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19/2/2012:周六周日facebook记一记—-启蒙

随便写19/2/2012:周六周日facebook记一记—-启蒙

自从有了facebook,日子就逐渐蒙上混沌个色彩:下班上facebook,吃饭上facebook,打开电脑第一步就是开facebook。facebook有个好处,像行动日记,错,不是日记,是秒记,像个贴身秘书分秒记录你在facebook里的任何一个动作。

现把周六日所发言论所见所为重新整理,张贴,呵呵,活得认真还挺难,随便晃度人生还挺易—–边聊边想,也累计不少文字。只当作这两天的一个记录,没想传达什么,若你有任何感想,欢迎深谈,我深感荣幸。文字的作用,除了记录,就是交流交谈,过去的飞鸽传书到逐渐被淘汰的伊妹儿,以至现在的非死不可,iphone的网络通讯软件。。。当“最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身边,你不懂我爱你,而是我在你身边,你却在玩手机”已成为普遍现象,待人说话,畏缩不踏实的言语中,似乎已把一部分心思放在刷新facebook页面,然后来个like或者“赞”。。。科技的进步,是方便我们还是劣质我们从前的美好,还真不是三言两语能得出一个结论。。。回到主题:《周六周日facebook记一记》

周六,晨早登山,结束一小时左右的劳动后,打开电台,诶,讨论的题目是《学校应该有留级制度吗?》。听来电的听众各说其词,心里也冒出许许多多的想法,互相冲击下,衍生出一个肤浅结论。其实不过杂七杂八的想法而已,感谢任何批评指教。随兴笔谈,未必正确。

18/2/2012 859am

https://i2.wp.com/profile.ak.fbcdn.net/hprofile-ak-snc4/162047_114826998555420_1240548906_n.jpg

988 DJ : 小马
星期六 7-10am 嘻哈M字辈~M4Mind:学校应该有留级制度吗? A 要!这样才能确保学生的水平与基本功有一定的程度。留级不是惩罚,是给学生更多学习的机会。 B 不要!教育制度追求的不该是成绩,而是学习态度。留级制度是考试至上的制度,扭曲了基础教育的根本意义! 来说说你的看法吧!

18/2/2012 1018am

chenghui(俺~)
其实ho,我个人认为(纯粹是个人见解),留级是整个填鸭式教育里的其中一环。留级的最大功能就是逼迫学生去接受考试制度。“留级不是惩罚,是给学生更多学习的机会”,这个就因人而异。有个比例叫93:7,93指的是大部分的学生,而7指的则是小部分学生。教育,到底应该从93(大部分学生)出发去制定相关的教育政策,还是从7(少部分学生)的角度出去去制定政策。“留级不是惩罚,是给学生更多学习的机会”可能对大部分学生是正确的,但对少部分学生则是一种精神伤害,或者说有更好的办法去引导这类少部分学生~比如你刚说的大专技术院校等等

“教育制度追求的不该是成绩,而是学习态度”,这是正确的想法,但是我个人偏见大马教育都是叫你考多多个A,而不是告诉你知识的重要性,或者说,如果没在考试范围的知识,知道了也没用—–这是考试制度带来的必然结果。把话题拉回来,到底应不应该废除留级制,我觉得,我们应该深思的是我们是否应该继续以填鸭式教育以及考试制度作为教育的指导方针。像刚才有位听众说升学辅导,我个人认为这效用不大,有效用,但效用不大。像我邻居的孩子,小学的目标就是upsr多多个A,上了中学就是SPM,统考多多个A,在这十几年的教育里,请问有人关心这孩子到底喜欢什么吗?我们到底花心思在培养孩子的兴趣,还是把自己的孩子变作一部解题机器呢?学习热诚必须建立在兴趣上,既然一开始我们国家教育就不打算以此为教育方针,留级制相对来说,是逼迫孩子念书的不错方式。

你认为呢?

18/2/2012 下午三四点左右

https://i0.wp.com/a4.sphotos.ak.fbcdn.net/hphotos-ak-snc7/s720x720/420403_258950287512778_131733896901085_580053_2077205200_n.jpg

share了一张来自“Ray Chong 就是喜欢原创”的照片,看到一位友人的留言,受不了自己爱说话的性格,又上网碎碎念了一阵。

友人XX留言说:“怎么能污蔑自己的国家呢?”

