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

https://i1.wp.com/www.lwjuan.com/wp-content/uploads/2010/06/malaysian-passport.jpg

反思

从小到大,我听过我身边马来西亚华人最常挂在嘴边的论调就是:移民

“有钱,就移民咯”那血腥大口,散漫着铜臭,我皱眉看着他—-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他继续说:“就是我们(我和你不同!请不要用‘我们’!)这种钱不够,不能移民的人才继续呆在马来西亚啊”

按耐激动的心情,但语气和之前相比明显不屑,我说道:“碰到问题就应该解决问题,而不是碰上问题就逃”

最后,他叫我“现实”一点,不要太“理想”。

我问他一句:有钱的人能走,没钱怎么办。我从他表情读出讶异,那双眼透露着“你怎么问这么怪的问题”斜视我。现想想,可能他要表达的是“管我什么事”

我想起前不久报纸网络疯狂连载的<18冷血路人>—-小悦悦事件。一小孩被车子辗过,经过的路人皆视若无睹,直到一捡破烂的路人甲停下脚—–她,拯救的不只是小悦悦,而是社会良知的底线。接下来,关于小悦悦事件的评论瞬时铺天盖地,有的评论社会价值观,有的说良心何在等等等,这件事备受关注讨论,所引发的讨论不再是这18个冷血路人应不应该受罚,而是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良心的门槛还能低到什么样的一个境界,我们的明天是否还会重复上述事件的发生?未来,又是个什么样的形状?

当我听见旁人以旁观者的角度说出类似“中国人真的没有良心”,像颗石子投入宁静的水面所泛起的涟漪——-那,我们马来西亚人有良心吗?

小悦悦事件,与其说是个人问题,还不如归咎社会问题:一个人犯错,是个人问题,一群人犯同样的错,就是社会问题。

我,马来西亚人,又如何?

曾与友人讨论,“假使深夜驱车的你,路经一辆停放在高速路的车子,车子外站着一个人向你招手,你会停下来吗?”
友人的回答接近一致:不敢,怕被抢。

父亲曾和我谈论:为什么我们身边的人,开口闭口就是出国旅行,一个三千五千(元)不在话下,但逢慈善筹款捐款,五十一百就面露难色,难掩难言之隐。

“无论你生活过得如何”我紧记父母教诲“记得停下脚步回头看看穷人”

我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脑子里只装着“发达”两字,不能拨出哪怕是一点点的心思看看周边穷人的影子—–我并没有仇视钱财,我埋怨的是被钱深埋的良心
我不明白为什么许多人都视移民为毕生理想,难道除了逃跑之外,我们不能拥有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勇气吗?
我不明白为什么当国家稽查报告揭露相关机构以“比市价高出几十倍的价格购买用具”时,有些人竟然突发感触:妈的,这么好赚,早知道我就去赚政府的钱

一个人犯错,是个人问题,一群人犯同样的错,就是社会问题。

马来西亚人的问题在于: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

曾有个朋友向我控诉:“为什么一定要出国做义工才算是善心?本地难道没有穷人没有需要帮助的人吗?为什么可以忽视本地的弱势群体,带着什么样的心态出国做义工?”出国做义工没错,但平常连小施小惠小善都不为,还谈什么善呢?到底是伪装的善意,还是社会一股向外流的风气导致。或许,把出国做义工,当成抽离日常的一种方式,转换环境,让回归例常生活的自己,能借由做义工的生活体会,去珍惜,感恩,沉思眼前理所当然的所得。我想,都对。当我们能对“善”“爱”等做深入思考,分不清利己还是利他时,我们循着的是良心,走着的是公道所探的路,所作的,所实践的,是将心比心—-不过就是把别人的痛楚放在自己身上,然后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当我陷入困境时,期待别人的帮助吗?

如果所谓的现实,是 努力赚大钱,努力换大车,努力买大房,深埋的良心忽略周边的鳏寡孤独,对世界一律以钱以金做衡量,你我,何尝又不是那18个冷血路人的缩影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chenghui0706


3 responses to “反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