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4/10/2012:929徒步边佳兰~

一个不知早的清晨,被窝还暖洋洋吐露昨夜的暧昧纠缠,可我必须起床了,现在是凌晨五点钟。跟太阳说声早的机会都没,摸黑循着街灯,一伙五人,到徒步边嘉兰的出发点待命。

咔嚓,拍了一张团体照,趁着晨早脑不醒话不多的迷糊状态,开始了35公里的旅程,徒步旅程。

一人当后勤司机,四人徒步走。气爽的晨早,终于透露大地苏醒的气息,天空泛着鱼肚白不久后,大阳先生出来了。像藏在儿时课本里亲切的太阳公公,好久好久,没正眼看它一回了。踏入社会,除了缴税,缴贷款,从前简单的事儿,渐渐变得复杂,艰难了。

额头划过一滴汗水,咸的。路面的坑洞给了单调色的泊油路一个机遇,邂逅勃勃生长的小草。路还长着,阳光却烈了,像烈酒,后劲十足。

在无数个标着公里数的石碑,我寻找终点的可能。但相比汽车的龟速徒步,我俨然惊觉:原来汽车的发明是如此伟大!低头看着多毛的两个腿子,想着古时中国上京赴考的秀才举人,心头一紧,随即松懈:tmd,幸好我生在这个年代。

边走边经过点缀着道路两旁的垃圾,心里挺不是滋味。连垃圾不能乱丢的道理都不通,谈什么2020宏远?还不重回小学课堂,听听老师说的头头是道的“垃圾要丢入垃圾桶噢”。一个国家的强大,不在于国力,gdp,国民收入,在国民素养。马来西亚,我呸。

离终点十公里处,点点雨滴突然倾盆而下,疲惫不堪的我,看着大雨淋漓,看着雨滴打在树叶上响起的滴答嘀嗒,那激溅的水花,让我想起面着睡床的窗户,也有这么一棵树,树上也有这么几片叶子,叶子也在雨天时会弹起四溅的水花。

 

我想起我的棉被。。。。停!你不能再想下去了!
我想起温暖的被窝。。。。停!!再不停你就要到下了!
我想起周六晨早与被单的暧昧缠绵。。。。够了!够了!别再说了!
我想起来听着落雨的滴答声,渐入眠。。。。好吧。。。别再走了,到车子里休息吧。。

我停下脚步,朝车子的方向走去,打开车门,像猪肉档剁碎的瘦肉团一样,瘫在车子的后座上,之后不省人事了。。。

醒来以后,发现车外的景色骤然巨变。一部又一部的卡车,扬起厚重的尘埃,搞得尘土飞扬。经朋友提醒,原来到了石化工业的填土区。平均一分钟有一辆载满泥石的卡车驶入沿海填土区。“好快”心叹“这又为了什么?”隔天,也就是九月三十号,边佳兰将举行和平集会,请愿中止石化工业在边佳兰扎根。可一头在表达民声,另一头则奋力加速工程进度。若发展是以牺牲民众的幸福为代价,那发展的目的又为何?朝着永续经营,永续发展,国民幸福和经济发展相并肩,这不更好吗?高污染高破坏的石化工业,固然能提高gdp,国民收入,但幸福不全然是这回事儿。而且若要我这个非边佳兰人以牺牲边佳兰人的幸福为代价,去换取国家gdp的增长,你不觉得这很自私吗?

终点前的三两公里,我下车步行,途经已受创的海域,已布满垃圾的海滩,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已承受大马人恣意妄为的边佳兰,如今更面临灭绝的命运。从前,我们没能好好爱护它,如今用我们一点一滴的小小力量,去唤醒爱护边佳兰,爱护马来西亚,不乱丢垃圾,环保至上的理念,你说好吗?

经一神庙,漆上厚红色的圆柱亭子,里头住着金菩萨。大门的立柱上,还摆着两只小石狮子。是悲悯,是怒吼,但该做点什么的,还是我们人类阿,呼,长叹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