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2

十二生肖 影评:重点不在铜首,在成龙

https://i2.wp.com/www.aforadio.com/wp-content/uploads/2012/11/CZ12-aforadio.jpg

十二生肖 影评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故事内容讲述中国流落在外的十二铜首,被高价拍卖,引起拍卖公司的关注。偷窃专家成龙接受拍卖公司的委托,寻找流落在外的铜首。成龙为获取相关资料假扮记者,无意中结识铜首专家coco,与法国城堡女主人。在买卖中国国宝铜首中,盗窃专家成龙内心开始有了改变。。。

按节奏和剧情,电影《十二生肖》可分前中后三部分。这也是遭人诟病的地方,因为三个部分不管是在节奏还是气氛上,都不显一致。像把咖啡,酸奶,和汽水放在同一杯子里搅浑。

先谈电影的前部分。

成龙以时尚流行的装扮,配合直排轮,大搞特技,与尾随的摩托车肉搏,再翻上悬崖的防撞提,之后藏在卡车底下,掩人耳目,逃出生天。这一连串看似不负当年的武打和特技动作,无非想塑造一个智勇双全的主角—-成龙大哥。可廉颇老矣,大哥成龙在动作上已需要靠剪辑等方式维持影片的流畅。英雄黯然,虽处之泰然,但已不复当年之勇。看成龙,就像品尝一杯老者泡的咖啡,虽然味道有些走调,但从轮廓,身手,背影里寻找,依旧是那个成龙,不过英雄暮年。

之后剧情以急速奔驰。说话快,打斗快,动作快,像蜻蜓点水般把众多讯息挤压,再以高速放映的方式去概括电影的主题及方向。许多耍花巧的戏码,像衣服上的毛边,实令整部电影在花俏武打中打转。像有场戏,成龙正打算从戒备深严的基地逃脱,一长腿妹子,用腿勾起钥匙架再施展一字马,把钥匙架往路旁的车子底下推,目的是让守门的军爷儿们找不到钥匙。其实用手去拿不就更快更方便吗?电影《十二生肖》充斥着花俏,而花俏恰恰是特龙武术的特色。但问题是,换了别人来把动作花俏一般,就显得稍微笨拙。若非杂技专家,还真难重新演绎成龙大哥传神的花俏武术。

船边的武打戏,电影里饰演成龙搭档的几位打手,为了迁就成龙的花俏武术特色,硬给自己利落的身手,披上一层花俏外衣,这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变扭。也因为这样,电影《十二生肖》的主题显然不是寻找铜首,而是处处都是成龙的影子。这显然不是一部电影,实实在在的是一部宣传片,宣传成龙的片子。

在古堡里盗窃名画roses的成龙,回到了拿手的专项,那个机灵,身手灵敏的杂技明星成龙。像我妈爱说的“作古作怪”,成龙的杂技武术自成一格。而在古堡里coco和法国古堡女主人的争辩,显得刻意,但带出得信息却十分重要,中国失窃的铜首,乃1860年英法联军掠夺圆明园所得。法国古堡女主认为征战是光荣的,而中国人coco则认为这是霸权的殖民地主义践踏国家主权的行为。以现在的普世价值观去看待当时的行为,是不合时宜,却值得令人反思。当时的强权欺凌弱势,是殖民帝国主义横行的正常行为。同理,若中国强大大可欺凌欧美列强,但基于文化不同,思维不同,自然而然得出的结论也不同。历代皇帝独爱称霸中原,对中原外的番邦则实行安抚,招安政策,皇帝保守夜郎自大的心态也非不无道理,毕竟源远流长的历史早已封闭对外审视其他文明的冲动。当鸦片战争的第一声巨炮响起,腐败的清廷,就等着倒数死亡的命运。若不能自强不息,也就强权底下受辱受欺凌。当时的重商主义,殖民主义,是这样看的。

