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页6/7/2012:生日~

生日

小时候,大概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妈为我举办一个生日派对,请邻里街坊的小朋友,在众目睽睽下,我伸手切着蛋糕,身旁的人,大人小孩都唱起生日快乐歌,吹了蜡烛,象征式地切了蛋糕,“生日就是要这样的”我天真地这样想“生日就是要切蛋糕,旁边很多人围着你,唱生日快乐歌”。印象中,这是父母唯一一次为我办生日会。那天,很开心,无虑无忧,单纯地快乐着。

小学四五年级,开始意识钱的神奇,“竟然能拿着一张张纸去换取我想要的东西”。于是,生日,开始由单纯地切蛋糕唱生日快乐歌,过渡到代表消费主义式的生日礼物。当时也没这不单纯,就为拆开包裹得漂漂亮亮的方盒礼物而欢天喜地。像从前许多老杂货店,都会贩卖当时老流行的方盒玩具。就赌你运气,运气好,就得到好奖品,运气不好也有糖果饼干吃。现才发现,似乎小时的生活环境已点滴栽培我们成为“试一试”与“博一搏”的赌性。打从童年开始,社会环境已不自然地灌输一些消费主义式的价值观。呵,变得嗜钱的小时候,也是挺正常的。

曾收到一份礼物,里头装着七零八落的各式样品,记得隔天我还嬉笑友人一番,就直说乱七八糟。之后,无数次回忆这事儿,好不难过,觉得真不应该说出那番伤人的话,太过分了。想起小时候天天手里抱着的小叮当,当时想拥有竹蜻蜓,上下学方便,现想有时光机和任意门,一个可以回到过去,弥补遗憾,一个则可以到世界各地旅游。呵,小时候看着小叮当带着大雄穿梭世界各地,小小的脑袋瓜就冒起一个个问号:那还需要护照来干嘛?贼要逃跑,岂不容易?

小时爱把幻想往真实靠拢,长大了,却想把现实往梦幻靠拢。太真的世界,我接受不了。

上了中学,染上消费主义的生活,不小的脑袋,装得都是各类牌子的名字,adidas,nike等等,名牌的背后,是单纯地炫富,财富的比较。衣服裤子,鞋袜子,手上戴着的手表,都能进行比较。生日,成了向父母要钱买东西的一个日子,特别拨款日。父亲母亲也没多说,至多嘴上嘱咐,不可以买太贵。我总回答:我懂了我懂了。

那时叛逆,还屡挑起和弟弟的武斗,虽在母亲的阻止下,都没成,但当时确实伤了母亲的心。想起母亲的慌张生气的脸孔,觉得自己还是错得厉害,虽没参加非法党派,没到处惹事生非,成绩也属中等,但也没干什么令自己令父母高兴的事儿。中学,既单纯又复杂,多变的思绪,一些小人性格,一些伪装的正义,爱出众却又怕落单的矛盾想法,时而蹂躏时而激化自己胆小的性格。压抑青春期的冲动,总在安耐不住下,冲上前,闯了祸,被骂被讥笑;成功被制服的情绪,却为遗憾埋下伏笔。实话,少年的我,少了冲动,很多事情,很多第一次,没来得及触碰,就都收在青春遗憾的盒子里。五月天的《苹果》,少年维特的忧伤,没来由的悲情,或是来自对未来的无方向,或是来自对自身的不了解,大多的困惑,也或是就没来由地忧郁着,像千百个袭上心房的情绪,我们都感知,只是年长的我,懂得欣赏,年少的我,小鹿乱撞。

中学毕业,到中国升学,机场时依依不舍的情景,那鼻涕眼泪全都混为一起,友人的祝福,拥抱,还有下电扶梯时见母亲最后那微笑的脸。刚到大学校舍,房门一关,就是哭。哭了两个礼拜,泪才断断续续地止止停停。习惯了生活,懂得享受独处,大学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管不了,也没谁想管我。生日,倒成了词典里的一个名词,在实际生活,没多大意义。农历新年回马来西亚,第一眼看着父亲多出来的白发,转身说要洗澡,便偷偷在浴室里哭了。大学时代,百感交集,有感动,有亲情,有单恋,有被暗恋,但我被真实了,找到了自己。原来穿着时尚,名牌包包,没什么了不起,漂亮的脸孔也可以满脑子淫秽,平凡的外表倒可以是包裹着一颗平凡单纯的心。那时,接触了尼采,虽然我看不懂,但我知道书是很了不起的东西,阅读是高尚的行为。开始了滥读,也开始认识自己,开始自问:你这样做,会开心吗?

