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为何对大马赤字现象反应冷淡?

社论:为何对大马赤字现象反应冷淡?

财政预算案的大派糖果,属预料中的事儿,毕竟大选将至,执政党没理由搬消费税等惹人厌的石子砸自己的脚。稽查报告也因此延迟公布,处心积虑把民众焦点投射在利好利多的财政预算案。要赢得掌声是那么的简单,可那掌声背后却赤裸裸地袒露着大马即将进入第十六个财政赤字的年头。

有多少人在乎大马的财政赤字危机,就意味着大马踏上先进国道路的可能性。

截至现在,我看到的局面是悲哀的,因为报纸上仍出现许许多多模糊财政危机焦点的相关报导,像国家欠下的是内债不是外债,所以民众无需担心啦,国家银行主席荣获奖项,谁说国家有赤字危机啦?—–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当似是而非的陈腔滥调排除理性,排除逻辑推理,当我们认为国家赤字是正常不过的,当民众认同贪污朋党的存在是再正常不过的,当普罗大众各个人人自危,自扫门前雪,对于不公义,不正义的事情采取一种于我何干的态度,马来西亚即将崩倒的,不再只有社会治安和经济制度,而是举国倾覆,树倒鸟散。

认同贪污私交朋党,这是藐视法律;自扫门前雪,是默许社会不公义事件的发生。毫无疑问,这两种情况已充斥着大马社会,前者有“买贵不是贪污”“养牛舞弊案”等等说不完道不清的荒唐例子,后者则有红泥山受害者国良的死不瞑目—–大马社会并不曾给予他一个公道,公道的本质是社会良知,社会良知的成员就是你我他,就是最基本最基础的普罗大众,若说葬送国良的凶手是涉及红泥山稀土厂的大大小小官僚,而保持缄默的你我他则是实质上的帮凶,人人自扫门前雪的态度是诱发不公义不正义的事情再次发生的最佳环境。而屡见不鲜的贪污腐败消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在野党曝露,可民众的反应近似乎在手术台上被麻痹的病人,无愤怒,无欢喜,一副不为之所动的漠视姿态。国民不履行监督政府的义务,已像只大手,缓缓缓缓地把大马未来朝更坏的方向推。

当掌舵的执政党以厚颜嘲讽在野党民联的政策的同时,竟可无耻地坦然接受第十六个赤字年头,这关键就在于持选票的民众在国家财政收支上是采取有糖吃糖,没糖吃自己的无关紧要态度,还是把自身未来和国家未来牢牢联系的谨慎态度去审视国家财政连续赤字的严重性。当经济学家一再对大马连年赤字表露担忧时,为何民间的反应却依旧从容,仿佛事不关己,己不劳心,该悠闲的继续悠闲,该快活的继续快活,该高歌饮酒的则继续潇洒人生,仿佛国家赤字与盈利都与住在国家里头的你我他无一丁点关系。追根究底,问题出现在执政半世纪的愚民教育。

就策略谋略而言,执政党国阵的愚民政策十分成功,至少它成功把精英及知识分子大批大批送出国,并且成功制造白色恐怖,把反国阵等同于反政府,再把反政府描绘成国外的暴力事件,在民众脑海刻画出一副“国阵若倒,社会即乱象”的刻板印象。借用民众对安全稳定的渴望,强迫民众接受贪污腐败官僚作风的国阵。问题就出现在这儿,至少在308政治大海啸前,大部分的大马人还是乐意接受大选前才铺路,大选前才大派糖果的国阵政府,并视贪污腐败为常象。或许更多的民众,是不理,采取一种龟缩政策:(富人)我有钱有房有车,过的很好很不错,理什么政治?(穷人)我没钱没房没车,实在没什么时间去理会乱七八糟的政治!

愚民教育的开始,就注定大马的民主朝着坏的方向挺进。小学中学教育皆对民主只字不提,若没能把民主,人权,自由等核心价值观深深地植入小孩乃至大人的脑海里,若没把投票,监督政府等的公民义务像戒指般套牢每一位大马公民,试问我们该以何种价值观去审视社会的种种不义行为,试问我们又该如何定义我们的公民职责?当政客喊出“说好国语是爱国表现”,为什么大部分人安静接受,却没有提出任何质疑?

