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11/6/2012:老友婚礼~

带着疲倦惺忪的双眼攀上不见光的楼梯,打开公司大门,沉重的呼吸声,笼罩着生命殆尽前的微弱生息,因为今天是星期一。

blue monday,忧郁的周一。

昨日,是老友阿文的婚礼,晨早,浩荡队伍到新娘家接新娘,依循传统礼俗,让我想起一位老外的话:在西方,结婚是两个的事,在东方,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儿。

“阿晖,我们明天最迟六点半要出发”婚礼前夕壮志豪情的老友阿文以极度认真的表情看着我说:“七点半一定要到新娘家!”

隔天,是阿文的大日子。

周六晚,阿文和一群久不见的老友畅谈喝饮。凌晨三点多,方才散席。

“阿晖,起来了,六点零五分了”和我同是新娘兄弟的阿庆,紧张地告知我“六点半要出发了”

浅睡了一小时多的我,应了声“噢。。。”。在不温暖不舒服的被窝里挣扎一阵后,我毅然起床。

刷牙,洗脸。十分钟后,准备就绪。望着墙上的时钟,“六点半”,再望望还躺在床上新郎官阿文,我自问:紧张什么阿。。。怪了。。。到底谁结婚阿。。

当初的七点半抵达,兑换成八点半出发,代价是朋友间久不见的欢谈畅饮。

九点正,准新娘致电,准新郎慌张解释,为何迟到。

挂下电话,准新郎暗自嘀咕:结婚就只是我和她的事嘛。。。

老友阿文,有个我十分喜欢的优点:真性情。

常在面子书上,看着一伙人对着一张照片留下祝福贺词,我也不吝啬地献上我的只字片语。我常在想,祝福,有意义吗?

接受祝福,是件乐事,尤其在人生大事,特重要,也令喜事锦上添花,更绚烂夺目。祝福像绿叶般,老实衬托着花朵。

嘻,原来我也不过只是婚礼仪式上的一小片绿叶。

接受祝福,必然欢喜,但没了祝福,日子依旧,喜事终究是喜事,两个人固然欢喜,何愁他人指指点点,爱情把每一对恋人向真实世界隔开,独创一个充满爱,欣喜的世界,在一个不大的空间,一句对话,一个眼神,那默契般的心领神会就能升华彼此的幸福感。“别怕,有我”,当肯定了下半辈子,有了同甘,共苦的另一个自己,淡茶白粥,也能过得很幸福吧。

老友在晚上的婚礼宴席中,拿起麦克风,说了两句俗称的客套话,突然心头一紧,情绪冲脑,过去他俩的开心,争吵,快乐,不愉快重新呈现眼前,眼眶泛泪,哽咽下竟说不出话。相处了十年的感情,有快乐有难过有悲伤也有喜乐,走到今天,实来不易。我动容了,被感动了。

我说,人生啊,处处留着感动,才不枉父母给你给我的这一辈子阿。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花絮

不知道哪一个王八,在我随着新郎官进入新娘家时,竟乘我不注意,硬把自己硕大的脚撑进我那小尺码的皮鞋,搞得我那双皮鞋一只舒舒服服,另一只松垮跨,鸡蛋糕,穿不下不是不要硬挤啦,用钱买的咧,王八蛋,祝你走路踩狗屎! 吼~~~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