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709 bersih2.0—part 1

难下笔,但还是必须写一写,交待故事的来龙去脉。我指的是709和平集会,虽然被政府抹黑成“非法示威”,依旧那句老话,公道自在人心。谁对谁错,心知肚明。

出发前几天,心神不宁,老想着“不怕被抓吗?”“不怕被警察揍吗?”等等。但,当我一想到BERSIH 2.0主席安美嘉本可以抱着律师的专业资格,稳稳当当过一生,却为了马来西亚的未来而勇敢站出来,要求政府:我们要干净选举。想到这儿,我就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

抵达火车站,坐着站着为数不多的人,更多的是在餐厅里喧哗吃着早餐的人们。无聊地摆渡着身躯,脑袋一晃,发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走近一看,原来是许久不联络的老同学。笑谈下,原来目的和我一致,709的和平集会。

聊了一会儿,火车进站,不在同一个车厢,我捧起一本余秋雨散文集,一字一字啃起来了。

北上吉隆坡的火车,像羊群般被牧羊人驱赶,缓缓而行。睡一阵,醒一阵。突然电话响起。一看,陌生的号码,我皱起眉头,手按接听键,“喂”

以下皆是马来语交谈
“你是XX?”
“是的”
“我是警察”
“警察????”
“你是不是要去吉隆坡参加709BERSIH集会”
老大,我心想这个死警察,干嘛在一夜之间办事效率如此之高!快发疯的我故作镇定,用看似平静的语调说:“你是哪一区的警察?”
“吉隆坡”
“噢”我紧张的程度不亚于被抓奸在床,用看似若无其事的语气地问道:“为什么你这么说呢?”
“我们有证人”
“证人?”
“xxx”
TMD,竟敢出卖我!诶,不对,电话的另一头开始发出笑声。
“哈哈哈,你几点到吉隆坡?”
原来是友人假扮警察。

手心直冒冷汗,我才发现原来我怕到半死

抵达吉隆坡,友人有工作在身没能立即前来。只好觅个好位置坐下,继续捧本书咬文嚼字。不久,友人来了,便从他返其住处,途中的闲聊倒还有平时的清闲。

在一段路上堵车了近一两小时,终于到了那晚夜宿的床铺。入夜,往往是意识最清醒的时候,也是危机感最敏锐的时候。

“诶,明天真的要去吗?”
“不是吧?”
“哎哟,好啦好啦,去啦去啦”

友人告知一位朋友从吉打下来,为防警察封锁,特意在七月九号的前一晚就在默迪卡体育馆扎营。电话响起,“喂”

原来另一位关丹朋友也打算在体育馆前扎营。

顿时热血沸腾

老友一脸写着“不是吧”的表情看着我说:“我今天真的很累,你不是也要去扎营吧?”
“都可以,随你”
“那。。。我们明早起来搭地铁过去吧”
“好”

夜深人静,扰人清梦的电话不时“哔哔哔”地响起。关丹友人说大堵车,明早在一地铁站和我们汇合,在一同前往集会地点。还有一位友人说他的弟弟打算加入我们的小组部队,我说好,倒头就睡。

醒来,清晨,阳光微少。晨早的吉隆坡,尤其是今天,道路上的车辆鲜少。孩子,去吧。

我默默背诵前一天在网上看到的游行指南里的一句话“saya akan jawab di makahmah”
意思是,我将会在法庭上回答你所提出的问题—–对付警察的盘问,有权保持沉默。打从一开始,我就已有了被捕的准备。“最坏的情况不就是被抓被捕,然后被凑被打,再不然关个一两年。。。”有了觉悟,就不怕了。

说不怕,是在骗你的。

早餐是港式点心,大声呼喝下,大概通街都知道我们是去和平集会的愤青。

到了说好的集中地,我,友人,友人弟弟和友人弟弟的朋友便买了杯饮料坐下,在麦当劳里。

我一眼望去,对面桌的仁兄的额头仿佛写着:“我是愤青,我来游行”。
友人开话:“小心”脸上的神色开始飘浮不定“我们的周围很可能有便衣警察,我们现在不能提任何“游行”或者“示威”的字眼”

仿佛电影无间道里的卧底干探,我笑出来,因为周遭的空气仿佛布满凝结的冰粒,气氛僵硬,挪动身子,深呼吸,都显得困难。

我问一友人,你看你后边的人物,是不是愤青模样?
他说,你也差不多,一看就知道是来游行的。

原来,愤青的样子都差不多,不难辨认。

不久和关丹友人汇合,正式成立六壮士。冲啊~~~

当然没你想的激烈壮怀,和平集会,和平集会,我们只是和平地集会,表达我们的想法,让执政者听见我们的声音。如果“我爱好和平”还不够贴切,那“我很怕死”这就十足的率真了吧。我来的目的就是,和平集会,和平,集会。

