些碰上问题就落跑的移民先锋,这个世界只会越来越糟糕,明天不可能会更好。

 


wu xia 武侠 影评:没那么简单

https://i0.wp.com/www.onlinedrama.tv/wp-content/uploads/2011/07/wu-xia-movie-dragon.jpg

武侠 影评

内容简介:故事的开始,一片平和安详。热爱家庭,热爱工作的刘金喜(甄子丹饰演),傻愣的模样,仿佛一日复一日的劳作就是幸福的象征。外头风大雨大,还是家里好。忠于平凡的人,终究不能平凡;敢于冒险的人,偏偏日子过得平淡。两位高头大马的流氓踏入金喜工作的店铺。直肠直肚,开口要银两。没钱?老办法—-砸东西。老实模样的金喜冲向前,硬拼,糊里糊涂地把对方打个鼻青脸肿,无意立了大功。饰演捕快百九的金城武仔细端详,发现原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如果说《功夫熊猫》的外表是中国人,骨子里却是外国人
那《武侠》的外表是外国人,骨子里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武侠》一部现代感极强烈的现代武侠片

环环相扣的推理不再以焦急地来回循步作为画面的配合,反以纪录片方式去提供证据画面,像被放大的血管里的血小板等等,以科学方式为导向,是这部电影的特点之一。就其突破过往一系列的功夫大片,这样的表达方式,作为八十后的我,觉得感觉不错。

金城武饰演的捕快百九,一出场,即宣布甄丹丹的平淡日子,一去不复返。百九的神经质驱散电影一开始的平淡,气氛往傻笑与隐隐约约的不安靠拢。类似的剧情重演,把局外人囊括其中的想象画面,就推理桥段而言,凸现画面与故事上的张力。这或许也是网络上许多恶评不满的地方。

如果说创武侠小说之经典是金庸,那“懦弱主角,经拜师习武,再由老天赐他一段大难不死的经历”则是典范中的典范。如果你抱着这样的心态,抱着想一睹侠义心肠的好汉子,如何闯荡江湖,成就一番功名利禄,对不起,这部电影从里到外,再从外到内,根根本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儿。导演陈可辛,有自己诠释“武侠”的方式。至于,接不接受,见仁见智。

一波又一波的剧情内幕被挖掘,除了造就实力派的汤唯逐渐升格为大花瓶之外,电影的走向,开始走入更深的一层意境:不再单纯

没有单纯的侠义心肠,没有单纯的善良邪恶,更没有单纯的是非黑白

现代感极强的《武侠》似乎和老片子《无间道》有异曲同工之妙—–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正与邪之间的不正不邪,亦正亦邪。

一般的打片,就是一个懦弱不起眼的主角,由于与身俱来的一股侠义心肠,在庞大的恶势力前,自不量力独臂挡车—–为一弱者/老妇/孩童,打抱不平。结果 当然是被轰走,身上还必须受点重伤,才能让隐居郊外的武林高手出手救治。救好了,当然必须磕几个响头,含泪说点老掉牙感恩的话,再磕几个响头,说些拜师的官方语言。在一番扭扭捏捏的双方拉锯之下,终于,冒出一句话:“好吧,我就收你为徒。。。”

《武侠》并没走这条熟透了的康庄大道。

导演,以自己的方式诠释“武侠”

我个人认为,导演陈可辛,做得挺好

电影下半部,似乎都在颠覆,颠覆善良,颠覆正义,颠覆邪恶

打从捕快百九执意要逮捕刘金喜。那一刻,正与恶,黑与白,开始融汇贯通,没人能走出绝对的正义,打着绝对邪恶的牌匾出场。最受委屈的,终究是那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当七十二煞的二将奉命前来抓拿甄丹丹,“刷”的一声,一名老长者被袭倒下。不属于那个年代的激昂电子音乐响起,像电影《钢铁人》般,更像好莱坞超级英雄系列里的各个超级英雄的出场,这音乐代表愤怒,代表正义,代表热血沸腾的甄丹丹出手的时刻。三百六十度的旋转拍摄,一座高大宏伟的巨人雕塑呈现在眼前,甄丹丹没有长高,是他的勇气壮大了他的气势。热爱独臂挡车的正义勇士,如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我宁死,也不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武打场面,不算多,但场场经典。甄丹丹的武打特色越来越明显:快,就是快