在出海寻宝的那一段,电影《十二生肖》从老人版退阶到幼儿版。或许很难想象,一个个海盗和红毛人,竟如童话般个别饰演孩子心目中的可爱且充满童趣的善与恶。正邪交战,而为的也不是正义,是黄金是财宝。如老爷爷抱着孙子一边手指着童话故事本,一边夸张地说起童话故事。难以置信的是,这童趣,竟然出现在电影《十二生肖》中。成龙大哥,不卖老也不行了。脸上不再有杀气,取而代之的是老人的慈祥与和蔼。我在《十二生肖》看到的不只是花俏的身手,中国国宝十二铜首的历史背景,而是成龙利用电影《十二生肖》,说出他的一些想法,和看法。一幅你要看就看,不看也罢的心态。这不像是一部电影,更像是武打影星成龙进入英雄暮年,从风光亮丽五光十射的舞台退下来的最后一次的演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是他的个性。

出海寻宝的那一段,是小飞侠与杰克船长的翻版。成龙,coco,与法国古堡女主人,进入童话世界,去发掘新奇好玩的冒险之旅,在一众可爱的海盗及追兵下,上演一出儿童般的欢喜闹剧。里头没有血腥没有仇杀,只有代表邪恶的可爱海盗和代表的正义的帅哥美女,哪怕受伤也不会流血,哪怕炸弹被引爆也不用担心主角会身亡。风趣好玩的对战,充满欢笑与快乐的乐园,就像喝着酸奶的小男孩被母亲带进五彩缤纷的迪斯尼乐园。请允许我对这段剧情的虎头蛇尾报以深切的感慨,就像我看到一个病痛老人偷偷打开雪柜寻找他喜爱却不被孩子允许触碰的糖果一样。成龙大哥或许是想在电影里头添加一些儿童喜欢的画面,或许就像小时候的他羡慕富贵人家的孩子到游乐园一样—-所以严格说来《十二生肖》不是电影,是成龙的独白。成龙念了多年的一年级,因为常和人打架,屡次触犯校规,便被勒令留级。于是成龙的父亲便把成龙带到京剧班习武,吃了十几年的苦头,终于在电影界混出名堂,成就今天的大哥成龙。

电影的后半部又从欢喜儿童乐园回到了成龙那些年的惯用套路:杂技武打。先是和老外交手,再上演一出以一敌众的游击战。成龙使出看家本领:像只灵候般灵敏地攀墙钻洞,利用随手抓起的任何物件当武器,意外被砸脚还会顿半拍才喊痛,东躲西逃被两面包抄仍旧能在捱下几拳脚后脱逃,并拳倒几个敌手——这是我们熟悉的成龙,把动作和杂技和惹笑结合在一起,这是成龙的风格,这是他的特色。最后上演的空中抢铜首的戏码,为的是成就成龙那宁死不屈的形象,一如他以往在《一个好人》《警察故事》等等电影中他所饰演的正义之士,传达的是一种哪怕是再普通的人,只要有颗善良的心,就可以行善行,做好事,哪怕上刀山下油锅,只要是对的,就必须坚持到最后一刻。这是一种成龙精神,我想这也是为何成龙几乎不饰演坏角,哪怕独闯好莱坞的他,面对饰演敌派人物的剧本,就只是拒绝,这或许也是对自身正派角色的忠贞与坚定。

当成龙因夺铜首而空坠山崖,翻滚数圈后脑击一大石,奋力竖起身子,双眼充满血丝,脸颊流淌着血,脚步没稳,跪倒,昏了。这一幕,似曾相似,类似的画面曾出现在有着成龙身影的那些电影。到下的人,壮大的是屹立不到的正义精神。电影《十二生肖》,那倒下的是英雄墓年,屹立不到的是曾经的成龙给我的儿时回忆,那段我幻想着练武拯救世界惩恶扬善的英雄梦想。电影《十二生肖》说的不是铜首的故事,是成龙作为武打演员步入暮年的点点想法,里头有六十高龄仍亲身上演的滑轮追逐战,有老来童趣的海盗与船长还有黄金宝藏,还有成龙拼死一搏,坚持不懈的“对的就去做!”的精神,虽然身手不再敏捷,虽然一些笑话都有些过时,虽然那些动作,那些忍痛的脸部表情我们都似曾相识—–《十二生肖》对我来说,不是一部电影,不过是看看老朋友,看看英雄墓年的成龙的一次即兴演说,虽然,内容有些老套,有些过时,甚至有些地方会令人觉得格格不入,但,成龙的形象在我心中,依旧是那个屹立不倒,坚持正义善良的好警察,一个好人,一个坚持勇敢与正义的平民英雄。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成龙永远是我心目中的蓝波。

