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5/7/2011:生日

https://i1.wp.com/dpnow.com/archives/kos-hp-firework1.jpg

不知从何谈起。我,并不开心。

明天是我的生日,老实说,没什么好开心的。人可分大我,小我,随时随地满足,就算跌倒也可以当作乐趣的小我凭着知足就好,跌倒也要很尽力的想法,这辈子算是顺心如意,没啥好抱怨的了。至于大我,则是令我在地狱深处懊悔,烦恼,或许太多不明白的事,更或许太多事没去做。

一年又过了。展望未来不是一个好办法,说穿,哄自己高兴而已。

我不爽,是极度不爽的那种。因为我住了二十几年的马来西亚不应该是这样子。

无大风大浪,无核能泄漏,无地震,无海啸,无火山爆发,偏偏,人祸特别严重。

大马华人从中国过南洋漂泊,在这片酷似番薯的半岛扎根,生活。一住,子子孙孙都住下来了。我视马来西亚为我的国家,我的家,虽然我与中国有千丝万缕的血脉关系,但我在马来西亚出生,这里就是我的家。

所以我很讨厌华人一些死脑筋想法。例如:移民。

我家是开中药店,作门市生意,常有些叔叔伯伯和父亲寒暄几句,就会走过来,摸摸我的头,说:“以后长大,读多多书,找份安定的工作,有机会啊,就移民咯~”

我不记得父亲当时脸上的表情,但,我知道现在他听到这类移民论的反应是“你看你看,有大把大把钞票,就移民,有没有想过穷人?只顾自己,重来没有献身社会的想法,想到就气啊!”于是红着脸颊的父亲就会和我展开一周一次的《大马华人劣根性》的研讨会,当然只有我和他两人。

我周遭的朋友,许多也是一个样。名牌鞋,裤,衣,要求捐点钱做善事,“哇,要咩?”

同样是一块钱,花在自己身上是对的,捐给更需要的人,就是错的。我不抽烟,现在的我,很想抽烟,我不酗酒,但现在的我很想酗酒。我记得前不久,大概去年吧,我妈叫到超市去买点日常用品,给隔壁的邻居。单亲,孩子最大的十几岁,最小的小学一二年级。记得当时的我把一罐罐的沙丁鱼罐头,一条条面包,以及几公斤重的白米放入手推车。驶向柜台,一看收据,88元,差不多我一个晚上的酒钱。但,手推车里的米粮,却足以让他们吃足一个星期。那时的我,这时的我,再想:不惭愧吗?

这星期六在首都吉隆坡有游行示威,为了干净的选举,也就是不贿选,公正,廉明地进行国家选举。偏偏遭到政府的极力抵抗,并把这项活动视为危害国家治安的暴行。

民主,是一个角力战——-人民对抗政府。当人民释怀手中的权利,全权不理政府在干啥,绝对的权利必然造就绝对的腐败,国家的未来也就随着人民不理朝政,不关怀社会,不关心时事,渐渐地被前进发展的各个国家远远地丢在后头了。

马来西亚是民主制度国家,但处于完全不成熟的民主制度。政府的愚民以及恐吓政策,力图把这个国家的人民搞得只懂得赚钱,花钱,买东西,出国旅游,对于政治,社会,最好就是一副“不管我的事”的心态。不少人是这个样子,对于国家社会的事不闻不问,自己活得很好就好了,还理什么。

悲哀,不写了。祝:好,明天会更好;明天不好,就是我出手的时候了

四年前写了一篇《马来西亚人?》现看看,好心酸。

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2007/05/21/%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4%BA%BA%EF%BC%9F/#comment-732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随便写5/7/2011:生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