电影另一大特色在于:猜不透

打从第一颗牙齿射穿浸药酒的玻璃罐里,我就没一次能作准,预估之后的剧情,似乎成了最难处。最后出场的大坏蛋,的确不错。金城武,甄丹丹,两人都挺好,最赞的,恐怕还属导演陈可辛。

我个人不怎么能接受,当村子里一长者被杀,那村里的乡亲怎么还护着甄丹丹一家,或许是电视剧里太多这种类似的情节,潜移默化,把人性的丑恶统统在最危急的时刻都摆上台面。人,还是善良的吧。

十分给七点八分,就突破过往的武打片,加多半分,八点三分。前半段像福尔莫斯侦探推理,后半段则对正与邪之间的深思探讨,总的来说,不错。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随便写20/7/2011:搬家 告别 如果重来

还是旧的好

下星期搬家。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友人回老家接管父亲的生意,结束打工生涯,带着老婆和满周岁的孩子,算是衣锦还乡。啥关系呢?衣锦不衣锦,穷得发疯,家门始终为你敞开。没人能拒绝自己的孩子回家,只有回家,是孩子的权利。

另个屋檐下的老友,凭着自私自利的心态,老早已物色好房子。走吧,留我一人,乐得清净。问题是,我也要必须搬走。

屋主刚带了几人来看房子,一个有父亲,有母亲,有孩子的完整家庭。

心情不是太好。似乎老提醒着我“你得搬走啦,小兄弟~”

当然必须搬。睡街边,我可不在行。

人,只要和什么东西熟络起来,一堵墙,一个门把手,一阶梯,风尘仆仆的三叶风扇,都是临走前,告别的对象。

有时候觉得自己滥情,像神经病。从小到大都有这个习惯了,我想,还是继续念旧的好。这本领,可不是每个人都有。

没法,搬吧

共事三年的亦师亦友—–白头翁,隔两天,就不再出现,离职了。

搬家,是从一个熟悉环境下抽身,把自己置入一个全然陌生又隐含危险的环境。就我看来,这是不理智。没事儿,就别搬家。多恼人。

房东有啥癖好,有洁癖吗?半夜会唱歌儿吗?会擅自打开我的房门吗?等等等。诸如此类,要烦的事情,基本上源自为念旧找的理由。望着不熟悉的窗户,不熟悉的门,不熟悉的人的脸孔,不熟悉的天花板,不熟悉,太干净的那堵墙,叹气,从口中溜出一句:“还是从前的好”

如是这般,周而复始。人的漂泊是为了寻找“家”的定义。

我已经知道,所以,我想的尽是:安定

共事三年的白头翁,对我是肝胆相照。白的像一张纸。对我照顾有佳,是其次,最喜欢他的仗义执言。偶尔为了心里那块正义,与人辩驳得面红耳赤。五十岁的人了,孩子明年就上高中一了,依旧依旧,直来直望。没长辈后辈之分,凭的就是个“理”字。

欣赏他对华文教育的热诚。

也正因为一个榜样在我面前,我才更明白自己未来是个啥模样。

做自己,是最快乐的。
想到在熟悉环境下,少了几句默契的对答,心里,不免酸了。

或许,也是该,离开了。不为什么,为自己。

那时候,又得告别。最伤的不是别人,是自己。任何一样东西,只要里头加了情感,就超脱平凡,在记忆中,大脑细胞里,占一个位置。用时间换来的回忆,让人伤心得不敢触碰,却又在心满意足下,眼角泛泪,沉睡而去。

这是一场美梦吧,希望,这是个美梦。一觉醒来,如果我身在初中二的课室,身上穿着校服,眼前是一副副曾经的脸孔。我的第一个反应,应该是大哭一场:人生,tmd又要重来啊?

或许,你和我一样,想起某个人,某个来不及说再见的人,某个来不及告白的人。如果重来,你会吗?

我想,我会。

现在呢?