没指名道姓是针对xx,我留了只字片语在相关留言框框:
“这些事情都有发生,有事实根据,如果我们都不能接受我们国家犯下的错事,我们又怎么能够痛定思痛,保证不再重犯呢?我觉得这张照片的本意是呼吁我们国人多多关心身边的事情,不管事大事小,我们都不能以置身事外的态度去看待,像关丹稀土厂,有些人就认为这是关丹的事,不管johor,selangor的事

引述二战期间希特勒屠杀中的幸存者马丁·内莫勒牧师的一段话:
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后来,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爱之深责之切,若只为了“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而把事实实情掩盖掩埋,我们贪图的是虚荣还是光鲜的外表?这又是为了什么呢?不认错,不为犯下错误负上责任,能进步吗?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

~下午五点,AEC电台收看马来西亚辩论对决,之后,林蔡两位大马政治人物开始充满整个facebook页面~

18/2/2012 傍晚六七点左右

share了网友A 绍 Shawn 陈绍谦的留言:
全场我最喜欢的内容是林一开始的那”小部分”。他提到,马来西亚现在就正从两种族制走向两线制。从国阵执政一开始的分而自治走到现在308后的两线制雏形…我深深期许民主辩论继往开来,更期许马来西亚摆脱分而自治,成功从两种族制走向两线制!

同一时间也share了网友Ahlek Goh(哈哈,其实我不认识)的留言:

<林首长的鸿门宴>

Ahlek Goh
林首长的鸿门宴

看完林首长和菜CD的辩论,我认为在辩论技巧,中文能力方面菜CD占上风。再加上菜CD有“主场优势”(观众提问环节马猾支持者多到爆,发问为题方式够恨,马猾为主的华社论坛等等。。),林首长确实表现处于下风。可是,深入分析你会发现,他们两位都是英文教育背景,不同的是菜CD来自华人政党,华文枪手众多能够帮菜CD恶补中文及提供意见。

菜CD提到63岁跟3岁半比较,63岁做的多,当然也会有错。这句话就好像老爸跟快成年的儿子所:“我吃盐比你吃米多,你要听我的。”

可是我们都知道,63年来马猾所做出的”贡献“跟3年半的行动党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马猾执政多年,他们以往的”贡献“(还是派糖果式的贡献哦)是对选民的承诺,就好象爸爸把小孩生下来就有义务养育他,为他供书教学。如今小孩长大了,意识到老爸以往犯过的种种错误,小孩下定决心不想再犯同样的错,想要比老爸做的更好的时候,老爸来一句“我吃盐比你吃米多”,这不是专制是什么?这不是逃避问题是什么?以华制华是马猾吧。。。

很明显,一整场辩论会马猾只是放大他们以往的贡献,也企图掩盖他们所犯的错,又再度误导及跟人民强调,“你们必须要感恩 (又来感恩论)”,“我们马猾一直以来都有拨款,拨地,行动党做不到“。。 马猾好像还没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们还不明白为什么人民宁愿选反对党都不选国整。马猾如今必须强调的是他们如何解决当前的问题(贪污,华社利益等等),还有跟人民交代为何马猾能够跟问题多多的巫桶合作(什么问题?十只手指数不完,巴生港口丑闻,战斗机非法买卖,养牛风波,体育场倒塌,过度保护国产车,朋党勾结,官官相护,新经济政策,治安问题等等),而不是一而再再二三强调他们以前贡献过什么。

我觉得这次的辩论会简直是林冠英的鸿门宴。

林冠英如期赴约已经是勇气可嘉,令人敬佩。在没有中央支持以及资源不足的情况下,民联依然交出亮丽的成绩单。怎么亮丽?好像林首长强调的,“不吃钱”,“钱生钱”,“钱省钱”,这就是民联该做的,也是把国家发展带回正确轨道的基础。菜CD说他从小爸爸就已经跟他讲钱生钱了嘛,ehlo…,菜CD就好象一个有钱仔(马猾很有实力哦),老爸教他长大要赚大钱,可是他又不用那么辛苦(马猾,国整55年来没什么压力哦),当然会跟林首长说风凉话啦。