曾帮友人搬家,在他大厦的楼底看守着三轮车上的家具。门口警卫对准三轮车主农民工大呼,呼喝他赶紧离开,我一个愤怒打上头,冲着警卫大骂。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不平等,哪怕不是冲着我而来。这件事在我心底埋了根:我一定要做些什么。

结果,我什么都没做。

大学毕业,保送上研究所,也就是硕士课程,我裹着资优生的外皮,心里却明白,我不过是害怕踏入社会,害怕回国后所面对的各种困难,语言环境,工作环境,人事关系等等等。但,我明白,在困难前掉步,我一辈子也活不好,我可以害怕,我可以却步,甚至休息一会儿,但我必须面对,正面面对。

在上硕士课程前有半年的空荡时间,我到吉兰丹的一所独立中学执教,庆幸地,我找到了方向。不上硕士班的我,继续任教,直到年底,我作出一个痛苦的抉择:离开学校。冥冥中自有方向指引,我害怕躲在学校的象牙塔里,做个爱炫耀知识,偏离社会现实的“知道分子”。骨子里,还是寄往着向往着知识分子的思维方式,但不脱逃,任就自己在一片安好的花园栖息,过着安逸的生活,这不是我。渴望稳定,安逸,但不是现在。我,必须踏入社会去面对,去体会,去触碰社会的真实。

在这份工作奋斗了第四个年头,生日,开始化为短信和fb留言做轰炸。

今天,我对社会有了个模糊的概念,认识了不平等,接触了弱势的一群,体会了生活,我懂自己该怎么走。今年,明年,后年的生日愿望无他,只冀望老天还给赵明福,国良,一个公道。我要的,只是一个公道,不管,今天是不是我的生日。

~图片来自DAP行动党~

About chenghui0706


4 responses to “随便页6/7/2012:生日~

  • feirene

    小时候,家里经济不是挺好,父母当时还是非常年轻的小伙子和小姑娘,书读的不多,没什么积蓄,只能靠着挥洒血汗和泪水来赚钱养家。我记忆依然犹新,永远都不会忘记,父母赚来的钱,从来都不舍得花在他们自己身上,不曾看他们为自己购置新衣新鞋,也不曾看到我妈买什么保养品化妆品(除了那支常被我们玩坏的口红外,囧~),他们把钱花在培育我们,给我们上幼稚园、补习班、钢琴班,不曾买玩具给我们,却省吃俭用买了一架钢琴,不曾看他们自己过生日,却在我们的生日为我们做红鸡蛋面线,带我们上3块钱的木椅影院,还有上快餐店啃炸鸡……没蛋糕,没礼物,也没有华丽的庆生派对,却为我们储满许多美好的回忆。欸,我好喜欢我父母啊~ 渐渐地,我们长大了,家里经济开始好转,怪异地,我们家反而不过生日了,开始过父亲节和母亲节。所以现在生日对我而言,只不过是跟朋友们相聚的一个借口,虽然形式上总是会有蛋糕和礼物让人觉得有点尴尬不知所措,但还是很感激他们的心意,珍惜能够一起见面的时光。于是我这里就不说什么生日快乐的了,就祝老哥你生日愿望能够实现吧。:)

    • chenghui0706

      哦~大家都爱大家的爹娘阿~
      “不曾看他们自己过生日,却在我们的生日为我们做红鸡蛋面线,带我们上3块钱的木椅影院,还有上快餐店啃炸鸡”

      我小时候也差不多阿~尤其是上marrybrown快餐店~~

      我爸现走路,必须慢了。想起从前我们一家在瀑布戏水,我不小心丢了救生圈,我爸带着那个大肚飞身潜入水中。被救上岸的我,咳得头昏目眩,记忆犹新,呵,想着有天我扶着他上常去的咖啡店,点了例常的海南咖啡,耳朵不灵的他,开始需要我大声说话了,那画面一出来,辛还真是一阵酸,一阵痛阿

      成长,需要时间;留不住的,也是时间。。。呼~叹

      • feirene

        父母的爱很伟大,为了孩子,可以奋不顾身,尽心尽力,无怨无悔。其中滋味,也只有自己当上父母后才会知道。呵呵,我也想起我小时候父亲带我们全家到海边玩水,由于不谙水性,只得由父亲牵着我的手前进,结果水位才到腰部某小屁孩就很丢脸的开始嚎啕大哭,死命勾紧父亲的手臂,只差没把一层皮给扒下,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糗。

        上个星期我妈照镜子时突然对我说一句,好像有很多白发了。上前仔细一看,果然,原本的黑发,开始出现不少银丝。打趣地回应她说一定是灯光的关系,看错了,否则人家哪会说我们是姐妹哪。唉,其实心里正在滴血啊,开始意识到岁月不饶人,父母正渐渐老去。我父亲总说,等他老的时候,退休不工作了,他要学习看字母君,还要出外旅行,到各地去玩。结果他现在还没退休,视力开始衰退,身子也总这里疼那里痛,脾胃又不好,身体健康亮红灯了,真让人担心:(

        “成长,需要时间;留不住的,也是时间”
        默……的确是这样……

      • chenghui0706

        哎~

        聚散离合,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儿,但,凡是人,都带情感,带情感,就会舍不得 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