人的一生当中最常说的三个字是:不知道

我,不知道。

https://i2.wp.com/pic.wenwen.soso.com/p/20100104/20100104213327-679984048.jpg


回忆709 bersih2.0—–part2

水弹来了。镇爆队发射水弹。

面对手无寸铁的人民,发射水弹。

我惊讶了。因为天真的我,由始至终都觉得这只是个和平集会,我们的要求不过是要干净选举,这有错吗?直到许多人被水弹击到在地,我才发现,手无寸铁不是个不被攻击的理由。威胁执政党的政权,你就是敌人。

小山丘上的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我的友人问我:“警察不是保护我们的吗?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咻”镇爆队发射催泪弹。大人小孩从游行的街道上向小山丘奔跑,街道上渐渐扬起烟雾,“跑啊”我呆滞了。

我,不是和平集会吗?
我,不是手无寸铁的民众吗?
警察,不是保护我们的吗?
我,做错了什么?

一大袋问题挤破我小小的脑袋,但我没时间静下来思考,因为我已经感受到呛鼻的催泪烟雾。

我边跑边往背包里搜预先放好的毛巾,扭开一点五升的矿泉水,便往毛巾上倒。一个小女孩被催泪弹湿红了眼睛,从我面前经过。她,错了什么?来不及沉思,更来不及沮丧,一位年轻的马来同胞被水弹击中,另一位马来同胞则示意我往他头上倒水以方便清洗身上的辛辣水弹。

我第一次这么紧张。我第一次这么绝望,这么欲哭无泪,我们,不是和平机会吗?我们不是手无寸铁的民众吗?。。。

足足用了半瓶矿泉水才把身上的辛辣水弹清理干净。从他的脸上,我读出痛楚;我能从我的脸上了解,我的心伤。国家的主体是人民。

我想起白岩松的一串话

国家是用来实现我们理想的,不是用来让我们热爱的;
政府是用来为我们服务的,不是用来欺压我们的;
军队是用来保护我们的,不是用来让我们害怕的;
官员是用来替我们干活的,不是用来挣我们钱的;
党是用来凝聚人民共识的,不是用来让人民歌颂的;
人民是用来当家做主的,不是用来被政府当猴耍的。

和失散的友人汇合,六壮士,一个也没少,但,我的心,已经被削去一半。一半是热的,一半是冷的。被超越种族的爱国精神所温暖的心,是热的;本还冀望执政党能痛定思痛,认真检讨内部贪腐问题进而带领国阵与在野党良性竞争,使马来西亚走上富强的道路,这,都是幻想,镇爆队的催泪弹,没把我弄哭,却把我的心阴霾了,冷却了。

六壮士们,边走边谈,打算绕路到街的另一头去,寻找游行人群。

游行群众被催泪弹水弹打散后,重新聚集在马路上。六壮士与游行大队汇合,朝镇爆队的反方向走,不硬碰,是这次集会的目的,更何况我们徒有双手双脚,面对警察,除了逃,还是逃。

“烈火莫熄!”

前呼后应,刮破天际的呐喊,来自异口同声。我,更多的是愤怒与失望。原来,警察不是保护我们,是镇压我们。

两手空空的群众,紧握拳头,当“烈火莫熄!”从民众中响起,向空中挥拳除了表达我们坚定的意志,更表示我们对干净选举改革的决心。

游行大队,再次停下。

镇爆队封堵大路两侧,我们只好再往回走。

滞留在空中的小雨滴,开始慢慢长大。

我示意友人往小路窜,找个屋檐避雨。

“咻咻咻”

催泪弹再次响起。

前后夹攻的民众开始往四处窜。

我们绕到镇爆队身后,那迷样的催泪烟雾以及天空下起的雨,到底意味着什么?

是老天同情的眼泪吗?
催泪烟雾是不妥协的象征,是执政者的冷酷无情
那雨,不过代表我心中的欲哭无泪。

我们踏入了医院的领地,并再次走向街头。

警方与游行民众出现僵持状态。

支持此次和平集会的两名人民代议士与警方谈判。站在人民代议士身后的支持者示意我们安静,因为警方与人民代议士正在协商。

人民代议士要求开放一条公路,以让集会民众和平游行。警方,不肯。

天空重新放晴,似乎寓意这场谈判有了转机。“negaraku,tanah…”不知谁开始唱起马来西亚国歌。我努力不让眼泪轻易掉下来,我发现我身前身后左右的人,都是爱着这片土地,在这片土地生长的人们。我实在找不出理由离开这片土地,我深爱的马来西亚。在我跟随国歌的节奏唱出一个又一个音符时,我暗自许下沉诺:我要留在这片土地,因为这是我的国家,我的国家是马来西亚。

一切,都有落幕的时候。但,不是一切都有美好的结局。

警方拒绝我们的要求,强行逮捕两位人民代议士,示意身后的镇爆队发射催泪弹,驱赶群众。

逃亡。

跑啊,奔啊。人生,不正是一连串的追逐游戏吗?

