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2012随便写:耽搁了,我的梦

耽搁了

年初,到母校报到,为重返教职岗位果敢地踏出第一步。

填了应征表格,忐忑的心在踏出校门的刹那,被降温了,取而代之的是对热血教师的憧憬。我爱钱,但我不死爱钱,我有理想,偏偏理想的体积不大,只容我在现实生活中,寻访梦的足迹。电话铃响,一看未知号码。接听下,是副校长,约我下周六见个面。心情更澎湃了。

持续了一星期的情绪高亢,我于周六返回母校与副校长碰面。没热烈的掌声,没鼓动人心的激励,我俩踏实地交流对教育的想法。虽然副校长不多话,但倾听的态度让我喜欢,大概没多少人愿听听我那不赚钱的梦想。我有执著,我有顽固,可以说是固执,有始至终,我都认为在社会飘荡的这几年纯为了教育做准备。我的归属,是站在老师这份岗位上,凋零,沉睡,像位坐在太师椅的老伯,在烂红的凤凰木下,悄然睡着了。嘴角还留有一丝微笑。我渴望倒在一份我心属的职业上,这是一份荣耀,荣誉,为自己而活,为自己理想奋斗,不容易了,尤其当你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挣钱——这也是马来西亚常让我感到恶心的地方,任何事物都能贴上价码,贴上标签。呼,背离梦的方向,现实地活着,忘了单纯的快乐,单纯的想法,单纯的自己。尘世乱杂,心不静,何能定下脚,凝视路的方向?

所以选择倾听内心。心有所属,归去。

副校长领着我与校长碰个面。才没两句,那官僚气味就从口中倾泻,滔滔不绝说我当了老师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还说“做老师,你就必须认真作”。我回应“不管做什么职业都应该认真做吧”。落寞的想法得到内心的呼应:你是落单的,这校长不是办教育,是办工厂。心领神会,落寞的眼神被沉重的眼皮压得低低的。我问了:为什么现有的毕业生,踏入社会工作,生活渐渐富裕了,车子越换越大,房子也越买越大,就是没一人亲自探访母校,把五十一百捐赠给财政窘困的独中?

他回答:我们不能要求别人有如此高尚的行为。

高高在上的校长,像座大山居高临下,俯视我那烛光般渺小的梦想,忽来一阵冷风,灭了烛火,不露声色地讽刺嘲笑,板着脸孔下所表露的不可违背的坚定语气,背后是对权利的贪恋,忘了教育的主体,忘了教育的本质,学校,还可以是什么?

那一天,我心碎得厉害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