十分给六分,基于成龙是我儿时记忆的一部分,多加半分,六点五分。(自己给自己评分,十分给零分。。。有些感慨,在电影院看成龙的电影,让我想起好多事情,想起父亲牵起还在上小学的我的手上影院看《红番区》。。。成龙老了,我爸也老了。。。哎。。。不大哭一场还真对不起自己T_T。。。不写了。。)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十二生肖(豆瓣/百度/十二铜首)
导演: 成龙
编剧: 成龙 / 唐季礼 / 邓景生 / 陈勋奇
主演: 成龙 / 权相宇 / 廖凡 / 姚星彤 / 张蓝心 / 白露娜 / 刘承俊
类型: 喜剧 / 动作 / 冒险
官方网站: hbpictures.ayomovie.com/12shengxiao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香港
语言: 英语 / 汉语普通话 / 粤语 / 法语 / 西班牙语
上映日期: 2012-12-20(中国大陆)
片长: 122分钟
又名: 12生肖 / CZ12

Advertisements

随便写2012/12/26: 闲聊 自负

写博有个好处,就是随心所欲地自问自答,最个简短的访问,或是悠长的闲谈,都是认识自己的机会。

我发现有的时候,我态度不好,气焰嚣张。虽然我不喜别人这么做,可偏偏我却不由自主地成为我不喜欢的人。我们总对自己放纵,对别人苛刻,也因为意识我不能做到严己,所以每当我从别人身上看到不好的缺点时,在心里暗骂之余,我会乘这个机会检讨自己。

前几天,有位朋友谈起一位朋友接受基督教洗礼的事儿,他认为宗教这事儿,对纠正行为,其实作用不大。我当然不服气,虽然我不虔诚,但我还是相信神。我不喜欢他的果断,气焰嚣张。我尽可能避免和别人谈起宗教,第一我对宗教本身知道的并不多,第二,太多反宗教的主观想法,很让人不快,往往我听见的想法,多半是自大的回答。我不喜欢自负的人,呵呵,所以我有时挺讨厌自己的。我不喜欢自负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考虑不周全,或者知识面不广,想法狭隘,都可能造就一个人的自负。像井底之蛙般,以为天空,以为世界,就一个井口那么大。另一个我不喜欢自负的原因是,自负的人,往往一幅不容得你反驳的态度。仿佛你回他一句他不喜的话,他立即捧着经典名著跟你辩论三天三夜至死方休。打从一开始,自负的人,就容不下异己。谈话,也只是炫耀他的看法,这不是讨论,更不是交流,是单向的灌输,你只能点头,若有感悟地说:“有道理哦。。。”

当友人语气把自负的心态表露无疑,这确实难谈了。我是这么认为,我们不能把话说得太肯定,这并非圆滑,这只是我们必须对我们所认知的事物有所质疑,况且在逻辑分析和推理下得出的结论,也未必真,毕竟出发点不同,得出的答案必然不同。我们根据我们自身的经验,在总结我们浅浅的生活历练后,得出一句:宗教这事儿,对纠正行为,其实作用不大。这很不理性。或许宗教在我们身上并没有很好地体现它的价值,但这并不代表未来我们就不会从中得到启发,从中受益。

我问友人:你不信神,你信什么?
他自信地回答:我信自己。

我没问,他信自己,信的是什么。我想他的回答,大概就是人定胜天,或者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只要努力就会有成果。我信自己,这话,或许是不靠神,不靠别人,以自身为唯一工具。我挺害怕别人冲着我说“这有错吗?”,这很难回答,一来对方对半语气不友好,甚至有些愤愤不平,二来,若讨论的氛围陷入胜负之争,这早已不再是讨论,而是争执。如果是道理,是经得起挑战的。如果自己也隐隐约约发觉有些不妥的地方,那多半需要不容许挑战的语气的配合,这才让自己下得了台阶。下台阶,比真理更重要。所以一般上,我选择退步,假惺惺地附和对方的说法。没办法,下台阶比较重要。假若我在对方抛出一句“这有错吗”时,扔出一句“没错,并不代表你是正确的”,可能接下来就是双方在语句中找语病,找毛病,直至你心慌意乱,弃械投降,方可罢休。