执著地追求美好的未来,下一代的幸福,操控在你我他每个国民的手中。

hidup rakyat。人民,站起来吧


随便写13/7/2011:随笔投稿

我们是和平游行,并不是报纸上所写的负面报导那样(尤其​是《中国报》)。但对许多人来说,游行示威就是不好,砸车子​,破坏公物等等等,不好意思,这些 我们都没做,但我知道​不接受的人依旧不接受。他们认为走上街头就是不好,有其​他的解决方式,不需要这样激烈。你说激烈,也还好,走路​,喊口号,我们 的一举一动都遵循游行指南上所说的。

至于医院被袭击,我只能​说不能把责任硬全推给示威群众。警察强硬驱散,发射催泪​弹,目的就是打散这群示威人群。我们手无寸铁,当然不可​能硬碰,也没必要去硬碰,只好逃跑。医院前站着不少人,​警察也十分尽守本分,抱着驱逐到底的精神向我们开炮。

当上几个星期净选盟组织向警方协调,要求警方规划​路线,警方态度强硬,完全不留余地的拒绝。之后,首相纳​吉说在体育馆进行就可以,到了示威前一两天,竟然出尔反​尔,说净选盟是非法的组织,申请没被批准等等等。

这 是缓兵之计,扰乱想上吉隆坡示威的群众的决心。可以看​出来,政府的态度就是不想让这次的和平示威成功。如果一​开始就接受净选盟的献议,并派出警察维持 秩序,首​相纳吉会得到全体人民的敬佩,但我相信巫统党内不允许这​类这种威胁政权的示威出现,哪怕是和平示威。308政治​大海啸或多或少被上次的示威 影响,基于前车之鉴,首相不​可能冒这个险。

如果首相态度强硬地拒绝,又破坏了亲民的形象,最好的办​法就是忽悠你,陪着你兜圈子,尽量散布“示威是危险的,​破坏国家秩序”等言论以恐吓想示威的群众。

被警察拘捕

这些光宗耀祖的事情轮不倒我们,回教党里的年轻人冲上前​线,马来人vs马来人,因为马来人知道,如果华人vs马​来人,报纸又可以大写特写以炒作新闻,最后模糊焦点,把​类似种族冲突搬上报纸头版。这次的和平示威的目的是要“干净选举”,焦点也必须放在干净选举上。

沙登,是在野党获胜的选区,选民人数为10万8534​;布城,是国阵获胜的选区,选民人数为8840。

这怎么解释?别说没有提呈备忘录,别说没有提出比较平静​的方式去让政府理解我们对选举制度的不满,因为已经执政​五十年的国阵,只想巩固自己的政权,而不是改变这个国家​。

老实说,那天,我真的很感动。为我的国家感到光荣。

当你看到这么多人热爱这个国家,高喊“烈火莫熄”的口号​时,你,并不孤单,大家都很爱这个国家。爱之深,责之切​。当警方和我们对峙,人民代议士和他们谈判的时候,前头的人示​意我们安静。在享受短暂的安静之后,我周遭的人开始唱起​国歌《Negaraku》

我差点流眼泪,第一次唱国歌,这么感动。虽然谈判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警察仍旧以强硬方式驱散民众。我终于能为​我是马来西亚人而自豪了,因为很多人都爱这个国家,并作​出行动。

我爱我的国家。

《独立新闻在线》的读者来函:http://www.merdekareview.com/read/18085.html


回忆709 bersih2.0—part 1

难下笔,但还是必须写一写,交待故事的来龙去脉。我指的是709和平集会,虽然被政府抹黑成“非法示威”,依旧那句老话,公道自在人心。谁对谁错,心知肚明。

出发前几天,心神不宁,老想着“不怕被抓吗?”“不怕被警察揍吗?”等等。但,当我一想到BERSIH 2.0主席安美嘉本可以抱着律师的专业资格,稳稳当当过一生,却为了马来西亚的未来而勇敢站出来,要求政府:我们要干净选举。想到这儿,我就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

抵达火车站,坐着站着为数不多的人,更多的是在餐厅里喧哗吃着早餐的人们。无聊地摆渡着身躯,脑袋一晃,发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走近一看,原来是许久不联络的老同学。笑谈下,原来目的和我一致,709的和平集会。

