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7/2011:离开

友人父亲过世。

友人岁数和我相同,和我并不相熟,一副公子哥儿模样,就算窝藏在人群中,也看得出是个富家公子爷。除了爱高姿态,人也不坏。

人的去留,有时候,还真随缘。时候到了,顺其自然,人就必须走了。能坦然看待自己的生与死,但对别人,尤其是身边人的眷恋,却无法做到理性。该放手时,就应该放手,可是我从没想过放手,就像我从没想过双亲会有离去我的一天。在他们眼中,我永远是个孩子,正如在我眼中,他们永远是我敬爱的人。如果生命重来,我还是希望我能做多一辈子他俩的孩子。我想,看着文字的你也是这么想吧。

记得小时候,大概初中一二,不大记得了,我梦见双亲离开,惊醒睁开眼后,发现枕头湿透了。是宣泄吧,也是眷恋,遗憾,与愧疚。

老往记忆中搜,以弥补人生中的遗憾。

前不久看了一部入围奥斯卡的电影《rabbit hole》

故事描述一对失去孩子的夫妻,半年后的生活。那阵痛才如后劲十足的烈酒般,渐渐,像把不锋利的小刀,缓缓,靠近,缓缓,接触,刀口,贴着皮肤,刮了一个口子,血流,大喊,小刀后退了。你抚摸着伤口,用过去的记忆像麻药般涂抹伤口,暂时性的止痛,让你习惯这样的方式从痛苦中解脱。当一不留神,小刀又靠近了。

痛楚不会消失,只是你不在意了。“他”已经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解脱,或许根本没这回事儿,只是假装习惯带着伤口,继续,继续,一天,一天的生活。

前方的路怎么样,有时候决定权不在于我们,但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走这段路,是由我们做主。说是简单,谁能置身事外。我们是人,有感情,会愤怒,伤心,会呐喊。

无论明天是什么样子,该过去的,始终会过去,该留下的,始终带不走。

突然想起一个早逝的学生。未来不尽是美好,不求永恒,求瞬间的闪烁。流星说: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何时会落下,所以我努力地发出耀眼的光芒,每一秒都过得精彩。

一路走好。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