友人只把“信”定位在职业上,就挺容易可以得出结论。但若拓展开来,把“信自己”开拓到方方面面,这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像生活起居,若“信自己”是一种信仰,那“自己”又为何呢?要根据什么指标去规定自己的行为呢?这当中必然有我们笃信的价值观,而价值观是来自传统,或许也有些宗教成分,这需要自我分析。也可能只依据感官,以感官为最高统帅。所以那些吃喝玩乐嫖赌,就得以合理化其行为,因为我们确实可以从中得到快乐阿。我不晓得友人有无探讨所谓的“信自己”到底是只限定在职场上,还是可以拓展到人生的方方面面。但若深思熟虑,我想,能肯定说“信自己”的人,应该不多。

而我,又信什么呢?我的价值观又是怎么建立的呢?我相信神,我相信儒家,我相信侠,我相信正义,我相信父亲母亲,我相信命运的同时,我也相信自身的努力。我相信上帝的同时,我也相信自身必须对抗邪恶,遏制邪恶。我相信追求美好的同时,也相信唯有正视社会的黑暗面,人类的不完美,并改之,我才有资格追求美好—这是儒家积极入世的一面。但同时我也相信宿命,只不过我不肯就此罢手,啥都不做,等老天的安排。这不会是我,我也不希望这是我。

如果说中华文化给了我儒家的积极入世和让我以侠义心肠为人生最高目的,那基督教则赋予我,接受事实。像我们以为努力之后必然有收获的时候,可偏偏我们啥也没得到,空欢喜一场。但这就是人生啊。现实就是赤裸裸地摆在眼前,你接不接受,它都愣在哪儿,你能避到哪儿?但实际承受还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在这段时间支持我走过去的,是我的宗教,我的信仰。有些事儿你理不清道理的。打个比方,假设我有个孩子,孩子长到七八岁那年,发生车祸,去世了。可为何偏偏我的孩子活不过七八岁,偏偏别人的孩子就能活蹦乱跳?哪怕法庭下重判,判那司机入狱,但我的孩子始终不能复生阿。宗教在这方面,确实有它的药效。像佛说应果报应,道教也这么说。那我七八岁的孩子之所以发生意外,这是之前造的孽,或许是我,或许是我孩子前世犯错,作孽。基督教或许就这么说:上帝带他离开,是有他的原因的。纯然理性的人不可能接受这样的说法,但这也证明了我们生活中不可能纯然是理性,多少带点不理性,才能调和生活的复杂情绪。

人啊,还挺复杂的。哈~


随便写2012/12/20:四十年的经验

steel bar

前些日子发生一些事儿。发生,意味无所预料。那是我份内工作里的一个小个案。一间位于角落的排楼打算扩建,便找了一个四十年经验的建筑工头。若要扩建房子或建新房,正常的步骤,是先找绘测师,也就是architect,由绘测师在确定你的要求后,根据建筑面积,房间的大小,采光等等要求,去绘制屋子的外形,里边的陈设布置,简称建筑图。在屋主满意及同意下,下一步就是由结构工程师依据建筑图去设计房子的结构,在计算后,绘制一份施工图。再之后,才由竞标成功的建筑商,或屋主指定的建筑商拿着施工图及建筑图开始施工。

这位四十年经验的建筑工头,在无图纸的情况下,凭着老道经验,现场指挥,哪里要加梁,那里要放多少铁,尺寸要多大等等等。建至第二楼,才找我老板接手,我老板就叫我接手。我就到工地,和那位四十年经验的长者对峙。我说经过我计算,这条梁里的铁不足,必须重做。他说,没有事的。我再说,真的不行,必须敲碎重做。他就说,凭我四十年经验,我跟你保证这条梁没有问题。我就说,我那套计算的公式,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你的四十年经验,算什么?