设想现有一名法裔大马士兵,和一位华裔大马士兵。法裔大马士兵只通晓法语和英语,而华裔大马士兵不单熟悉华语国语英语,还通晓福建话,客家话,潮州话,广东话,甚至还略通淡米尔文。大马被外国入侵,两人同上战场,英勇扑战。那我们可以这么说“这两位士兵都爱国,可是华裔大马士兵通晓国语,所以他比法裔大马士兵爱国”,这不是笑话吗?

若两人上了战场,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惧,皆沦为逃兵,那我们能判定“这两位士兵都不爱国,可是华裔大马士兵通晓国语,所以他比法裔大马士兵爱国”,这不更是个大笑话吗?

若这两人生在和平年代,两人都按时缴税,守法,你能说“华裔大马人比法裔大马人来的爱国,因为他通晓国语”?

显然,“爱国”这两字,被滥用了。“说好国语是爱国表现”,那种大红花更是爱国好表现,那在教育大蓝图坚持的“华淡小造成学生活在单元环境内,不利于国民团结”,我妈送我去华小,就是彻底的不爱国表现,那为了母语教育奋斗的伟大先贤,众多热爱教育的热心人士不都成了卖国贼,国家大叛徒了?不思考,只晓得片面地接受,一碰政治类新闻立即成奴才的思想已在不少民众中根深蒂固。当刚接触政治新闻的我们有心想了解大马政局时,却发现朝野两党朝对方呛声所发出的言论,在观点上似乎都有道理—–这是国家教育歪曲模糊逻辑思考及人权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最大成就。在我看来,愚民教育愚民政策,成就了大马财政连续赤字的最大主因。

胡适在《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一文中对“少年的朋友们”教导说的“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我们的教育是在塑造科科优等的高材生同时,也间接培养了对社会采取孤立态度,对社会政治采取冷漠态度,对公民义务责任采取无所谓态度的成年国民。当教育局以加重历史课的分量去塑造民众团结和谐统一的爱国精神时,我不禁莞尔一笑,民众的国民身份认同感似乎是能以一两本课本书籍就能立即树立的?愚民教育在愚弄民众的同时,也误了大马的前程,更形成恶性循环:愚民成了九流的选民,九流的选民选了九流的政府,九流的政府为了符合民意提出超九流政策,去满足,去制造九流选民所喜的举国欢腾的假象,在投票日前,大派糖果,罔顾国家赤字,以好言相劝,真理假理混杂蒙骗九流选民过关,再次蝉联执政政权—–试问,我能不害怕吗?大马的终点,是破产,是国破家亡,还是剩下莱纳斯核废料,石化工业的高污染破坏,和山埃笼罩全城组合破坏成就的全球著名高污染国家。

谎言,只有在真相被揭开的那一天,才得到验证。或许,我才是错的,我也真希望我是错的。

About chenghui0706


One response to “社论:为何对大马赤字现象反应冷淡?

  • feirene

    我看到某位朋友发了这段:

    『手机200折扣: 过了三十
    500津贴:超过了
    250津贴:不是单身
    100学校援助:孩子没上一年级
    所得税降1%:与我无关
    电动火车扣50%:古晋有没有
    护照费扣50%:不是乐龄人士
    一个一半花红:我又不是公务员
    原来我一粒糖都得不到,反而白糖起价花钱买糖吃。』

    从一间公司的角度来看,偶尔赤字并不奇怪,因为还要再细看公司的流动资金、不动产、债券、债务等等才能决定公司的财务状况是否理想。可是,连续十几年都是赤字,稳赔不赚的生意,再雄厚的资金都亏光,这就奇怪了。照理来说,CEO营运无方,早该被股东fire了。不仅没对股东交代十几年赤字的理由,也没独立机构彻查开销情况,员工居然还可以全数领花红加薪,股东们啊,醒醒吧,该换总裁和管理层了,否则公司如果宣布破产,大家就准备到隔壁家公司当奴隶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