至少在行动党身上,我们看到决心,我们看到一个“3岁半”小孩的潜能。

比起“63岁的 ah pek”,临老入花丛一开始还不承认,一直到东窗事发才勉强承认,这就表示马猾一直以来都在大鱼大肉,今朝有就今朝醉,根本没有努力及吸取教训。很明显,一个怎样的政党就由什么样的人领导(不敢想象马猾一百多万党员里面有多少个菜CD,不然翁思杰为什么会输给菜CD? 看看今天的辩论会现场就知道啦,搞到菜CD好像在开演唱会一样,几high一下)。

林首长,这场辩论是你跟全马来西亚人民的胜利。

19/2/2012 早上十点左右

By: 我们要改变 We want to change
【愤怒阿伯好好嘢!!!】

https://i0.wp.com/a1.sphotos.ak.fbcdn.net/hphotos-ak-ash4/428087_324916750878243_144894062213847_770609_262146583_n.jpg
一名“愤怒阿伯” 在“华人在政治十字路口”研讨会上发出尖锐提问,当众质疑马华是帮凶,使到政府在1961年通过允许教长将华小改为国小的教育法令条文,更与马华党员对骂,导致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结果这名来自霹州班台的71岁老人家吴金成,遭到现场约200名马华党员倒嘘,台下的马华党员马上“跳脚”,又是倒嘘又是拍桌子。不过在场的民主行动党党员却掌声连连,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吴金成也马上反击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马华党员就是这样!”

吴金成遭禁止发问第二道问题,但他不堪被马华党员倒嘘,激动的要跟马华基层对骂。

后来,保安请吴金成离开会场,不过当他经过马华党员座位时,指着马华基层叫骂:

“你(们)比我年轻,我是一个老人。”

~上网搜索资料后,发现原来事情没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感慨自己对本国历史知太少,哎哎哎。。。~

19/2/2012 早上十点左右

cheng hui(俺~):

拿督魏家祥解释
“对于吴金城提出的问题,魏家祥回答说,早在1961年的时代,当时的国民学校是指以英语为教学语的学校,其中有50%的华裔学生是在国民学校就读,因此,不能以现有的环境来评估当时的政策。”—–http://www.nanyang.com/node/422571?tid=460

网上搜出的资料,应该是为热心华教人士
“对中学,报告书建议:”为了国家团结,(教育政策的)目标必须是从国家制度的学校中消灭种族性的中学,以确保各族学生在国民中学和国民型中学里就读。”

对小学,《1961年教育法令》第21条(2)规定教育部长有权在认为适当的时候把国民型小学改为国民小学。仅仅上述两项条文已经足以置华文小学和华文中学于死地。

《1961年教育法令》的通过是联盟政府开始推行单元化教育政策的标志。使华教的生存和发展面临空前严峻的考验。《1961年教育法令》接纳《拉曼达立报告书》的建议,使”最终目标”更为明朗化与具体化。”——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ewthread.php?tid=61117

19/2/2012 早上十点左右

share了一则资讯《朋友们!!! SHARE 出去!!!! 不要让更多人受害!照片是真的!ic还不确定! 这个像印度人的华人!

“朋友们!!! SHARE 出去!!!! 不要让更多人受害!照片是真的!ic还不确定!

这个像印度人的华人,特征是公鸡头,中间染了红色头发!在星期三时(15-2-2012)他在(KL sentral) 特地来搭讪我,然后和我交换电话, 过后上火车了他就一直跟我讲话,再向我借电话。不过在下一站(Kuala Lumpur station) 就假装听电话然后就逃跑了. 由于我的书包很重,所以追不到他。骗走了我的电话过后,今天(17-2-2012) 又再次打电话给我, 这次他更离谱了, 他打电话问我说“你还要你的电话吗?要的话去KL sentral 找我!”因为我紧张我的电话,我决定去向他要! 可是当我到时, 看到了他, 他说“要电话吗?等等,我一定会给回你的”, 过了不久我就问他,“你想怎样?” 他说其实我是想试试你这个朋友而已啦! ,他这句话让我觉得很不舒服。说了很久,他开始问我现在有些什么东西,我说什么都没有,他就看了我的书包,他知道我读书一定有带手提电脑。 结果他说了很多话,弄到我头有点晕晕的,一直怂恿我把我的电脑拿出来,尽管我坚持不要,不过我开始有点不清醒了,他说“你不信我是吗?我photostat 我的 ic 给你啦!”。过后他带我到外面,因为我有点不清楚我在做什么,然后不清不楚地把我电脑拿出来给他了。我也不知道,他就叫我乖乖的坐在那边等他。我控制不了,我说不出话,也没有力站起来,然后过了三十分钟,我才清醒,我赶紧去找警察求助。 因为我闻到他身上有一股很重的烟味。”

