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之旅3:古芝地道

自1843年,法国舰队以“拯救传教士”为由对越南发动战争,战乱就不曾离开过越南。

难想象一个又一个的年轻生命,被送上战场前离家的情景。或重如泰山,或轻如鸿毛,人生的可贵在于回不了过去,生命则是人生的前提。列强对东南亚发动的私欲殖民地争夺战,为掠夺而占领,为私利而侵略,当希腊罗马时代的辉煌令我向往,当文艺复兴里重新对“人”的思考令我着迷,殖民地战争无疑刮我一记重重的耳光—–在罗马帝国主义下战死的人会少吗?文艺复兴前的教皇教会统治下受冤屈的人会少吗?

有时候会觉得历史过于残酷,后想想,残酷的是人,历史不过负责纪录而已。

经历法国殖民统治,二战日本统治,卷土重来的法国重新殖民,直到恶名远播的美国越南战争—-越战。刚踏上这片土地,印象中的硝烟,战火,仇恨,被高楼,美金,游客,商人所置换,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回忆起一篇记者与越南人民的交谈纪录

“你们。。”记者向对国家经济高速发展而侃侃而谈的越南百姓问说:“难道不憎恨发动越战的美国人吗?”
“中国人统治我们上百年,法国统治了我们几十年,美国侵略残害了我们近几年”越南百姓认真地回答:“这笔帐该怎么算啊?哈哈,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所谓的“好日子”,也就是有米有粮有酒有闲钱,伤口迟早要愈合,一再掰开伤口,是为了博取同情,还是为了紧记历史的教训,我想,对于一个老百姓,或许实实在在过上好日子,开开心心和家人吃顿饭,要比天天想着报仇,天天背诵怨恨,好得多吧。

抵达越南的第三天,我们来到了古芝地道,战争遗留的产物。

炸弹

左边:美军投下但未引爆的炸弹
右上角:物质缺乏的越南抗美军,把未引爆的炸弹切块,边浇上水以冷却锯子切割时产生的热度
右下角:被分割的铁块被重新铸造成新的用具

普提。赵明福从反贪污局坠楼,至今仍未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在政治阴霾的马来西亚,唯有泰国法医普提一人站出来给予一个公正的交代。虽然案件至此已下判,但牵扯上政治势力的坠楼案,似乎永远只能是个谜。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