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1

随便写26/10/2011:书本《一公升的眼泪》

对《一公升的眼泪》不陌生,重复看了几回的电视连续剧,现看文字版,忆起画面,由不得,鼻酸。

“我爬去厕所,那里距离房间只有三公尺远。走廊寒气逼人,我的脚掌和手心一样的柔软,但手部却如同膝盖一样僵硬。虽然这样怕很难看,但我却无能为力,因为这是我仅存的移动方式。

我感觉后面有人,回头一望,妈妈正站在哪里”

患上脊椎小脑萎缩症的亚也,看着母亲号啕大哭,母亲抱着她也哭了。

“亚也,妈妈知道你很难过,但还是要加油噢。妈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来,别把屁股冻坏了,快回房间去吧。妈妈还有足够的力气背你,即使遇到火灾或地震都会第一个去救你,不要担心,好好睡觉吧,别想那些多余的事情咯”

章节的标题是<妈妈 我不能走路了>那时的亚也,十九岁。正值青春洋溢,年少轻狂的年纪,当旁人都在为高中毕业后的新生活摩拳擦掌,亚也面对的竟=是“走路”“吃饭”这类我看来再简单不过的事。

如果世界上有神,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什么?

我想起一个学生,和病魔抗斗的他,休学复学休学复学,终于,高三毕业,六个月后,病况直落,郁郁而终。那年,他不过二十几。

二十几。

我今年也二十几,近三十,但,我做了什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不晓得从何开始,杂乱无章的生活,无条理地突发各种事端,说不平凡也不是,说平凡又不正确。随性,高兴怎么看就怎么看。

马不停蹄的喜帖,马不停蹄地婚礼,马不停蹄地出席,马不停蹄地自卑,又马不停蹄地回到日常,又马不停蹄地加班,日熬夜熬,马不停蹄地希望退休日子早点来到,又才马不停蹄地明白,人生,也不过是个“瞎”—–没有目标,瞎;没有理想,瞎;没有未来,瞎瞎瞎。

近三十,是应该做点什么了。

https://i1.wp.com/www.tradeduck.com/uploads/28832_11105828.jpg

Advertisements

醉言—女孩,室友

结识一女孩,人挺好,可惜,中断了,联络中断。

碰一陌生人的无故示好,难免有戒心,实话,太唐突了我。仿佛看见笔直的姻缘线松弛,垂下。无声的寂寞最难挨。淡薄的酒精,让我清醒。杂物事儿,碎片心情掩盖真实的自己。实话,我挺心伤。最冷漠的反应就是不加理会,诚然,陷入单方面的网上留言,自个儿说话,像碰壁般的冷酷。不过,就个多话的陌生人,成全的,或许只是万众宠爱的天后。

酒量不好,一罐下来,神智已恍惚。醉语有个好处,就是别人怎么问,怎么提起,都能当作是自个儿神经病,自言自语,自导自演地演出戏儿。不妨,如果你有想法,不妨,不提,就让这模糊的意识恍惚地操动指尖敲击一个陌生人内心的故事。有些事,自己清楚就好,别人的话,我只当瞎折腾。

态度有些傲慢,证明酒精发作,平常的我人不错,这般自吹自擂自捧一番,也无济于事—–缘分尽了,说什么也会不了头,时间没打算回头,自责下的人,才越能见成长。

罢了

我想起大学时候的同窗室友,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其中一件事。

室友喜爱打电动,尤其爱夜晚生活,白天睡觉,晚上打机,如此颠倒的日夜作息,让我懊恼,更绝的是我以沉默反击。这点,伤他太深了。于是沉默了一年半的同窗身涯,让彼此都不好过,他曾经主动找我谈话,但固执己见的自己由始至终仍旧是那一副沉默表情。有回,竟弄得他哭了。我向他道歉,尽管不诚心。后来我搬到另间房,开始新的生活,他也觅得室友,同进同出。

我始终觉得我不对,尤其我们都想把对方改造成自个儿模样—–他期望我和他一样打电动,逍遥快活;我则希望他和我一样努力念书,考得好成绩;问题是,我们谁也不是谁,谁也不是对方。毕业后的两年,我邮寄一张贺年卡给他,里头写着抱歉,对不起。随为时已晚,但我还是想做些什么,毕竟,错的人是我。

