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3/4/2012:杂谈325抗议大会,黄衣人,忍辱哥

325师资短缺抗议大会

持续一周的“拳打部长事件”,仍旧蔓延燃烧。报章对“打还是没有打”进行铺天盖地的报导,我也清楚报章受现有的媒体法令控制的难处,但325抗议大会结束一周后,持续三十年的师资短缺问题,依然得不到相关部门的正式答复。尽量回避,答非所问,是预期中的事儿,但“拳打部长事件”成功模糊焦点,甚至把民众的注意力聚焦在奇奇怪怪的枝节部分,老老实实让我大吃一惊。满腹的惊奇与无奈,没让我茶饭不思,但却让我对周边的朋友乃至大马社会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别冀望我谈什么智慧想法,我是个凡人,更是个粗人,就当我无聊啰嗦。

不管是故意也好,不小心也罢,“拳打部长事件”,确实把焦点转移。持续困扰淡小华小的师资短缺问题,依旧摆在哪儿,等着生尘之余,我想,就是看受影响的几千间华小淡小如何踏入更恶劣更凶狠的情况。犹记当天,陆续抵达的老老少少,或许大家学历见识不尽相同,但能成为参与者,心里都同样抱着同一样的想法,对师资短缺这一老问题表达关注。一个不见太阳出来的时分,迷糊中上了大巴士,从天黑到天亮也不过转眼瞬间,抵达新纪元,看着持续涌来的人群,心头抹上三分悸动。关爱,不能就只说不做,动身实践,获益更多。

此行的目的,名义上是支持抗议大会,对师资短缺表达关注的立场,其实真正迫使我行动的原因,还在于周边友人的冷漠。“这是对的,但我不想去”这是周边老友传达给我的讯息。清楚了解后,不禁自问:那我没事找事干,不就成了多管闲事?

对与错的界限渐渐模糊

昨天和老爸喝早茶,隔壁桌嘴叼香烟的中年男子,尽情大吐烟雾外,随指一弹,剩半载的烟枝腾空三圈半后,掉入沟渠。从小,我的老师就告诉我:不要乱丢垃圾。对与错,其实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周边的人怎么做。假如这村子的人都习惯性乱丢垃圾,试问,对与错还重要吗?不管是对,还是错,反正别人这么干都没事儿发生,那我何必为难自己?

但,双亲给我的教育就是:对的,就去做,错的,就别碰。生长环境的各异,我不能要求别人重视实践的意义,但我能改变我自己。我相信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但坚持对“善”的探索以及实践,我期望我可以往“好”的方向靠拢。出席325大会,一方面是力挺主办单位对师资短缺的诉求,另一方面也是贯彻自己实践精神最好方式。

泛起涟漪

若“师资短缺”是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子,则“拳打部长事件”是泛起的涟漪,现在情况是:大家不问石子是谁投的,而极力欣赏涟漪的余波未了。本末倒置,”打与没打”成了主角,师资短缺问题持续深埋在不见光的深泥堆。“拳打事件”持续见报一周后,民众反应哗然,有些指责黄衣人不该如此,是325抗议大会里的害群之马,有些说政党领袖不该参加,更说民联的出席把教育课题政治化等等等,众说纷纭下,各人似乎都有一番见解。

黄衣人到底有没有拳打部长,我不晓得,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平面报章可以持续一周发热这则新闻。可能性有二:一,媒体主动炒作,因为“部长被打”远比“师资短缺”有新闻价值。二,相关人物以及相关政党主动炒作,意图以“部长被打”掩盖“师资短缺”,达至模糊焦点之作用。更贴近事实的情况,或许更趋近于两者之间。