友人Goh Cher Hou:危险~

cheng hui(俺~):催眠术~小心~

友人Goh Cher Hou:是咯~

cheng hui(俺~):其实ho,我不知道你这么看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想,没有人喜欢当贼当盗,事出必有因,可能是因为贫穷,也可能是周遭环境影响~有些人的想法是“我也是穷啊,我还不是很努力地去工作去打拼?为什么他们不能??”

但,我们不是当事人,他经历了什么我们不清楚,但毫无疑问,我们在努力制造个人财富时,基本上不去理会所谓的“穷人”到底是怎么过得,或者说,穷人关我什么事?我也很穷啊!

试想想一个穷人,教育程度不高,薪水不多,当他拼了老命工作,连三餐温饱都成问题,如果这时候他看到他做非法事业的邻居朋友啥都没干就口袋满满,试问,他那里还可能继续去做“一个好人”~

有时候心情还挺突兀,尤其看到这类新闻,到底是他们的错,还是社会的错,如果是社会的错,那构筑社会的我们是不是该负点责任,尤其当执政党领袖们正掏空国家财富时,我们的伸出援手,这时候更为重要~

soli阿,心情感慨一下,就停不下手~paiseh paiseh~祝你周日愉快~

友人Goh Cher Hou:lol~我习惯了你这套,所以不用说ps~哈哈哈哈哈!其实我就是那种认为“穷人既然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够好好工作?”的人,或许薪水不多,甚至连养活一家人都成问题~但我觉得抢劫或犯法就是不对~我坚信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虽然我现在想不到~但肯定有比做贼更完美的办法~

另外,还有1个办法,就是我们一起来帮助这些社会的”受害者“,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当每次我看到校园暴力和医院设施问题,又甚至是抢劫案一次次的上报~我就想,政府到底有没有正视过这些问题~为什么我们投诉到教育局,那些教务员或医护人员只受些轻罚,甚至”无罪“~有时我在想~这也应该是社会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自己教育好下一代~别让他们走上不正当的路线~~ (我好像讲到很乱~其实也不知道怎样表达啦~哈哈!如有误解请原谅~XD)

cheng hui(俺~):我赞同你说得“投诉”,这是反映民生的最重要手段,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改变我们自身的习惯,打个比方像“报警”,很多人都认为小事无需报警,大事找他也没用,但这其实是反映我们日常受贼阿盗阿的频密次数,因为有相关纪录,警察局才不能抵赖说“犯罪率下降”之类的不合逻辑言论—–没有人报警,犯罪率当然下降拉凸=_=” 像上次你的东西不见,之后去报警,真值得让人一赞~

抢劫和犯法绝对是错的,但如果犯错无须负上任何责任,只需要丢钱了事,这样的社会只会助长犯罪分子利用更强大的手段去欺诈去盗骗数目更可观的财物,若被抓到,就撒钱了事,更可怕的是,执法单位和犯罪分子五五分帐,walao eh这个国家还可以住吗??

我的想法是,不能要求别人有和你我一样的道德标准(马的,我承认我没有很高拉~),反之,应该看看当下的环境当下制度底下到底把弱势群体逼到什么困境。

如果每个人都有崇高的道德理念,我们也无须要法律法规这样的东西了。我坚信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但问题是,政府不解决,或许你我他就应该出点点微薄的力了(你是有拉,我是真的没有拉~哈哈哈哈哈)

友人Goh Cher Hou:其实,那时我去报警,也有些原因是让公寓的管理员有一个记录,让他们统计那年的偷窃案次数的一个过程~过后,我有些朋友也因为某些事情也去报警~我也问了他们,为什么明知道没用的东西,还要去报警呢?他们就像现在的你这样告诉我:”其实报警也是为了要让警局有记录,因为他们也会统计这些犯罪频数的啊,这样他们也没借口偷懒还是说不注重这方面的情况。。“听了之后,就想自己还好当初有报警~所以让警局有个记录。。。