现今,遭受冷漠对待,也算应该。人啊,在那远方,我眺望,不见你,着急下渡江,到彼岸,谁知,你已渡过江到彼岸寻觅另个远方。不奢求爱情,但求,无怨无悔。至少努力过,尝试过,我们就不能苛求结果如何。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祝她,他,过得很好。


随便写23/10/2011: 那风,那雨,始终没来

夜深人静,独处时分,那月显得寂寥。

那风,那雨,都没来,守候着破晓前的宁静。我说沉默,你怎么总不语。他不说,就看着我,任由时间嘀哒流逝,任由光阴打在额头留下浅浅的鱼尾纹,任由黑夜占据空洞的心房,那风,那雨,始终没来。

那人,始终没出现。

沉默依旧沉默,安静的始终安静着,不说话的还是不说话。夜深还醒着的人,等候的不是破晓前的黎明,是伴着夜,护着沉默,仿佛有所悟地看着星星,脑袋空空地想着什么。不为借酒消愁,为习惯。

那风,那雨,始终没来


随便写20/10/2011:友人婚礼,认真的人

雨又在下了。近几天的夜,爱哭。

前几天北上参加大学友人的婚礼,旧友间谈笑声不断,重温从前从前那个美好的四年相处的日子。

来往几句“最近怎么样”“工作顺利?哦,原来你还在那间公司上班”,血气方刚的年少生涯,已告段落,披上社会人士的外衣,生活早已不简单。

婚礼上,罕见地心寒—–友人成双成对,心有灵犀地交头接耳,喧闹中倍感孤单。其实友人没变,是我心态变了。静下心沉思:旅行,流浪,是为了填补感情上的空白,用一片美景,用一道佳肴,用大山大海,用异国风情,去填补我内心的空洞。渴望家的男人,注定要出走,渴望流浪的人,注定要安家。像搭了反方向的列车,朝着不是目的地的方向走。田馥甄,寂寞寂寞,看起来,并不好。

婚礼上的欢呼喝彩,佳肴美味,谈笑间,时间过得挺快。隔天晨早,友人领我们吃早餐。美味自是不必说,但新郎新娘之间的默契,让看在眼里的我,浅尝幸福的味道。快乐,是可以感染,幸福,也可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彼岸上,住着一位老友。见证其爱情史的我,终于在无法忍受之下,打通电话。“喂,你是不是把facebook的账号关了?”“哈哈哈哈。。。”

原来老友年轻帅气,引来不少狂风浪蝶,有些就在他的facebook上留下暧昧字眼,惹得大嫂大吵三天。“为了。。内人阿,没法,只好暂时关闭”

老友对爱情的认真,当属同年龄朋友最了不得。你知道吗?一个人最帅的时候,就是他最认真的时候。认认真真地爱一个她也爱你的人,是件幸福事儿。些许朋友的想法会认为这女孩霸道,但,认真谈恋爱的感觉,真好。有爱,真好。我讨厌祝福这类玩意儿,因为我从不相信别人说说几句,幸福就真的会降临,但,我还是诚心地祝福老友:白头偕老。

认真的人,我最欣赏。


real steel 铁甲钢拳 鋼鐵擂台 影评:热血吧

https://i2.wp.com/images.cebuplus.com/real-steel-wide-2.jpg

real steel 影评

生命的轮廓,并非想象中完美无缺,正因为缺陷,更显出完美。

故事简介:无赖老男过着无赖的日子,耍着无赖不要脸的精神利用孩子的抚养权进行利益兑换。生命本来就注定黯淡无光,只是有梦想的人创造了奇迹,认命的人继续无光的日子,但无可否认苛刻的环境逼迫一群有梦的人,一步一步走向认命,一步一步步上无赖男的虚晃人生。当人与人对抗的拳击赛事,逐渐被机械搏斗替代,曾是拳师的无赖男,从翱翔天空的老鹰堕落成无赖狐狸—–世界上没有人想做坏人,所有的坏人背后都有说不清理不明的故事。幸好事情总有转机,上帝平等赐予每一个人改变的机会—–无赖男的儿子小帅男出现。无故一名男孩闯入生活,为无赖男的生活起了化学反应,一开始的不安与烦躁和后来的心心相印,相信明天的美好,明天的希望。

