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之旅2—-湄公河一天团

晨早六点,清醒。拾起意识,起身关掉风扇,倒下,怀抱枕头,沉湎半梦半醒的美好。翻来覆去,终究不得要领,无奈,抓起电话,一看,六点三十分,恩,不错的开始。

开灯,特意翻了两页散文,为意识脱离慵懒作准备。五分钟后,深呼吸,发布消息:正式起床,嘻,对手脚,对身体,对鼻子耳朵说。

梳洗完毕,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越南—-湄公河

湄公河一天团

湄公河,第一次碰上,是在地理课本里头,随着老师的提示,在地图上寻找湄公河的位置,那时,对湄公河的想法,不过就是地图上的一条长线。从中国发起,途经缅甸,寮国,柬埔寨,由越南作终结点也作起始点,奔向大海。结束,掀起另一个开端。

湄公河的水,流向大海,一路陪伴的沙子,囤积沉淀在湄公河三角洲,使之海岸线每年以七十九米的速度向外拓展。由于地处低洼兼湄公河下游,定期的泛滥成灾,严重影响当地居民,却不减旺盛的生命力——湄公河三角洲拥有越南半数以上的米粮生产以及占白米出口的绝大部分。

“不减旺盛的生命力”是从区域的角度得出的概论。通过数字,通过今年比去年高的gdp,通过平均年收入的增长,很容易埋没苦干实干的低下阶层,忽视他们,忽视个人意义。我不喜欢这样,尤其是牺牲个人利益成就国家,若国家不为人民百姓求富求福,国家的利益代表的更多的是领导人的利益。

话题扯远了,回到湄公河一天团的节骨眼上。

途经两小时的车行船行,经过一个又一个在湄公河上的小小岛,吃喝玩乐下,我豁然发觉:原来老子我来这儿是被当成老外被屠宰的呀。

船夫驱使着龙头木船在奶茶色湄公河上漂流,抵达一小岛,上岸,坐落有序的花草丛林,引领着我们通往一木棚子。导游开话了,说:大家换上衣服,咱们抓鱼去。

“WOW”兴奋了。我犹记照片上所描绘的景象:清澈的小溪上,一女孩手握一条活泼乱跳红色鱼儿,欣喜万分。开心地换上衣服,便随着大队往前走。一段路之后,发现这里并没有清澈小溪,对阿,我想湄公河岛上怎会有小溪呢?小溪应是在陆地上吧。只见导游指着两米深的沼泽深沟说:“下去抓鱼吧”

我的清澈小溪呢?

怎么变成沼泽深沟了呢?

一伙人惊讶之余,也傻愣着微开原本双唇紧闭的小嘴,呆滞地吐出个“啊?”

大队众人相互对看,相互嬉笑下,友人同我,奋而勇之,下去了。

我手拿捕鱼的篮筐,看着先下去的路人甲乙已有收获,我纳闷:怎么偏我逮不了鱼呢?

只见导游大喊一声“HEY”。我的目光紧盯着导游手中的奄奄一息的鱼儿,说时迟,那时快,鱼儿随着导游的手往上一抛,成一抛物线上的点,加速落到沼泽深坑里,就距我身的三四米处。

我脑袋里重复放映导游抛鱼的画面。自望膝陷烂泥巴的自己,倏然发现,自己怎么和玻璃鱼缸里的观赏鱼如此相似。

我想起儿时饲养的小乌龟,在塑料盒里缓缓爬行,偶尔浮潜,偶尔嚼着我给的生菜。我怎地就一个模样阿。

思绪回到现实中,友人和我相对笑,哈哈哈哈,被骗了,哈哈哈

人多,上哪儿都是乐趣。被骗,也能很开心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