他怒了,我也怒了。双方在面红耳赤下,争执,泻火。屋主在一旁尴尬地看我俩对唱。我书读的不多,但还带点理性,知道这样下去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于是我态度上先退一步,说,好,我们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复杂化问题,若我有得罪你的地方,我先道歉,对不起。他就说,他和我说话心脏负荷不来。不过他语气上显然平稳了些。

有些建筑商,常认为我这行,是理论派,而他们则是实践派。在欧洲盛行教堂建筑的年代,绘测师,工程师和建筑工头,可以是同一个人。后来因为教堂的设计逐渐复杂,为了在工作上更有效率,演变至今天的绘测师,工程师和建筑商。一般我们家的建筑结构,都是钢筋混凝土,由混凝土包裹钢筋,或为梁,或为柱子,或为地板,由下至上依结构需要,而布置梁,柱子,和地板。在一个讲求效率的年代,我们不能回到从前一个教堂可以建个几十年,几百年,像西班牙高迪设计的教堂,至今仍为竣工,可当建筑成为一项艺术品时,效率高不高倒成了其次。顺带一说,欧洲现今高耸的教堂,像歌德式,维多利亚式等等,只是当时期的十分之一二,可能更少。有些在战火中被烧毁,有些则是建筑结构不能负荷,进而坍塌的也有。所以一些不知其中者每每手指着一栋老建筑说,看,以前的建筑多么耐用。我心里叨念:去你的。。。如果这么建法,一间房子的造价可以是现在的十几倍。

讲求效率,就必然有一套相应的规范。而这套规范就是由结构工程师去把守。但不幸的是,有些建筑商在屡试不爽的情况下,发现结构工程师绘制的施工图里的铁阿,混凝土阿,怎么好像都过量了,诶,若我能少放一点,房子又没事儿,那我不就又多一份收入了?

事情,就这样坏了。

当老工头拿出他四十年的经验做担保,他担保的只是竣工后,无啥大问题。至于小问题,像裂缝之类的,从老工头的角度看,这是必然现象,他可以有许许多多的说法。若十年后屋子的结构严重开裂,那他就基本不负责。而且,他的负责,非法律责任,只是口头上的责任。就以后大不了不见面,这样子的责任。若在法律上追究老工头的责任,那没法。谁叫你要找工头,而不依据正确的步骤走呢?建筑是这个样子,维修,比新建来的难,若要根治结构问题,造价或许是新建的一半,或一半以上。说穿了,还是钱的问题。承担责任意味着赔钱。但若从赔钱与从此不见面,两者选一,我若是没心肝的建筑商,我铁定选择后者,或是折衷方案,稍微小敲小补,上一层漆,把裂缝什么的都盖在华丽的油漆下—–眼不见为净。

话说我和四十年经验的老工头争执又退让之后,我们谈了几个解决方案。回到公司,我尝试揣摸老工头的想法,内心上演一出老工头与我的对戏。发觉,老工头的想法,或许只是拿着我的施工图,挑几个他能接受的修改去施工,主导权在他,而屋主似乎也顺着他。我在电脑荧幕前愣了许久,清楚方向,目标目的地,事倍功半。

我做我的,你做你的,那。。。。还要我来干啥呀。。。哎。。。


随便写2012/12/14:做人要狠:(

panasonic test-1

有天和妈闲聊,她突然冒出和之前话题不相干的话。“做人要狠”我看着妈认真的表情,有些惊讶,但一回想,妈的措辞爱挑直接,激烈的字,可能她想表达的本意和我想的不一样。我还未开口接话,妈就说起她在癌症关怀中心碰上的一位患者。

那是一个有三个孩子的家庭,最小的女儿十二岁,两个男孩上中学。患上癌症的是孩子的母亲,经济状况并不好。我妈是癌症关怀中心的一员,负责探访,以及传授患者家属一些关于照顾病患的知识。我妈和那位母亲,成了好朋友,无所不谈的好朋友。“所以”我妈旁述:“做人要狠”。

那位母亲谈起她的担忧,她的小女儿,刚满十二岁,也是身理发育的年龄,她怕即将撒手人寰的自己,没来得及教导发育的小女儿关于月经之类的常识,于是请求我妈,务必在她走了以后,有空就关注小女。