热血沸腾地写写:

无赖男从小帅男的身上一点一滴找回自信,不辜负别人对你的期望一点也不怎么样,不辜负自己的生命,这才显得壮傲高大。

反叛,不畏惧。当小帅男对着想用巨款收购他的机器人时,从主持人手上抢下麦克风,面对权势的无惧地呐喊,对抗的不再是富家女,而是别人口中的命运,认命,听天由命。我想起,我曾经的一位学生正值青春年华,却必须面对癌症的挑战;我想起,曾经到过的智障中心碰上的唐氏综合症小孩;我想起,曾经在中国广西实习时碰上的艰苦民工在烈日下额头挤满汗水时脸上绽露的笑容;我想起,曾经在报道上读过的一篇文章:日本有个知名的小型赛马场,成名的不是独孤求败的不败马,而是屡战屡败却不言放弃的常败老马,慕名而来的都是千里迢迢从大老远地方过来,他们为老马打气,为老马呐喊加油,同时,也为自己不堪的生活呐喊加油—–正因为生活的不堪,才必须越显得勇敢;正因为明天未必理所当然出现,所以我们更应该认真生活,尽力呼吸。

迷途惆怅的无赖男,没察觉自个儿被小帅男的勇者无惧折服,一点一滴地唤醒自己斗志,沸腾自己的热血。夹在金钱与小帅男的坚持之间,无赖男开始改变,开始认真,开始摆开颓废的从前。命运总爱开玩笑,意气风发的当儿,过去犯下的错,羁绊扬帆快跑的快乐日子。忽视,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眼中钉,肉中刺,或许可以承受,但不代表你会因此快乐。

当无赖男依法把小帅男交给合法监护人时,那句“我只希望你努力争取,而不是选择默默地放开我”—-已失去,换来懂得珍惜,换来沉思的机会。

当无赖男携手小帅男重返擂台,对抗无敌机械人:宙斯,像那跨不去的命运,一味叫你认输,因为宙斯是不败——只有相信奇迹的人,最后才能得上帝的眷顾,发生奇迹。

当拳头打在宙斯的头上,并非说明命运不可战胜,而是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

热血吧

人生不可能永远处在高峰,像每一个班级里只有一个第一名一样,但我们能尽力做好每一件事——发出耀眼的光芒并非是因为站在得奖台上迎来群众的掌声,因为我妈说“认真的男人最帅”—-不求成果,但求燃烧斗志,沸腾血液,宁做一颗短暂急逝的流星,也不要做一颗不发光的星球在宇宙默默无语。

迷途的惆怅会扯碎我的脚步,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
虽然失败的苦痛已让我遍体鳞伤,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汪峰<光明>

那一拳,是对命运的正面冲突,是对命运的不妥协,是对燃烧生命的自己最高的敬意。活着的每一秒,都认真地呼吸,面对每一场战役,都尽力拚命,胜负,还那么重要吗?

理性地写写:

一部十分好的电影。如果我曾经使用“一部”电影做量词,抱歉,不是每一个电影都能担当得起如此荣誉——市面上更多的是“零零散散”的电影,而不是“一部”电影,<real steel>值得拥有这个称号“一部”电影。

整体性十分好。当一些电脑特技或者演员的演技什么的引起你的注意,表示这部电影的平衡性还有待改善—–一部好电影是让你不知不觉投入情节中,没让你闲空注意“这个女主角演得真好”“这个电脑特技超棒的”,只有美中不足,才会令你忽视电影的故事发展,把注意力放在那相对做得比较好的部分。

我完全投入其中,没有不逻辑的剧情,没有冷场,没有冗长,各个方面都以堪称绝佳的表现俘获影院里每个人的欢心。

剧情的铺陈也好,剧末的高潮也罢,没一处做得不好。原以为剧末的高潮多少会令人失望,但真没想到气氛如煮沸的101度热水—-极度沸腾。以商业片的角度观察,这部电影实在没地方好嫌的了。剧末的最后决战,相互切换长中近镜头,无瑕疵地呈现最后的战役,气氛轰至最高点。虽然最后几句对白,个人认为有些刻意,但瑕不掩瑜,若能把时长加多半小时,哈哈,好东西怎地都嫌他少。