媒体,是处于被动,还是主动方,这有待考量,但受限政府所管制,不能独立运行,自主性大打折扣,其新闻内容,必然受到牵制,甚至过滤。所以我个人更倾向于相信这次的“部长被打”事件,是相关人物以及政党主动炒作。街里街外都十分清楚,这次的抗议大会目的在于为长久困扰华社的师资短缺问题得到永久性的解决方案。但,为何报章始终齿咬着“部长被打还是没被打”这一无关紧要的课题?若理性看待,大可把“部长被打”事件和师资短缺分开,一则交由警方处理,另一则则当面与相关政府部门对峙。因此,有理由相信有心人士意图以“拳打部长”事件掩盖“师资短缺”这一重要课题。是谁,大家心照不宣。325抗议大会至今,相关部门仍旧无法提出解决淡小华小师资短缺的长期方案。若只是一味地诉苦,诉说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所面对的困境,亲爱的执政党领袖,如果事情可以简单解决,那我为什么不自己解决?在大选投你一票的目的究竟是期待你的诉苦,你的抱怨,还是期望你能解决许许多多的民生问题?若你当选的目的就是为了诉苦,亲爱的,我选你来干嘛呢?

谈黄衣人。
有人指责黄衣人,说他是325抗议大会的害群之马,把投向“师资短缺”的聚光灯转移至“部长委屈受辱被打”的事件上。我个人的想法是:大家应该公平一点。如果黄衣人受指责,那群众舆论更应该大力奋力努力地谴责造成“淡小华小师资短缺”的罪魁祸首:教育部。师资短缺是个老问题,历经几十年的风雨,坎坷走来的淡小华小教育,面对经费困难师资短缺,除了一再把问题向教育部禀报之外,实无其他方法。但提了几十年,教育部也没提出个永久性的解决方案。解决的诚意,有待怀疑,更值得让群众质疑:亲爱的教育部,你到底有没有打算解决?如果答案和几十年前一样,是“有诚意解决”,我建议教育部,”实践比空谈,空头承诺更实际”。

友人不满政党领袖出席325,认为这是将教育政治化。
部分大马人有个特点,视政治为洪水猛兽,认为任何事情事物只要沾上“政治”,就变质变味,而且会变得异常复杂。所以他们视“政治化”为贬义,认为只要啥事儿政治化了,就完蛋了。一个民主国家下的人民百姓,视政治为洪水猛兽,这是国家教育的失败。在我看来,大马教育打从一开始,就已陷入被政治化的泥沼中。一个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若里头住的老百姓竟然对国事社会大小事不闻不问,还排斥政治类相关的新闻,当五年一次的大选开始,试问,这群不闻不问又对民主感到陌生的选民,能理性地投下关乎国家未来命运的一票吗?政界领袖出席325抗议大会,或许只是以个人身支持为由,也或许为捞取政治资本做秀,我不是他们,我不晓得,但,有眼睛有大脑的你们,难道不能辨别是非吗?若疑虑外界把此次325的抗议大会当作颠覆执政党政权的号角,那是外界的愚蠢所致,非政党领袖的错。我从不怪别人比我聪明,我只会怪自己笨,同理亦然。

谈“部长被打事件”的主角:忍辱哥。
我个人的立场,挺欣赏忍辱哥,至少敢于正面面对问题。当几位华教同道手持布条,高喊解决师资短缺的口号时,民联议员蔡添强出现。尽现亲民的他,特意停下脚步让我拍照,途中更不少到场的支持者与他合照。一阵阵欢呼声夹道欢迎,脸带笑容的蔡添强走入会场。没三下功夫,忍辱哥,魏部长出现。先是声声“uhh”,然后是声声“uhh”再配上拇指朝下的鄙视动作,再接下来就是阵阵“下台”的迎贺词夹道欢迎。民心民意,可见。忍辱哥,态度无奈,虽在报章上曝光率极高,仅次于首相纳吉,但在华小临教问题的处理上大栽跟斗。骂骂声夹道欢迎,并不为奇。

(忍辱哥在橙伞的右下方)
民间对忍辱哥出席325的看法
“他已经很努力了,但巫统霸权,没法阿”
“他的努力,我看到,但只能怪他上错船”
“他已经尽力在做了,我们应该体谅我们的部长”
“当部长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现在解决不了问题,一副受委屈,受辱的样子,有什么用?”