这时我妈没说做人要很,取而代之的是泛泪的眼眶。

妈继续说,她说她从来没想过她的朋友会死。我有些惊讶,我妈做这份义务工作已经几年了,见的生死离别应该不少。随之一想,或许是那位母亲和我妈的关系已经超越病人和医务工作者的界限,蜕变成两个很要好的朋友。

“我不相信她会死”我妈对我说。

我妈谈起,在那位好朋友的身子转弱,病情恶化时,她听信一位推销员的话,买了八百块的“生命之泉”给这位好朋友。而这位好朋友,也就是孩子的母亲,也很努力,很乐观地相信自己会康复。

我平静地说:“八百块可以救回一条人命,值了”
我妈理直气壮地说:“是咯,钱可以再赚,八百块如果可以救一条人命,还不值吗?”

我妈眼神有些落寞,说她在最后那一两个星期不敢去看望好朋友,她说她不能接受。出殡那天,我妈说她没去,不敢去。之后,妈不时有去探望小女儿,买些文具之类的,送给她当作小学毕业的礼物。

“所以”我妈说:“做人要狠,要狠一点”。语气,没有坚持,有的是一丝丝的惆怅,惋惜,和无奈。

我母亲的狠,不是绝情,是太痛心,所以选择保持距离。

我对妈说:“如果她没碰上你,大概她也会痛心,因为从她的立场上来看,你对她的感觉,像个关心她的朋友,多过那些冷静分析,客观回答的机械式医生和护士”

我妈微点头,不语。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打开facebook,看见一群美眉上载照片,写着“每一天都要开心”之类的道理。这种催眠式的说法,唯有自个儿对自个儿说,说久了就相信。社会是有缺陷的,唯有在正视了社会的阴暗面,了解世界的不完美,我想,我们才有格,说“每一天要开心”之类的大道理。


随便写2012/12/10:李同学寄来的明信片~

小朋友到了槟城,寄了张明信片过来,心里不是一般的感动。想起好多,从前的事。那时刚大学毕业,没有方向,未来是无尽的未知数,那时已报名硕士班,也通过面试什么的,就等九月开学,重返中国大陆继续上学。那时候不是真想做什么研究,还是为人类做出科学上的贡献,那时候的自己就是无头苍蝇,从前上学交功课考试之后就是学校放假,我依循着社会给我定下一个又一个的目标,凡是叛逆,凡是不交作业,都是不好的。我是这样单纯地想的,所以我也单纯地踏上所有大学毕业生会走的路:念硕士。

大学毕业离硕士班开学有八九个月的时长。没什么束缚的我就挑了吉兰丹做我落脚之处。我家在柔佛,马来半岛的南部,吉兰丹在马来半岛的北部,一躺慢吞吞的火车,要耗十二个小时。图新鲜的我,就选了大学同学的母校吉兰丹中华中学当老师。傻愣的一个书呆子,就这样在那间临稻田的学校,习得教书的乐趣,找到了执教的感动,以及那许许多多可大可小的愤怒开心难过的事情。那段日子的感动,在我离开吉兰丹后,再也找不回相同类似的感触。我只能说,那一年,我在吉兰丹的记忆,远胜踏入建筑业的四五年。不是回忆最美,是我发现我身上流的血,会为课堂上大伙儿对牛顿三定律的恍然大悟而沸腾,活跃地跳动。我能感觉热血澎湃,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是那么有意义。

回首往事,年少轻狂的教师,偶尔收不住口,那肮脏字眼从嘴上划过,哎呀,心里大叫:糟糕,爆粗了,怎么办?只见学生呆若木鸡,似乎第一次听闻年少老师爆粗口,而且是不经意,没有对象的爆粗,思绪来不及做出调试,做出反应。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用厚大的嗓门,叽里咕噜把话题一转,重新把同学的焦点聚焦在课文上。虽然有些牵强,虽然不那么自然,虽然我心里还挺心虚,但那一刻,我还是挺佩服自己当下的反应。现想起,不禁汗颜。。。。。娃哈哈哈哈哈

