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12/2/2012:谈谈谈,年夜饭,办年货,相聚

来自泰国的网友顺口问说:“话说你国过年气氛怎么样?”

不自觉哑了嘴。。。“基本上,都是钱在作祟阿。。。”我不无感叹地心想:上馆子吃饭—花钱,买一堆零食汽水—花钱,买新衣新裤—-还是在花钱。。。新年的本意非如此,你我都知道那个关于放鞭炮吓走年兽的故事,更是知道大地春满花开,一首首新年歌曲里所描绘的景象。。。但,怎么都像披着羊皮的狼,这披着“农历新年”外衣的消费主义,似乎不断地催促着普罗大众:是时候花钱咯~~! 就连购物商场的收银机也过上一个“用XX信用卡,可以获得多3%的现金回扣!”

谈年夜饭

今年除夕,我们一家到舅舅预订的餐馆享用年夜饭,团圆团圆,团团圆圆,年夜饭又叫团圆饭,名字取得挺好。可我,尤其排斥除夕夜上馆子用餐,一字感想:忙。负责上菜的侍应生很忙,虽然脸带浅浅商业微笑—-一种对陌生人不得不做出的职业性微笑,神情紧张,对着此消彼长的呼唤声,急皱的眉头锁着一点点的不快,嚷嚷着“来了来了”,在人来人往中穿梭而去,消失在人海中,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一手端佳肴一手捧美酒在拥挤喧闹的人流中杀出一条上路,上菜的路。

我呢,在这不宁不静不安不详的气氛里,和表弟表妹们交头接耳说些有的没的。难深聊,仿佛困陷于别人家的大宅院,就说些”这布置装潢挺不错”,”菜色佳肴挺好的”之类的泛泛空谈。不喜欢隔壁桌的大呼小叫,捧着酒杯忙敬酒,更不喜在一片看似热闹沸腾的景象里,误以为这就是佳节气氛。嘴边挂着鲍鱼汁,双眼瞪着烤乳猪,一口未下咽,已来了催促:来来来,多吃多吃。这,不是我心目中的团圆饭,这顶多叫美食汇,像群美食家吃罢一道道菜后,交换意见,议论纷纷。上餐馆吃年夜饭,在我看来,就是花大钱让大伙儿都变成了美食家。

在家里吃的年夜饭,才有味儿。
后话:谢谢舅舅请吃饭,我批评的对象是这个社会既定的消费行为,不是个人,舅舅我没骂你。

谈办年货

年货,无非是些零食汽水,在外加海参阿,发菜阿,甚至一些装饰性用途的新年用品,像假梅花,以红为底色样式缤纷的新年贴图等等等。我心底越发感慨:怎么新年一到,大伙儿就往超市里拼杀,买了一堆汽水零食,和开派队似乎也没两样—–全然公式化的行为,像电视广告大声说的那样:“佳节必备的产品!”他娘的,除了人之外,我还真想不到什么是佳节必备要素。(像肉干,以往唯有在新年才出现的食物,现在只要你想吃,只有你手上有钱或信用卡,你就能享受吃肉干的乐趣了,这就把农历新年吃肉干的乐趣,大大地删一半)

农历新年,因为平时的物质丰富,娱乐生活多样,已不再传承传统意义上的喜庆气氛,或者说,它被休假休息,出国旅游等等看似更为重要的目的所取代了,充其量,华人农历新年不过就是国家公定假日里的其中之一。这也或许是从以往物质匮乏,娱乐节目鲜少的农耕年代步入工业化高科技高速网络时代的必然现象,文明的进步不可避免地和传统进行碰撞摩擦,甚至置换了传统原有的意义,但问题是,我们是否要持续这样的佳节庆祝方式呢?当身边的人都严阵以待,用一箱箱啤酒汽水,用一罐罐小食餐点迎接到访的亲戚朋友时,啥都不买,就打开电视,呆坐在家,似乎也不太正常。这个大问题,还是留给社会学专家去解答好了。新年假期,该怎么过,这由不得别人,主动权还是掌控在自己手中,去旅游,去拜访亲戚,躲在家里闭关修炼,这都由得你—-当浓烈气氛逐渐消散,像碰上黎明的星辰,身上的色彩渐渐暗淡,一切回到原来的模样,沙发桌子椅子都摆回原来的位置,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偶尔还是要夜深加班,生活从热闹欢腾,普天同庆,逐渐过渡到水深火热,紧张无趣单调乏味的日常,免不了在堵车的某一刻心里碎念道:新年,有什么好高兴的。