小孩,老男,女人,都演的很好。小孩的演技令人咂舌,尤其是对着富家女呐喊叫战的那幕,撕裂声音,完美呈现摇滚精神。笑料不断,但不喧宾夺主,这点很值得赞赏,对白的精巧设计,以及剧情的安排,简直把电影提升了几个档次。细节处理得不错,如坏人豪赌最终被宰等等,不漏痕迹,不突兀,不影响片子的流畅度,值回票价。

十分给八点五分,基于最后我差点站起来呐喊助威,加半分,九分。这部电影的强项在于老少咸宜,而且恰到好处,两小时的片长,秒秒精彩,无冷场。不看,你必定后悔。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少见地发现预告片比正式电影来得差劲,也或许电影太赞了~


随笔:109反稀土厂纪事

109反稀土厂纪事

我没打算认真写,只当作趣味玩玩,消遣临睡不多的时间。

上周六,友人致电,一接,不得了,邀约上关丹,享受“革命”乐趣。呵呵,相当然耳,自是不能拒绝之义无反顾。八点晚,乘车一路向北,凌晨一点一刻下车。浑身不是滋味,我坐着睡不着。

寻觅友人预定的房间,见了房东,老太模样,也没心思听她瞎扯,倒在床上,抓紧时间会周公。电话闹钟猛响,双眼凑过去一看,他娘的五点半。天还黑着,两友人也没睡好,便刷刷牙洗洗脸,凝望窗外的漆黑夜色,心里嘀咕:他娘的。

到附近的早市买了面包,三人便上路,往集会的地点走去。在马来西亚,步行,是一种不幸,话说之前通知的关丹友人因为倒在床上不省人事,漏接我二三十通的夺命连环call,终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老衲,败矣败矣阿。

太阳公公还在赖床的当儿,我们三人行已不自觉走了一小时。运气好的时候,怎么挡也挡不住,同理,霉运来的时候,怎么挡也挡不住。关丹友人在温暖的床上执迷不悟,漏接我的夺命连环call,没想到,走在路上,竟然只出现一辆德士。而且,这辆德士,还给跑了。步行一小时半,我们抵达集会场所。我想起郭静的《下一个天亮》,因为我从天黑黑,走到天光光。路,果然是人走出来。

网络流传的版本是“凌晨六点至八点”,抵达时,已七点半,也算荣幸地能参与半小时,诚然,我早在一小时半前已热烈响应号召,努力步行下来,深有感触—–革命不单只要流血,也要流很多汗。

正经时刻到了。诶,怎么就一群人站在哪儿傻发呆啊?有人喊口号了~哦~帅啊~

经历709的和平集会,这场面,犹如小巫见大巫。已能处变不惊的我,还是十分认真地安静地等着。

终于,有人抓起话筒开始演说。“one two three four~!come on~!”

怪了,怎么像是电视里常播放的韵律操健康操的口号呢?头一转,目瞪口呆,“哇,厉害~”原来政府这回聪明了,不搞硬对抗,使出软势力—–利用一群国民服役的中学毕业生大跳健康操。

显然,小话筒敌不了大喇叭的威力,看着表情张力十足的演说者,耳边却围绕着“one two three four!come on!”,全然不是滋味,还发现,这个政府还真没大气度。执政党秉着“打倒异议人士”的态度拿捏手中的恶棍,随便戴上任何一个法律名词,便可以将“异议分子”全治罪。

想起我亲爱的马来西亚华人同胞,屡屡被边缘化,还自以为求神拜佛可以解决政治问题——期望执政党做得更好,听听人民百姓的心声。哎,永远生活在中国上古封建时代,期望有个王,有个贤君带领我们走上富国强兵的道路。哎,甚者,还期望回到殖民地时代,英女王的励精图治,老爹啊,殊不知只要监督机制不完善,一党独大的局面仍旧根深大马政坛,不管是谁上位,谁当首相,都只能应验“权利造就腐败,绝对的权利造就绝对的腐败”。

有人戏笑中国“官僚横行,国富民穷”,他娘的,你不掉回头来看看马来西亚是个什么样子?中国实行一党专制,没有投票权,人民百姓有苦只能往肚里吞;看看我亲爱的马来西亚,虽然有民主制度,但公民没有公民意识,虽然有投票制度,但怎么个两线制衡始终搞不清楚,与其把别的国家踩在脚下讥笑一番,还不如回头看看自己的国家长什么样。我至少知道自己对民主不了解,胜于许许多多对民主一知半解还自以为是妄下定论的无知人士。


八点半左右亲爱的警察开始驱赶人群,振暴队陆续出现。认真的样子,真让我想问他们一句:“大哥,你们这么闲,干嘛不去抓贼呢?”