送明信片的学生姓李,是个挺多想的小朋友。我喜欢她质疑的态度,她不是那类喜爱和别人做对以突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她是很真,很直率的人。也因为想法直接挂在脸上,或许别人就会误解情绪化。我只是觉得她懂得聆听自己内心的想法,这很好。我在她身上找到和我有相似的点。我们都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谈话,沟通,仿佛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过去,和曾经。我在中学的时候是带点忧郁的,没来由的害怕和恐惧,偶尔会袭上心头,但我不能理解这类少年维特的烦恼,属于青春发育期时,在身体的成长,相对应的心智却不能成熟。我没有多想,因为老师们都叫我们不要胡思乱想,把注意力集中在课堂上。也庆幸的,我在物理数学找到另一个世界,并得心应手,自在畅游。可那段日子,属于胡思乱想的青春期,我就在一次次的期中考,期末考,完结了。我收获了一群好友,以及对数学物理的热爱,唯独少了青春期该有的冲动,还有内心的独白。我在一次次的和平集会,拾回属于年少的冲动,而内心的独白,内心的对话,是从大学第二第三年才缓缓打开。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要做什么样的人?我身为马来西亚人难道只是护照写着”malaysia”而已吗?为什么路过行乞的,讨饭的,我都是快步离开?你认为施点小钱是很丢人的事吗?你认为大学就是拿张文凭而已吗?你期待在大学里得到什么?你逞强的目的是因为你害怕别人小看你吗?还是你想在那个她面前展示你了不起的一面?你认为她会喜欢这样的你吗?—-诸如此类的对话很具杀伤力,也很具反思情绪。很容易一脚就栽进去,可不容易得到什么好的答案。好的答案仰赖学识以及对自我的坦白。像承认自己懦弱,胆小,害怕,其实这对我来说,都是很不容易的事,但当我看清并承认自己的缺点时,人就坦然,诚恳多了。若能正视自己的缺点,并坦白承认它,我想,这是认识自己的第一步。

我在那位李小朋友的身上,看到我过去的影子,对世界有许多疑问,对自己的情绪抓摸不清,只不过她比中学的我,更坦然,更直率,更容易把想法情绪挂在脸上。她是个诚恳的小朋友。。。。她娘的。。对不起,我只是一个爱爆粗的年轻老师。。。

因为气味相投,特意送了本书给他,现想想,还真tmd后悔!(跪求李小朋友不要看到这一句~娃哈哈哈哈)那本书的名,我忘了。是美国作家房龙写的一本关于建筑的书,文字很浅,但内容深刻,也因为这本书,我几乎一看到房龙的书我就直接买了,不看价码,但一付款。。。偶尔就有些惊讶。给平凡生活带点惊喜也是好的,不是吗?不涉及钱的惊喜,我是挺享受的,可涉及的款项有些多的时候。。。我就会有些紧张,哈哈哈。

后来翻找橱柜,看到李小朋友在不知道哪一个农历新年特意送了张贺卡,发现阿,这本书送的还是很值的,娃哈哈哈哈~~

祝这位李同学,思维有长进,活得精彩,不是别人想的精彩,是属于自己的精彩:)   顺带一提,我觉得她在班上还算挺漂亮的XDDDDD 好,我承认,我是个爱爆粗,又好美色的王八老师。。。哎,真怀念阿。。。呼~发Q,这就是人生吧。。。我们总在走着和自己梦想相反的路,去找寻我们的未来,又用一个个世俗眼光去定义,去肯定我们生存的价值。你娘的,你说人啊,多卑微,多像乞讨目光的小小人啊~哼~我呸~

(这朋友还真有心肝,连我终身大事都包了XDDDDD)

postcad-1


随便写2012/12/8:毛病儿~

毛病

踏入社会就业四五年,开始犯些小毛病。最常见最常发生的,是不断地检查车门锁了没。偶尔这些类似强迫症的症状,会让走了大老远的自己,回过头,再去复查一次,亲眼确认车门被锁上后,才安心离开。可没多久,脑袋又会晃出同样的疑问:车门锁了没?

