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越南泻肚记:美奈meinu

回忆,可以很可怕。时间:2011年8月,地点:越南

犹记那个地方叫meinu,美奈。巴士停下,抵达入宿的宾馆,已是静夜时分。第一道菜上桌时,是晚上十一点,噩梦的开始。

饭后,同行五人,两人倒在床不省人事,另两人偶尔起床和我争厕所,而我一人则负责守着马桶盖,掀开放下,至凌晨两三点,我重复着冲水的动作不下十次。“翻滚吧”我听见那道时令蔬菜在高呼着:“翻滚吧,继续翻滚吧”。翻滚吧我的宝贝,不,是翻滚吧我的肠胃。

镇守边疆的肛将军,站在高耸城墙看着跪地的通报小兵道:“肛将军,敌军临近我城,怎啥是好?”
“就放他们出关吧。”
“啊?”
“就放他们出关,无谓消极抵抗,反正他们出去,就让他们出去,他们一出去,事情也就解决了”
小兵恍然大悟,大声回答:“明白!”

站在边城十里外的蔬菜将军眉毛微微翘起,凝视着缓缓被打开的城门,略显疑惑。“将军,咱攻,还不是不攻?!”蔬菜将军悄悄扬起嘴角,见小兵无礼一问,一个巴掌,赏了他一记耳光。“你多嘴什么?我蔬菜大将还轮不到你来责问!”蔬菜将军一提起,跃上马背,转了身子对着众千将士吼道:“谁给我做先锋?!!”

蔬菜军团顿时战意沸腾,众士兵齐声大呼:“蔬菜将军才有此本领!!”

“很好”蔬菜大将咧嘴大笑,一个转身,勒马大呼“恰”,嘀嗒嘀嗒,雄壮的马儿瞬间直抵城门。扬起的尘埃,激励起众将士,“杀!!!”。蔬菜军团直逼被敞开的城门。

“哇。。。”额头冒出大汗珠的我,像个泄气的皮球,紧绷的身子在一阵狂泻后,好不容易呈现松弛状态。心道:蔬菜将军终于出关了。绞痛微减,我抚着肚,半躺在马桶座位上,眼睛模糊看着布满重复图样的天花板,自言:我,错了什么啊?

错,就错在吃太多。

左手顺势扭动冲水杆,我洗了手,拿起洗脸盆边的眼镜,戴上,看见镜子中的自己,还像个人样,稍微无血色了一点,嘴唇稍微泛白了一点。

“将军!!!!”
疲累不堪的肛将军看着慌张匆忙的通报小兵,有些狐虑地问:“何。。。何事喧哗?”
“又一敌军临近我城!!”
“他娘的,要不要这么快啊?!”肛将军顿时急躁起来,来回渡步三两回后仍不得求解,随意地问:“蔬菜军团不是刚破城门吗?这回又是谁啊?”
“这回来的是菜汤将军阿”
“。。。天亡我也,开门吧。。。开门吧”肛将军在通报小兵前无奈地晃晃手“天亡我也。。。也罢也罢。。”
“啊。。。小将明白!”

风声大作,又是同一个位置,菜汤将军左手抚须右手提着关二爷老刀,坐在马背上,静静地看着城门缓缓被推开。

菜汤将军没说话,双脚一蹬,坐骑一声嘶吼,绝尘而去。众兵将见主帅已杀向前方,恨不得自己有双翅膀,赶在菜汤将军前。黑压压的菜汤军团,直抵城门,出关了!

“哇。。。”额头冒出又大又冷的汗珠的我,像个皱皮泄气球,纳闷地自言:菜汤将军出关了。。。接下来,是那位将士啊??

“将。。将将军啊。。。”只见通报小兵哭丧着脸跪在地上泣声道:“肛。。。肛。。。肛将军啊。。。。”
“你。。。你先别说。。。”脸青唇白的肛将军用手拭了额头上的汗水,继续道:“是不是又一军团。。。要临近我城阿?”
“将。。将将军。。。”小兵边擦眼泪边说道:“料。。。料事如神。。。”
“料你娘的死人头。。。”肛将军没好气地说:“这时候还拍俺老子的马屁,不嫌迟吗。。?”
“将。。。将军教诲的是。。。”小兵继续哭泣
“那。。”
肛将军一语未毕,小兵颤抖地接着说:“又是。。。放他们出关是吧”
“mmm….呵呵呵”肛将军拍拍小兵的肩膀,脸上无血色地笑说:“孺子可教也”
小兵暗道:教你的死人头。。。

边城十里外,油腻腻的大军如蜂窝般席卷而来。阵前方的肥猪肉将军和瘦猪肉将军不停催着坐骑,并相互交换眼神,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个方案:冲!!!!!!

