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2011随便写:道德底线,临教

一些悬空的想法,着不了地,晃阿晃,最终像颗大石压着心头,怪不舒服的。

前不久一不满十八岁的印裔青年被警察开枪射死,结果是不了了之,同一件事,发生在欧洲的希腊,一青少年被警察开枪射死,希腊人群体上街示威。本想息事宁人的相关部门不得不将此案件交由法庭审理。

同样一个十几岁青年,差别何其大。就西方民主的逻辑来说,上街示威的原因是:假如我不上街游行,不为受害人伸张正义,下一个受害的可能就是我。若以东方模式思考,凭的便只是一颗“将心比心”—-如果我受到伤害,我也希望有人伸出援手,或者说“公道自在人心”,就不为了什么,就为了正义,像个鲁莽武夫跳水救人一样,“这是应该的阿”我仿佛听见忠厚老实的武夫说道:“救。。救人怎么还需要理由啊?”

中华文化孕育着中华民族,使之源远流长,至今发扬光大。实话,哪怕中华文化不能掀起学习汉语的新热潮,我也会为我的身世追根究底,不为那花巧的名堂,为发掘自己的独特—–这是“我”的根源。

我最最最喜欢的便是中华文化中的侠义精神。全然无需理由借口,该做的就去做,一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立勇精神,立马上来,一刀子,剐了对方臂上一块肉,血淋淋的刀口似乎愤怒着和脸上严峻的表情极其差异。“说,快报上名来”“清风山庄的清风侠”“啊?原来是。。。快逃”我的妈阿,多帅气阿。惩恶扬善,本持着天下为己任的精神,贯彻一种从头到脚底的正义原则,威武不能屈,誓死遵守君子之原则—–不屈不饶为侠义。多帅阿~真令人向往之。

从理想国度回到现实,却是另个样。还记得我刚从中国念完大学回来,下飞机时正值黄昏时分,红橙的颜色,没落的夕阳,让我百般不是滋味——该何去何从啊?,我心里叨念着回答:走一步看一步。在吉兰丹中学呆了一年,离开学校,辗转至今已第五个年头,踏入社会,才惊觉国家社会的荒唐。

最令我感触深刻的是我隔壁家的马来邻居,因拖欠水电费以及高利贷找上门,不得不举家搬迁—–她,是个寡妇,膝下有五个孩子,最小的不过三岁。我母亲曾在某个中午发现三岁女孩吃力地双手抱着从隔了几条街的杂货店买回来的白米—–原来高利贷不时找上门,所以大白天也紧闭大门,仿如无人在家。那个晚上,我到超市买了八十八元的干粮—–和友人一晚上敲杯喝酒的钱也差不多是这个数目。中学时候的我,对政治的想法,就是脏,老把自己想成一个隐居的文人雅士,耕一亩地,拥着老婆孩子上街,简单的快乐,足矣。当我踏入社会,碰上越来越不公平,不公正,违背正义原则的事儿,我开始懊恼,干嘛是这个样子的呢?

当我把八十八元的干粮交给母亲,母亲回答说:“mmm…这够他们吃一个礼拜的了”,仿有千万支针往我胸口猛刺。人,生来就不平等,但,问题是,看到不公义,不正义的事端,你做了什么?你的反应是什么?我不奢望这个社会的人能从拜金的潮流中抽身而出,但若一丁点的注意力也不能放在这群弱势群体,对于这个社会,我是挺失望的,尤其我听到友人夸夸其谈地说“我不理政治的咧”“哎呀,谁做政府还不是一样,都是要贪钱罢了”。一个人的冷漠,可以是那个人本身的问题,但一群人都如此冷漠,这就是社会出现问题,环境出现问题,政府出现问题。

如果稍有良知,稍有将心比心,我们这个社会不会对弱势群体如此冷感,不会为赵明福坠楼案而急着对自己的孩子说“以后千万不要去管政治啊!”,不会容忍政府一年又一年的贪污受贿以至于削减临教的津贴,还提出让华小临教不能在正值学校假期的第十二个月拿工资。当我看到一再被打压的临教,乃至整个华文教育,我真的咽不下这口气: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获得公平的待遇呢?

“噢,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嘛”我仿佛听见一位又一位的政府官员缓缓道来:“是你们独中自己选择离开国家教育大蓝图的,我们又没有逼你”

曾在中国旅行时碰上一位中国大学生,和他谈起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辛酸史,他不解地说:“老百姓办教育,国家应该鼎力支持,怎么反倒过来,进行打压了呢?”我无言以对。政府纵然有千百个理由可以堵住社会舆论的责难,更可以反过来反咬一口,拿出一大堆的历史证据,我想,对与错,你我心知肚明,别在哪儿耍花拳绣腿,耍花枪。

我不解的是,为什么大家都一窝蜂地找钱找米找粮找女人,但就对社会种种不公义,不道德的事,竟然可以笑而置之。“哎呀,不要谈政治啦,很闷咧”一群大学毕业的学生如是这样对我说“我没有兴趣啦”

这是无奈。我摇头,这是悲哀。

若从他们角度设想:不理政治,不关心社会大小事,我还是可以活啊,那为何我要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大事?