聊了一会儿,火车进站,不在同一个车厢,我捧起一本余秋雨散文集,一字一字啃起来了。

北上吉隆坡的火车,像羊群般被牧羊人驱赶,缓缓而行。睡一阵,醒一阵。突然电话响起。一看,陌生的号码,我皱起眉头,手按接听键,“喂”

以下皆是马来语交谈
“你是XX?”
“是的”
“我是警察”
“警察????”
“你是不是要去吉隆坡参加709BERSIH集会”
老大,我心想这个死警察,干嘛在一夜之间办事效率如此之高!快发疯的我故作镇定,用看似平静的语调说:“你是哪一区的警察?”
“吉隆坡”
“噢”我紧张的程度不亚于被抓奸在床,用看似若无其事的语气地问道:“为什么你这么说呢?”
“我们有证人”
“证人?”
“xxx”
TMD,竟敢出卖我!诶,不对,电话的另一头开始发出笑声。
“哈哈哈,你几点到吉隆坡?”
原来是友人假扮警察。

手心直冒冷汗,我才发现原来我怕到半死

抵达吉隆坡,友人有工作在身没能立即前来。只好觅个好位置坐下,继续捧本书咬文嚼字。不久,友人来了,便从他返其住处,途中的闲聊倒还有平时的清闲。

在一段路上堵车了近一两小时,终于到了那晚夜宿的床铺。入夜,往往是意识最清醒的时候,也是危机感最敏锐的时候。

“诶,明天真的要去吗?”
“不是吧?”
“哎哟,好啦好啦,去啦去啦”

友人告知一位朋友从吉打下来,为防警察封锁,特意在七月九号的前一晚就在默迪卡体育馆扎营。电话响起,“喂”

原来另一位关丹朋友也打算在体育馆前扎营。

顿时热血沸腾

老友一脸写着“不是吧”的表情看着我说:“我今天真的很累,你不是也要去扎营吧?”
“都可以,随你”
“那。。。我们明早起来搭地铁过去吧”
“好”

夜深人静,扰人清梦的电话不时“哔哔哔”地响起。关丹友人说大堵车,明早在一地铁站和我们汇合,在一同前往集会地点。还有一位友人说他的弟弟打算加入我们的小组部队,我说好,倒头就睡。

醒来,清晨,阳光微少。晨早的吉隆坡,尤其是今天,道路上的车辆鲜少。孩子,去吧。

我默默背诵前一天在网上看到的游行指南里的一句话“saya akan jawab di makahmah”
意思是,我将会在法庭上回答你所提出的问题—–对付警察的盘问,有权保持沉默。打从一开始,我就已有了被捕的准备。“最坏的情况不就是被抓被捕,然后被凑被打,再不然关个一两年。。。”有了觉悟,就不怕了。

说不怕,是在骗你的。

早餐是港式点心,大声呼喝下,大概通街都知道我们是去和平集会的愤青。

到了说好的集中地,我,友人,友人弟弟和友人弟弟的朋友便买了杯饮料坐下,在麦当劳里。

我一眼望去,对面桌的仁兄的额头仿佛写着:“我是愤青,我来游行”。
友人开话:“小心”脸上的神色开始飘浮不定“我们的周围很可能有便衣警察,我们现在不能提任何“游行”或者“示威”的字眼”

仿佛电影无间道里的卧底干探,我笑出来,因为周遭的空气仿佛布满凝结的冰粒,气氛僵硬,挪动身子,深呼吸,都显得困难。

我问一友人,你看你后边的人物,是不是愤青模样?
他说,你也差不多,一看就知道是来游行的。

原来,愤青的样子都差不多,不难辨认。

不久和关丹友人汇合,正式成立六壮士。冲啊~~~

当然没你想的激烈壮怀,和平集会,和平集会,我们只是和平地集会,表达我们的想法,让执政者听见我们的声音。如果“我爱好和平”还不够贴切,那“我很怕死”这就十足的率真了吧。我来的目的就是,和平集会,和平,集会。

抵达临近的地铁站,发现不时有三两警察来回巡逻。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十一点半”,离正式时间两点钟还有一段距离,于是各自在附近溜达溜达。