“妈呀。。。。”没能再冒出汗珠的我,瘫坐在马桶上,像个废弃的充气娃娃,瘪了懦了更是消瘦了。脸色苍白的我,想起电视连续剧里末代皇帝都会做的一件事,就是 笑,大笑。我,也笑了。心道:这回儿,还不死,呵呵呵。

凌晨两点半,我想起张智成的凌晨三点钟,不自觉,竟唱了起来。“我能不能不再泻下去,凌晨三点钟”

再坏的人,上天也会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我,不是个好人,但也没坏得厉害,所以,上天真让我停泻了,就在那凌晨三点钟。

我笑着自言:家传的超级无敌五星连环天上有地下无的《绝对让你止泻药》,外加荣获无数国际大奖扬名海内外的《泻停封》,终于发挥效用了。

“肛。。。。肛将军!!!”
肛将军全身无力瘫痪在地上,见着通报小兵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乏力地问:“怎。。怎么啦。。。该不会又来了吧?”
“将军!!!将军!!!!将军阿!!!”小兵号啕大哭
肛将军顿时心出怜悯,安抚着小兵说:“来,说,别怕,到底怎么啦?”
“将军!!将军!!!将军啊!!!”小兵继续号啕大哭,且越哭越是猛烈。
“他娘的,你跟我老子我说清楚,别再那边哭啦,一个大男人,像什么样啊!发Q!!”
“对对对。。。不起。。将军”小兵一字一字地从口中吐出:“没。。。没军团来了。。。”
“呼。。。”肛将军松了口气,但仍掩盖不了顾虑,气和地问小兵:“那。。你刚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是为啥?”
“将军!!!将军!!!!”
“王八,你听不清楚吗?我叫你回答,不是叫我将军,你以为下象棋啊?”
“将。。。将军。。我城周围并无敌军来袭。。。”
“那不就好咯”
“但。。。但。。但是”
“说!”肛将军脸色一青,嘶吼道:“别再叫我将军了!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将。。。错错错。。。我城周围是无敌军靠拢,但。。。镇守喉咙关的喉将军哪儿,却聚满了敌军。。。”
“阿!!!”肛将军一股脑重新瘫坐在地上,“霹雳巴拉”,雷声大作,外头,下雨了。老天,哭了。。。。

“呕~~~~~~~~~~~~~”
我呆滞地看着方才屁眼对着的马桶,还没来得及有任何一个念头,把关不力的喉将军已大开城门,让乌贼元帅,萝卜大将,黄瓜二将统统出关了。“呕~~~~~~~~~~~~

我瘫坐在瓷砖地板,心想:止泻药确实是止泻了。。。那我现在应该吃止吐药了。。。呕~~~~~~~~~~~~~

“喉。。。。喉将军。。。。”
“啥事儿啊。。。”瘫倒在地上的喉将军,嘴边冒起白沫结结巴巴地对着通报小兵说:“乌。。。乌贼元帅。。。连同。。。。同那。。。那些小。。。。小兵。。。不不。。。。不都出关了吗。。。若。。。若有余。。。余党,直接放行。。。直接。。。放行”
“喉将军。。。这。。。这。。。这回是。。。黄胆将军。。。和你自小玩到大的黄胆将军阿。。。。”
“啊?!!!”
“黄胆将军。。。叛变了。。。。”
“天亡我也。。。亡我也。。。。”自怨自悼一阵,喉将军无奈地向小兵挥挥手,含糊不清地夹着泣声说着:“走吧。。。让它走吧。。。全都走好了。。。唔唔唔唔唔”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力去疲惫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清晨六点钟,我用仅存的力气,爬到友人旁,轻声说:“朋友,我真的真的真的。。。不行了。。。”
“啊?”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打开你的眼睛
“朋友。。。我泻吐不停。。。帮我想想办法。。。”
“啊。。。哦哦哦。。。”

老友向楼下阿姨求救,阿姨给了几颗白色药丸,然后再煮了碗米水,叫我乘热喝。正所谓猛虎不敌地头蛇,那碗热米水一下肚,我的脑海里立即出现两个大大的中文字:重生。老子我,回来啦!

之后再吞了友人买来的药,便昏沉睡去,时间大概是晨早八点钟。

醒来后,已是午饭时间。走出宾馆,步行到后边的浅沙滩,看着白云高挂,听着那海风破浪,幸福,原来是那么简单。

突然想起友人给我白药丸的同时,说了一句话:“如果还是好不了,要去医院打针,一针三百美金”
当时已经痛到半死状态,便满口答应说:“可以可以,没问题没问题”

碎浪花把我从刚才的噩梦唤醒,“呼”用力吐气,额头不禁冒起豆大汗珠,心惊叹:美金还在,美金还在,别怕别怕。

About chenghui0706


2 responses to “2011越南泻肚记:美奈meinu

  • feirene

    你确定是吃太多而不是食物中毒么?(捂嘴) 我知道我该同情你不该笑的,但是……我实在忍不住,这个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小兵如果能被将帅闪多几次耳光,应该会更戏剧化吧XD

    戳~ 欸,老哥,以后没工作时不怕没事做了呐,可以执笔写小说啊

    • chenghui0706

      超级想~可是嘛。。。说实话啦,还真放心思写了点短篇。。。但是阿。。。总在偶然的加班中断了写字的激情。。。这激情一没,就找不回了。。。
      好,你的话我一定听~哈哈哈阿~接下来要努力写点小短篇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