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言—女孩,室友

结识一女孩,人挺好,可惜,中断了,联络中断。

碰一陌生人的无故示好,难免有戒心,实话,太唐突了我。仿佛看见笔直的姻缘线松弛,垂下。无声的寂寞最难挨。淡薄的酒精,让我清醒。杂物事儿,碎片心情掩盖真实的自己。实话,我挺心伤。最冷漠的反应就是不加理会,诚然,陷入单方面的网上留言,自个儿说话,像碰壁般的冷酷。不过,就个多话的陌生人,成全的,或许只是万众宠爱的天后。

酒量不好,一罐下来,神智已恍惚。醉语有个好处,就是别人怎么问,怎么提起,都能当作是自个儿神经病,自言自语,自导自演地演出戏儿。不妨,如果你有想法,不妨,不提,就让这模糊的意识恍惚地操动指尖敲击一个陌生人内心的故事。有些事,自己清楚就好,别人的话,我只当瞎折腾。

态度有些傲慢,证明酒精发作,平常的我人不错,这般自吹自擂自捧一番,也无济于事—–缘分尽了,说什么也会不了头,时间没打算回头,自责下的人,才越能见成长。

罢了

我想起大学时候的同窗室友,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其中一件事。

室友喜爱打电动,尤其爱夜晚生活,白天睡觉,晚上打机,如此颠倒的日夜作息,让我懊恼,更绝的是我以沉默反击。这点,伤他太深了。于是沉默了一年半的同窗身涯,让彼此都不好过,他曾经主动找我谈话,但固执己见的自己由始至终仍旧是那一副沉默表情。有回,竟弄得他哭了。我向他道歉,尽管不诚心。后来我搬到另间房,开始新的生活,他也觅得室友,同进同出。

我始终觉得我不对,尤其我们都想把对方改造成自个儿模样—–他期望我和他一样打电动,逍遥快活;我则希望他和我一样努力念书,考得好成绩;问题是,我们谁也不是谁,谁也不是对方。毕业后的两年,我邮寄一张贺年卡给他,里头写着抱歉,对不起。随为时已晚,但我还是想做些什么,毕竟,错的人是我。

现今,遭受冷漠对待,也算应该。人啊,在那远方,我眺望,不见你,着急下渡江,到彼岸,谁知,你已渡过江到彼岸寻觅另个远方。不奢求爱情,但求,无怨无悔。至少努力过,尝试过,我们就不能苛求结果如何。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祝她,他,过得很好。

About chenghui0706


2 responses to “醉言—女孩,室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