一人一票的民主制,重点在于:每位合格选民都有理性的头脑去投下关乎他们未来的神圣一票。

叹息之余,我也真钦佩执政五十年的国阵所采用的愚民战术,太成功了。试想,小学,中学对民主,对政治只字不提,你叫迈入二十一岁的选民如何决定自己神圣一票情归何处?不理性的选民,只要采取煽动路线(某某民族至上,某某民族剥夺某某民族的权益~),恐吓方法(不入阁等等),选票就源源不断地涌来。越是长大,除了头发不停掉以外,对周遭朋友那套“有钱就移民”“选人不选党”“政府就是要贪污,谁作都一样”等等等,让我不得不对执政党的愚民政策万分佩服。

所以,今年的七月九号,我走上街头。为的不是凑热闹,为的是我谨守的道德底线,我爱这个国家,我爱这里的人,所以,我总想要做点什么。我民族的文化留了这么一句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平事儿,出手吧。所以,当我在七月九号被烟雾弹侵袭,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比我更爱这个国家的人。什么种族,什么贫富,皆是大马人,皆是马来西亚人。希望明天,会更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剥削临教事件,着实让人心寒。

临教的出现,主要原因是政府无法提供足够的师资,造成华文小学的老师人数不足,不足如何开课?应运市场提供的需求,便产生了“临教”这份职业,也间接塑造了许许多多的“伟大教师”模范。像母亲的一位朋友,当了临教十几年,在传说中的“转正培训”下—–也就是为临时教师转为正式教师而特设的培训班,也等了十几年。收入不足两千的他,每天就乘着一辆电单车上学,循循善诱,手执教鞭,华教担子一撑,就是十几个春秋。

我最最最最最敬爱的政府,有钱买不会潜水的潜水艇,有钱买贵了几十倍的望远镜,有钱买两千多万的手镯,竟然说没钱聘请临教。当我张大着眼睛看着年年都有,年年不缺的滥用公款新闻时,我只能对占小篇幅“减少临教津贴”的新闻,直发闷气:他娘的,这是啥世界啊?

当我在报章上读到“当局取消临教第十二月的工资”,倒吸一口凉气的我,缓缓地吐出四字真言:LPPL。你娘的,正值学校假期的第十二月竟然没收入,是冀望临教们去学习如何吃大便吗?接下来“临教被解雇,只须在七天前通知即可”,哇,我嘴巴立即成一”O”型,一句粗口卡在喉间,一时讶异地说不出话来,心想:这和外劳有啥差别阿。。。

若追究问题的根源,临教的出现,本就是政府的师资供应出现不足,姑且不谈为何执政五十年的政府至今为何还没解决华小师资供应的问题,但临教的出现是因为政府的错误导致,问题并非出在临教身上,羊毛还出在羊身上,问题的纠结点还归政府的责任。如今,竟然对临教百般刁难,我再次姑且不论为什么国家有钱浪费却没钱拨款善待临教,政府的长远任务是解决师资严重不足的问题,短期任务则是如何把临教转为正式教师,连我这个平民小百姓都明白的道理,我还真不明白为什么执政五十年的政党既然还不明白。但我知道民主体制下的执政党,只为了选票,如果它做多做少,它都得以维持政权,试问:干嘛还做那么多呢?

20世纪,马丁.内莫勒用他惨痛声音回忆:

“在德国,当他们(纳粹)把魔掌伸向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把魔掌伸向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把魔掌伸向天主教徒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最后,他们把魔掌伸向了我,这时,已经没有任何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大马华人,你,存在道德底线吗?

https://i1.wp.com/www.04138.com/UploadFile/200907/12/2009071252079265.jpg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14/12/2011随便写:道德底线,临教


  • 啊,马来西亚华教之父林连玉……最喜欢他那句语录:“成为马来亚国的国民,是以尽义务、效忠诚为条件,不是以弃母语、毁文化为条件的。”

    我不讨厌政治,因为政治本该是为着人民而存在。但,我讨厌政治斗争,讨厌政治的黑暗龌龊,更讨厌那些为了政治利益和立场而罔顾民意和公平正义的人,尤其那些喜欢仗势欺人的狗官。临教事件同样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先说最荒唐的,堂堂一个执掌国家幼苗教育的行政部门,头儿和狗儿没达成共识,沟通出现问题,各自发表不同言论,甚至狗儿还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在外边乱吠乱咬,对弱势人民行威逼胁迫外加恐吓,伤害他们的尊严。头儿得悉后,就斥骂狗儿一顿以求息事宁人。啊,原来狗儿本身教育程度有限,擅自做主,闹了笑话一桩。这真是可悲的结论!另外,在华小每年都面临师资短缺的情况下,某蠢不但没想办法解决问题,居然还想剥削临教们的福利,拟定什么待遇连印尼女佣都不如的烂鬼合约,试图打击他们对执教的热忱与理想,这让任劳任怨为教育献出心力的临教们情何以堪?亏某还自称2012年“有望”解决华小淡小师资不足的问题。切,连普通市井都知道该怎么解决的问题,怎么一坐上那位置就什么都不会了。唉。

    道德底线这标题很妙。实话,我不知道它的标准是什么,个人认为是一个“人”该具备的最基本人性。709集会我当时有在网上关注,那是马来西亚历史性的一刻,见证一群团结的马来西亚人,为着干净的选举,为着社会公道,勇敢的挺身而出。我想,这种激昂的情绪是会感染的。在砂州、在海外也陆续有类似的集会。我这儿是在一个热闹的夜晚,党员在民众会堂分派黄色的蝴蝶结,很和平。我相信经过709,马来西亚人民一定会更加勇敢,捍卫人民权益,捍卫事实真相,捍卫这片土地。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国家,我们人人都有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