大家似乎也很明白,公务员也只是听上头指令办事儿而已,混口饭吃。大家也没计较,倒是爽快地和振暴队合影留恋。

人群依旧不肯散去,振暴队也没出动看家武器:催泪弹。没两下子,警察,振暴队皆散去。试问,不得民心,想方设法压制不满的声音,有何用?

关丹友人终于通了电话,共进早餐后,买了返途车票,关丹友人再载我们四处逛逛,解释说,原来前天晚工作至凌晨四点多,我在五点半出招的夺命连环call自然失效了。哈哈,相互对笑,心照不宣:赚钱没那么简单。

吃了关丹夺命keropok香炸酥鱼,清早的一小时半步行的辛劳,立马被抛向九霄云外——太好吃啦!

抵达家门依是晚上九点左右的事儿啦。听父母亲说,当天下午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到访关丹出席109和平集会,惋惜之余,倒觉得没啥关系,只要一颗爱国爱社会爱人的心,我想,不管是天涯海角,热血,总能把我们像链珠子一样,串起来的。

这趟最大的收获在于,感染关丹友人—热血大姐大的豪气。直率坦白地说:“这次还不是关键行动,所以没找你,如果稀土厂当真盖起来,运作的时候,我再找你们!”

稀土厂一年能为马来西亚带来20亿的收入,连续十几年赤字的马国政府不可能把这煮熟的鸭子放飞。这回的109和平集会也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关注,集会地点碰上了不少的老外,据说澳洲国会议员也亲自到访。澳洲公司特意把稀土原料从澳洲运送至马来西亚,提炼后,又特意地运回澳洲,三岁小孩都知道这必然有问题。基于政府对媒体的诸多限制,稀土厂的真实概况,仍旧有不少的关丹民众被蒙在鼓里。关丹友人谈起他一位当警察的马来同胞对他说:“是不是你们华人没有从稀土厂获益,才大闹”反稀土”?”原来这是上头对反稀土运动的解释。

无论大小事,都能染上种族氛围。也似乎,我们大马人也习惯以种族性的想法看待任何事物。若能超越种族去理解问题的本质,这片土地会很好,很好。当我看到一个小孩或者老人跌倒,试问,我会先评断他是华裔,印裔,巫裔,还是会立即把他扶起来呢?上头搞乱,永无宁日。上头是谁,你我心知肚明。唯恐天下不乱,正因为大乱,才不能静下心明辨是非。文明的日子,长远呢~哎~~(又是一声叹息)


12/10/2011随笔:随笔随笔~

天未亮,雨下,滴答地唤醒,我仍旧闭着眼,享受半梦半醒。朦胧中,念起一些陈旧往事。拂去记忆的尘埃,不敢凝视,梦里依旧胆小。晨,无日光,忧郁的气色,被人唤作阴天。小雨浪漫,我却觉得忧郁。气氛不好,设定的手机闹钟响起,空想一阵,起床,刷牙洗脸。

启动车子引擎,驶入重复了N次的上班路线,心想:人,不就这样,度了一生。渡达彼岸,弃干瘪的臭皮囊,升天还是下地狱。。。为了完美来世的幸福,以及现世的个人欲望,按照既定的程序,人生,就无缺,就完美 吗

打开公司大门,一如往常,打开电源,开冷气,开电脑。突然觉得恶心,地球没有你,照常转动;公司没有你,照常营业。逼着哄着,就怕别人的闲言闲语,老从别人眼中寻找自己,别人是别人,你还是你吗

如果明天不再是理所当然,现在的你还会是你吗

假定明天是理所当然,我仍旧不是我。所以,走吧,不是越远越好,是跟随内心的航向。可能近在咫尺,可能在海的对岸。但,不走,就没有抵达的一天。靠,还在等什么呢?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