一位年长的朋友说:正所谓”忍辱负重”,魏部长现在已经“忍辱”了,接下来就必须“负重”,把师资短缺这个问题处理好。不然,他就只能继续“忍辱”———–成为绝世一代的“忍辱哥”。

吵闹,纠纷,终有散曲的时候,亲爱的部长们,是时候,坐下来,解决问题了。别再拉布条到董总门口抗议“暴力行为”,若有闲暇时间,还不如到你临近的华小淡小充当义务临教。选择性的正义,只能让人嗤之于鼻,关丹反稀土厂集会,你没拉布条到稀土厂高喊口号;国中校长叫华裔学生回中国,你也没吭声;拿两亿五千万的养牛低息贷款去炒楼,更不见你没牵着一头牛到相关部门抗议,如今,竟然高调到董总抗议部长所不应受到的暴力行为,我并非赞同暴力行为,我只是觉得做事情应该公平公正些。若你能拉布条到董总抗议,拜托你也到教育部去游行集会,做人,公道点嘛。

前不久,看到时评人李练的一串话

“同一天,董总带领抗议大会,在加影呼吁教育部正视华教课题,
部分华人要求副部长下台。
另一厢,兴权会在布城首相署前面丢碎一粒西瓜,
来象征首相纳吉已经摧毁印裔社会对他的信任。

不同点在哪里,你看到吗?

回头看看我们华教的问题,矛头对象我们应该向着谁?
是谁造就这些偏差的制度,是谁大权在握,依然默许这些偏差存在?
集会地点重要吗?
什么方式表达最有效?

教育部大小拿破仑,拿着的鸡毛是为何如此神奇?
我们能指望现有的政府,主动做出改变吗?
我们还需要如此含蓄吗?
为什么我们只选软的吃?
即使只是一个蔡细厉,董总也不敢点名直接批评?

如果当天突然出席的是正副首相,你说部分的人是否会上前握手问安?
主办当局,会不会也恭维的让出主家席?
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人民集会场合,纳吉也会“亲民”的出席骑劫?
你做好了准备吗?

纳吉出现的场合,事实上许多华人依然是如获至宝。
难道这些人不关心华教吗?
譬如皇宫大导演阿炳,fuck 歌之王namewee不是华校生吗?
譬如大大小小的华裔商团堂会,儒商富贾?
为什么这里说爱护华教,那里会和一个维护单元主义的政党打交道?
说到底,饭碗才是最重要的考量
关系,人脉,利益,才是皇道。

纳吉即使公共做到如何好,
别忘记他不只是你的首相,
他真正的权利是巫统赋予,
是贪污腐败的巫统给他坐上这个位置。

他需要说服党员多过说服你,
他需要体贴党羽多过体贴你,
他需要照顾党派多过照顾你,

你给予他的任何一份支持,只是锦上添花
但同时却对健全的两线制,落井下石!

现实里,太多的我们只敢小小声埋怨
现实里,太多的我们就是不敢大声说:

我要你下台!国阵!” link

大家还是怕。怕什么?怕乱。我也怕乱,但我更怕良心被狗给吞了。行动未必能解决问题,但沉默铁定对事情没有帮助。别忘了,民主制度下,人民才是老板,当官的,充其量也只是服务我们的下人。搞不清楚身份,弄不明白民主体制下的权利与义务,这不是你我他的错,是国家教育的错,是霸权统治下的议程。一个国家的强大,不在于它的执政党班底有多强多了不起,而在于国家底下人民的政治素养以及选民素质。没有理性的选民,政客就只能是继续煽动,因为煽动与小恩小惠,是不理性选民的要求。政客政党要的,也不过是选票而已。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