气氛依旧僵硬,谈笑间,每个人多多少少带着担心与害怕。

十二点半,人声轰动,从桥的另一端传来。

我们涌了过去,人潮汹涌。我听见煮开自来水的声音,哦,我已热血沸腾。

我们在路旁欣赏奇景,正打算涌入人群中,突然一个白发中年人和一位小朋友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打听之下,原来是位大学教授,站在他隔壁的是他十二岁的小孩。

叫我怎能不热血

教授说,这是机会教育。在一个民主国家,小学中学课本只字不提“民主”,愚民政策的贯彻到底,说白了,就是为了选票。在大选前煽动鼓舞人群,不理智的选民造就不理智的投票结果。教授说的,我明白。

短暂的相聚,六壮士往茨厂街游走。

人潮渐拢,一道响亮的声音划破一片人声混杂——-reformasi  烈火莫熄

声色未必完美,但鼓舞人心
声音未必高亢,但昂起我心中的太阳

REFORMASI
我跟着大喊:REFORMASI!

那一刻,我知道我来的目的。

我来,是为了这个国家。

不单只是干净选举
不单只是因为首相纳吉优柔寡断的言论到后来还出尔反尔
不单只是bersih主席安美嘉的勇敢

是内心正义的呼唤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爸我妈从来都不以我的学业成绩骄傲,从小他们给我的教育就是:做人最重要就是分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的,就去做,错的,就别去碰。

所以,我来了。
所以,我和周遭的人群异口同声地喊出:烈火莫熄

不分种族,不分你我他是谁,如果说旅游局海报上写的“三大种族和谐”是彻底的外在,彻底的表面,彻彻底底的虚伪
那,我告诉你,在这里,看到的是,心心相印的一条心。不能再区分种族,因为我们已经融在一起,我们不再需要华族,马来族,印族的区分,我们就是简简单单的五个字:马来西亚人

我们是马来西亚人

相机手机都举得高高的,除去回荡的“烈火莫熄”,还真像是去观光旅行。因为我们全都是抱着和平的想法,从四面八方来到吉隆坡,为的是表达我们的声音,渴求干净选举的声音。

喝完豆浆(还真有点像观光),我们继续跟随群众的脚步走。头顶上响起螺旋桨强力旋转的声音,直升机来了。

游行队伍不动了。

顶着大太阳,受不了,六壮士的我率先在屋檐下栖息。一队整齐脚步的马来青年朝队伍的反方向奔跑,一问,原来是回教党的先锋部队。由于游行队伍遭到拦阻,只好掉队,带头的,是令人敬佩的回教党先锋部队。

勇啊

调头的队伍,继续游行。

一位带领群众高喊“烈火莫熄”的马来同胞让我在这炎热的大太阳底下,有些许感动。

“REFORMASI!”
我跟着喊:REFORMASI!
“REFORMASI!”
我压抑着情绪,喊:REFORMASI!
“R E F O R M A S I!”

他的声音,早已沙哑。破声的REFORMASI在空中缓缓消散,却激荡着我的内心。我听见控诉,听见不满,听见声嘶力竭后,还勇敢站出街头的一把鼓动人心的声音。

我持续高喊“REFORMASI”
因为他不停,我就不停。

人生的旅途,需要朋友,需要关怀。虽然不相识,但我希望我的声音可以让他明白,你,并不孤单。

人群从商店林立的小街道涌出,心有灵犀地在国家银行前集合。

那场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人头攒动,当“REFORMASI”飘扬在空中时,另一句“REFORMASI”就会将之升华,气氛的热烈,热血之沸腾,可想而知。

有位大婶逢人便派盐巴。当催泪弹来袭,吃盐巴可抵挡刺鼻感。友人二话不说,拿了便直下肚。

十秒钟后,天空依旧晴朗
一分钟后,太阳依旧高高挂
五分钟后,我们问他:“你的盐巴呢?”
他回答:“吃了。。。哈哈哈哈哈”
“催泪弹还没到,你吃个屁啊?”
“我很紧张,盐巴一到手,我就以为催泪弹马上就要来了,没想到。。。哈哈哈”

天气挺热,不过友人的提供的笑话让我们凉快不少。

我们六壮士攀上小山丘,眺望壮观的一幕。

小学的时候,我最喜欢用的成语之一,就是水泄不通。

上了中学,少用了,我觉得太夸张了。那天,这句成语,被我用上了。

水泄不通的街道。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