抵达临近的地铁站,发现不时有三两警察来回巡逻。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十一点半”,离正式时间两点钟还有一段距离,于是各自在附近溜达溜达。

气氛依旧僵硬,谈笑间,每个人多多少少带着担心与害怕。

十二点半,人声轰动,从桥的另一端传来。

我们涌了过去,人潮汹涌。我听见煮开自来水的声音,哦,我已热血沸腾。

我们在路旁欣赏奇景,正打算涌入人群中,突然一个白发中年人和一位小朋友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打听之下,原来是位大学教授,站在他隔壁的是他十二岁的小孩。

叫我怎能不热血

教授说,这是机会教育。在一个民主国家,小学中学课本只字不提“民主”,愚民政策的贯彻到底,说白了,就是为了选票。在大选前煽动鼓舞人群,不理智的选民造就不理智的投票结果。教授说的,我明白。

短暂的相聚,六壮士往茨厂街游走。

人潮渐拢,一道响亮的声音划破一片人声混杂——-reformasi  烈火莫熄

声色未必完美,但鼓舞人心
声音未必高亢,但昂起我心中的太阳

REFORMASI
我跟着大喊:REFORMASI!

那一刻,我知道我来的目的。

我来,是为了这个国家。

不单只是干净选举
不单只是因为首相纳吉优柔寡断的言论到后来还出尔反尔
不单只是bersih主席安美嘉的勇敢

是内心正义的呼唤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爸我妈从来都不以我的学业成绩骄傲,从小他们给我的教育就是:做人最重要就是分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的,就去做,错的,就别去碰。

所以,我来了。
所以,我和周遭的人群异口同声地喊出:烈火莫熄

不分种族,不分你我他是谁,如果说旅游局海报上写的“三大种族和谐”是彻底的外在,彻底的表面,彻彻底底的虚伪
那,我告诉你,在这里,看到的是,心心相印的一条心。不能再区分种族,因为我们已经融在一起,我们不再需要华族,马来族,印族的区分,我们就是简简单单的五个字:马来西亚人

我们是马来西亚人

相机手机都举得高高的,除去回荡的“烈火莫熄”,还真像是去观光旅行。因为我们全都是抱着和平的想法,从四面八方来到吉隆坡,为的是表达我们的声音,渴求干净选举的声音。

喝完豆浆(还真有点像观光),我们继续跟随群众的脚步走。头顶上响起螺旋桨强力旋转的声音,直升机来了。

游行队伍不动了。

顶着大太阳,受不了,六壮士的我率先在屋檐下栖息。一队整齐脚步的马来青年朝队伍的反方向奔跑,一问,原来是回教党的先锋部队。由于游行队伍遭到拦阻,只好掉队,带头的,是令人敬佩的回教党先锋部队。

勇啊

调头的队伍,继续游行。

一位带领群众高喊“烈火莫熄”的马来同胞让我在这炎热的大太阳底下,有些许感动。

“REFORMASI!”
我跟着喊:REFORMASI!
“REFORMASI!”
我压抑着情绪,喊:REFORMASI!
“R E F O R M A S I!”

他的声音,早已沙哑。破声的REFORMASI在空中缓缓消散,却激荡着我的内心。我听见控诉,听见不满,听见声嘶力竭后,还勇敢站出街头的一把鼓动人心的声音。

我持续高喊“REFORMASI”
因为他不停,我就不停。

人生的旅途,需要朋友,需要关怀。虽然不相识,但我希望我的声音可以让他明白,你,并不孤单。

人群从商店林立的小街道涌出,心有灵犀地在国家银行前集合。

那场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人头攒动,当“REFORMASI”飘扬在空中时,另一句“REFORMASI”就会将之升华,气氛的热烈,热血之沸腾,可想而知。

有位大婶逢人便派盐巴。当催泪弹来袭,吃盐巴可抵挡刺鼻感。友人二话不说,拿了便直下肚。

十秒钟后,天空依旧晴朗
一分钟后,太阳依旧高高挂
五分钟后,我们问他:“你的盐巴呢?”
他回答:“吃了。。。哈哈哈哈哈”
“催泪弹还没到,你吃个屁啊?”
“我很紧张,盐巴一到手,我就以为催泪弹马上就要来了,没想到。。。哈哈哈”

天气挺热,不过友人的提供的笑话让我们凉快不少。

我们六壮士攀上小山丘,眺望壮观的一幕。

小学的时候,我最喜欢用的成语之一,就是水泄不通。

上了中学,少用了,我觉得太夸张了。那天,这句成语,被我用上了。

水泄不通的街道。

to be continue…..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