过年过节,不过是沿途短暂的休息,所谓的人生意义,我不懂,但走在这条路上快不快乐,我是清楚的。不爽,就换个你认为对的方向走吧,别迁怒。

谈相聚

喜欢农历新年短暂的相聚,似乎给缺乏春夏秋冬的马来西亚,一个时间分割点。大地春暖花开,冰雪融化,回春大地等等老古不化的歌词,像个老人叨念着当初的美好,南来,始终有说不完的感触。我这一代,矛盾的一代,有些人有梦想,有些人则认为现实是残酷,有些人被逼离乡背井,有些人迫不及待想逃离这个家园,为了吃饱饭,我们执行着我们认为对的事儿。追求美好当儿,思绪往往在回过头,看着那一双双小孩天真的眼睛,作了个短暂的沉思。脑袋,少有时间呼吸,像晨起刷牙洗脸,已成了设定好的指令,回家吃饭看电视,看似休息轻松片刻,也仿佛是依据既定的规则去执行。所谓的“日常”,以和“无聊无趣”渐渐挂钩,何时画上等号,我也不晓得,但我知道继续这么走,这是迟早的事。所以出走旅行,隔个半个一个月再回到齿轮般的机械生活,那交替的瞬间才觉得:你妈的,这就是人生吗? 于是引发很多很多的思考—–改变环境,给个机会静下心和自己聊聊。

农历新年那短暂的相聚,像铁锤,“砰”地把你敲醒。

几岁了?啊?上二年级了?啊?表姐你女儿上大学了?啊?你女儿也是啊?

诸如此类的见怪情景,但是一个新年,就要重复上演多次。去年,也一样。。。可想而知,明年的情景也大致相同:)

小孩,大可爱了XD

About chenghui0706


3 responses to “随便写12/2/2012:谈谈谈,年夜饭,办年货,相聚

  • Moon Ting

    “冬天已到盡頭,真是好的消息” 小學時一口唱出覺得酸溜溜的,因爲馬來西亞沒有冬天啊。。。但還是,唱下去了,再矛盾也抵不過音樂老師的“藤條燜豬肉”。其實我今年新年也是避年的——被父母拐到國外去,海岸列車上接到婆婆打來的長途電話,親戚家裏人聚齊在烤肉,羡慕不已。。。

    上菜的路,哈哈


  • 记得小时候曾经问过爸爸为什么家里的饭桌是圆的不是方的,爸爸没回答,只说圆的不好么。长大后才知道那是为着方便团圆饭大家围在一起吃饭而存在的。小时候的年夜饭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小时候我们家只有这一天才有炸鸡吃(那时候连KFC/McD是啥都不知道=.=),奶奶在除夕晚就开始分派红包,爷爷就会坐在沙发上边喝啤酒边看我们这些小孩嬉闹,然后我有一次好玩跑去爷爷那里偷啜一口啤酒,瞬间皱眉吐舌把啤酒罐还给他,苦!一年里只有这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熬到凌晨十二点看烟花放鞭炮,说真的,以前的小孩多容易满足呐。现在嘛,还是喜欢团圆饭。喜欢家里每个人都要在这一天想方设法做出一道或两道菜,喜欢一起围在圆桌上吃饭的感觉,喜欢自己做的菜总是特别好吃,然后就开始跟父母互相调侃,探探他们俩以前相遇的罗曼史,说说曾祖父祖母怎么下南洋的故事,谈谈身边等等等的趣事,挺好玩的。不过今年很特别,因为年初一一大早要回乡,剩菜剩饭会很难处理,所以大家决定上菜馆吃。第一次团圆饭上菜馆,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捞生”,挺新鲜的,菜色也还不错。虽然在外面少了自在感,但是最重要的是全家和乐融融开开心心的吃饭不是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