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笔16/4/2012:友人结婚,返校

前几个月,东马好友致电说明年一月结婚。心里高兴,为友人结束爱情长跑而高兴。没多久,另一位老友致电说今年十一月结婚。心里就开始不是滋味,想:是在争第一吗?

前个星期,老友面子书通知:六月完婚,摆酒。

突然萌起一个想法:明早逢人就问“你要结婚吗?”

较劲味甚浓。

开始担心了,为自己担心了。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空窗期久矣,我不急,因为没适合的。始终抱着宁缺勿滥,我不似友人咄咄逼人的嘴语:哎哟,她不错嘛,你又不追?

看到好女孩就追,那是不是看到身材好的女生就要拖她去酒店?

周边的人,兽性得很。我不认为一个人为驱赶寂寞而随意找个人拍拖,随意找个牵挂有什么不对,只是我不喜欢这样。空窗,不代表什么,你我都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不甘寂寞,你有随意撒爱的权力,但享受寂寞,享受单身,意味着我有挥洒single的潇洒。不过周遭友人也是出于关心,哈,岂知竟成了压力。我想嘛,如果我真因为三言两语而去随意找个妞儿,那就不是我了。

生活圈子小,不可避免偶遇的机会就少了。一生人,能碰上多少人是有个科学数据,但抱着可欲不可求的想法去合理化自己的“宅”,这又太恶心了。mmm….还是必须改变自个儿生活,放点时间下注缘分。呵,找幸运号码,赌我一生。结婚不是豪赌——–认识深,肯迁就对方,坦白从宽,让两个不同人的世界得以沟通,交流,差不远的价值观,逐渐融合,渐渐相似的生活方式,共同憧憬未来的同时,彼此手握对方,纵然那天空不再蓝,就算那夜晚星辰不再闪亮,世界不管怎样,两个人的心紧依偎,天塌下来都不怕。婚姻若是墓地,那必然是我寻觅许久,期待已久可以永久躺下的安稳处。

两个人放弃部分自由,去完美对方的人生,同时也在完美自己缺陷,意识双方的好与不好,有理由相信在对方看得到未来,并答应对方尽力给予一个未来,那,婚姻是不是墓地,又何妨呢?

向往婚姻,那是人生的殿堂。升华了生命,像中学毕业入大学,渴求,但不强求。不是每个人有这样的福气,也不是每个人能珍惜单身的自由。我爱现在的样子,但对未来,我还是有所渴求,我有愿望,我有理想,这些都足以弥补我对爱的期待。

我想当老师。越见猛烈的想法,促我上个月亲访母校,并会见校长。岂知,我的梦,像流星般陨落。我听见撞向地壳瞬间,那流星粉碎的声音。校长,让我梦碎。

我有个志向,就是到马来乡村义务教学。我不喜欢,也痛恨寻常人口中的种族歧视,尤其对穷苦马来乡村的鄙视。我始终认为:如果你没有打算去做点什么,请不要老在那儿怨言。

试想,一户贫苦的马来家庭,受教育不深,并生活在咨询匮乏的乡里,突然有天有人提着食用油,扛着白米到他家来,说这是免费给你的,但请记得在全国选举的时候,投我一票。

你能不投他吗?

我始终不认同别人嘴里说的“马来人笨”之类的言论。我们不是生长在那样的环境,完全不能体会什么叫“有一餐没一餐”“三餐不继”的生活。痛心,当我听见许多人埋怨友族同胞对国阵的愚忠。似乎,把自身置之度外,全然不管其事。这是对道德的考验,耍嘴皮,于事无补,真要改变,做点什么吧。

所以我想进入马来乡村,以教育去培养理性的声音。我想用一生去做我认为对的事。平常对工作的懊恼与不屑,皆因我有个梦。

回访母校,见了校长,听了他对学校的理解,老实地在我胸口划了个口。富丽堂皇的外表建筑,遮掩不了商业模式的操作。校长,把学校搞得像工厂,学生,不过是通过检测的IPHONE,IPAD。这不是人,是一部部的机器。根据成绩好坏去判断质量的优劣,我认为,这是对孩子最大的侮辱。

强调老师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我听了校长长官式的训话后,发现,他,骨子里想当官的很。一幅官僚气势,我,心寒了。原定年中返校当一辈子的老师,计划因此搁浅。我还是会回去,不过,心不急了。被官爷儿用冷水往头上一浇,热情,都灭了。

教育,不应该是这样的。

宏伟的建筑背后,是对老师的打压。管理层高高在上,老师被贬低为一般员工。不尊敬老师的学校,不可能是好学校。

当某独中董事的友人知我有返教育界的想法,向校长(另一位,非我母校)问了有空缺否。校长答:无,但好的老师我们都愿意腾出空位。友人说:我的这个朋友爱国心很强,上次的709,他有参与。校长拍案说:社会太缺乏这类爱国人士,叫他赶紧来吧。

这位校长言重了。但,若让母校知我有参加709游行集会的经历,我想,我甭想返母校当老师了。

母校校长,培养的是计算器,没有感情的全A学生,出国移民是他们愿望。关心社会?这不在审核标准中,反正大伙儿都不理,就不理呗。

教育走到这一步,我实在痛心。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醉笔16/4/2012:友人结婚,返校

  • feirene

    【耍嘴皮,于事无补,真要改变,做点什么吧】
    有时候,当你努力说服大家一起做改变时,身边总有这样的人,对改变无动于衷,甚至冷眼旁观,像是一盆冷水把满腔的热火浇熄,留下滋滋声,嗤笑着自身的力量只是微不足道,从气馁,到退缩,到放弃,到妥协。唉,最近发现身边的友人几乎都还未登记当选民哪,不知是否因为教育太成功,以致从小就被洗脑到大,没法理解民主权利的重要性,亦或教育太失败,导致大家对国家大事漠不关心。当然,我说的,也是指我自己。实话,我也是去年才登记当选民,今年将会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投票。无奈的表示,生长的环境、身边的朋友、学校的教育,可以造就一个人对民主意识是强还是不强,我恰好就是那个不强的。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近年来爱看时事评论,或许我现在早就跟社会时事脱节了,更谈何民主、投票不投票……所以老哥,我敬佩你,你有一颗教育者的心,请继续保持对教育的热忱,因为我可以预知下一代将会有很多受惠者:) 至于干净的选举嘛,看到那么多人已经做点什么,我当然也该做点什么啦。嘿嘿,我真的很期待改变的那天到来。同志们,加油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