后话:我真欣赏自己的八卦呀~哈哈哈哈哈

19/2/2012 下午一点左右

share了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导
这场“马来西亚华人在政治十字路口:两线制是否会成为两种族制?”为主题的辩论会由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主持。由于现场气氛炽热,情绪沸腾,他提醒双方支持者保持冷静,“勿以声量取胜”。《马国大选前热身战 蔡林“王对王”世纪辩论》—http://www.zaobao.com/yx/yx120219_002.shtml

share了【民联百日新政橙皮书的十项制度改革】
1- 諭令收費大道股權國有化,廢除過路費。
2- 重塑國家津貼,轉為用於支付人民的津貼。
3- 重組公務員薪資,老師每月薪金提高500元,每年給超60歲國民1千元。
4- 將已私營化的水務特許合約歸還予政府。
5- 為城市與半鄉區提供免費無線上網。
6- 把FELDA園地交給第二代及第三代居民。
7- 把沙、沙、丁及吉石油稅提至20%。
8- 廢除內安法令。
9- 全面改革國家機關如:選委會,反貪會等。
10- 解決沙的外來移民已獲公民權課題,以及各種貪污醜聞。

详文: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34809513272155&set=a.234809439938829.57817.170876719665435&type=1&ref=nf

最后以一张照片结束思想冲击

~结束 the end 祝:好~

About chenghui0706


3 responses to “随便写19/2/2012:周六周日facebook记一记—-启蒙


  • 哈哈,昨天傍晚就坐守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王与王的交锋,很精彩。林老大前半段表现不错,可惜到后面失去主场优势,发问题的人马明显都是对手派来玩针对的。印象深刻的是他四两拨千“金”之说:钱筹钱、钱赚钱、钱生钱、钱省钱。要怎样钱省钱?不吃钱就省了嘛。这是在回答菜桑的“如果反对党当上中央政府,有何详尽的城市规划”时发表的。虽然有点没对到问题上,而我确实也想听听看他们实际的城市规划,但首先要说的是,在规划前不是应该先做资金筹备么?没钱怎么去规划?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贪污贪官吧,不要到时又出现什么养鸡养鸭养牛养羊的事件啊。至于菜桑嘛,对他刻意挑拨种族议题有点鄙视,更反感他刻意提起利用我母校,虽然他后面表现越来越好,个人认为很大部分是台下有很多他的支持者的关系。不理性的说,我讨厌他!!!

    Hmmph…个人对FB不是很热衷,但是不得不承认它很好用。可能在msn或手机联络不上某位朋友,只要上FB就一定可以找到对方,甚至无需多久就已经有回复了,汗颜~

    • chenghui0706

      “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贪污贪官吧,不要到时又出现什么养鸡养鸭养牛养羊的事件啊。”这点我绝对赞同阿~

      台下的支持者。。。素质简直是超级烂。。。感觉上像黑帮起哄。。。老大在台上演讲,小弟在台下助威。。。汗颜阿。。。


      • 实话,我忘了去注意辩论会的主题,没想到两方都偏题了。关于两线制会不会沦为种族制,我个人倒是非常支持两线制,毕竟唯有两线制或多线制才能避免一党独大,避免滥用权力,双方彼此监督,才能保障人民利益,减少贪污腐败,不浪费国家资源,在竞争中提高两线的服务素质与表现。至于种族制,我根本就觉得那是政治人物用来争权牟利的手段。明明种族间没那么多问题,甚至个人认为各族来往得还挺融洽和谐的,却因为政治斗争开启了种族议题,导致一些偏激分子开始互相攻击,国人也逐渐在这个环境下开始戴起有色眼镜,一点风吹草动就归咎于种族问题,岂不知造成种族歧视的源头正是政治它本身么?有本事的话,就全国人民一律平等,取消所谓的种族配额,创造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否则以现阶段的政治体系来看,其实就已经是种族制了,又跟假设变成两线制后的种族制有什么差别?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两党的表现我相信电视机前的观众也会看在眼里。欣赏林老大的谈吐,先聆听别人说话然后再做答辩,突显出另外一位菜先生表现得不够大方,太急躁了,别人话还没讲完就插嘴,有失身份。台下党员的素质嘛,冒汗之余我真为马来西亚教育出这等大吼大叫颠倒是非的流氓而感到悲哀。不是大声就可以赢,这个社会是讲求证据的,虽然赢了场面,结果却输了面子,到头来失去人民的信任,值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