我曾经复查两三次,现在情况较好,至多复查一次,因为走得远了,嫌麻烦就自我安慰:反正车上也没什么好偷的,要拿什么就拿呗。想通了,就轻松了。

每次复查车门上锁了没,基本上都是一样的结果:自己多心了。可就有那么一次,还真忘了给车子上锁。结果就因为这一次,我有了复查的借口,像逮到顽童偷摘自己花园里的鲜花一样,无时无刻都神经兮兮,看到差不多年岁的孩子,就会紧盯着看,深怕一露眼,那孩子就偷摘了花,脸上显现狡猾的微笑,拔腿就跑。

我想嘛,其实不种花不就得了,或者主动把花送给左邻右舍,路人甲乙,主动给自己消灾,同时也给旁人一个快乐的理由。有道理,那患有强迫症的你我,就把可以被上锁的东西,全都卖掉吧。不然,就都不上锁好了,哈哈。


life of pi 不是影评:活着,就好了

https://i0.wp.com/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en/5/57/Life_of_Pi_2012_Poster.jpg

life of pi 不是影评

内容简介:印度一家动物园的二儿子pi,因老爸决定举家迁移到加拿大开始新的生活,而登上大船。当船行驶至太平洋的马里安纳海沟,突然巨浪来袭,船沉了,而侥幸逃到救生船上的pi印度派。和鬣狗,猩猩,斑马,和老虎共度,展开一段奇妙的旅程。。。表面上是这样,没错,是这样。。。

在网上收罗一群电影专家的文章,从派(pi)的宗教,理性vs蛮性,素食vs肉食,动物vs人类,斑马vs海员,鬣狗vs厨师,猩猩vs母亲,老虎vs派,漂流岛vs印度神或母亲尸体,狐獴vs蛆虫,飞鱼vs鲨鱼等等等,类似的比喻暗喻明喻,重新诠释这部耗资四年拍摄的电影一个新的定位。像天下武功出少林,各门各派风起云涌,实实在在充实了武林,充实了电影<life of pi>。

想起一个故事,有位村民问智者,世界是复杂的呢,还是简单的呢?智者笑了笑,回答说:“若你用复杂的角度去理解世界,世界就是复杂的,你若用简单的角度审视世界,世界就是简单的。”世界,就是世界,复杂和简单,不过是人类强加在身上枷锁。那,电影<life of pi>的真相,到底是属于老虎和人之间的故事,还是人类在绝境下的厮杀为实情?

“你愿意相信哪一个?”如同派向法国作家的提问。

哪一个是实情,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派,活下来了,艰难的活下来了。

电影处处隐藏暗喻,用简单的对白,刻画对宗教对肉食素食,对理性的反讽。

派由于在意自己的名字和尿谐音,想出法子,重新解释自己的名字,不叫“piscine”(piss小便),而叫“pi”(派,圆周率),甚至在每堂课,重复解释自己的名字。记忆力特好的派,把圆周率的准确数字,小数点后的3.1718xxxx,写满三个黑板。他是那类要嘛不干,要干就干得彻底的人。也或许,名字的困扰带给他改变可笑外号的冲劲。他,从小就显现改变外在环境的能力。

剧情前段的铺陈,为爱思考的观众打开了窗,充满寓意的对白,像派闯入修道院,一位教士问正在喝圣水的派说:“are u thirsty?”,之后手捧一杯水到派的面前。谈话最后以“你只要知道神是爱你的”为句点。派父亲的动物园,有只老虎,叫richard parker,原名叫thirsty,饶有趣味地把派和老虎的命运线链接起来。当派领着哥哥到老虎的住所,从厨房端了一块鲜红的肉诱引那只名为richard parker的虎子时,被通报的父亲即刻阻止,并吩咐仆人把活生生的羊拴在老虎住处的铁笼。老虎像追捕猎物般谨慎,拐了羊,回笼子去了。但那天,派天真的世界就变了样,直到碰上初恋。

怀着童真的派,意识人的好,以及不好。在颠覆流离的救生船上与虎子共存,却实现了人的性本善。打从一开始用船桨击打从沉船漂来老虎,到后来虎子躺在派的双腿,等候天使的呼唤。那一刻,他俩成了共患难的好兄弟。和虎子的对抗,让派在害怕的同时,也享受着脑力激荡,存在危机感的人,思维总是特别敏锐,也因为不散漫,生活才不至潦倒,甚至日子也是可有可无的。

电影<life of pi>,利用美丽的场景,简单的故事,以及富含寓意的结尾,去满足各类观众的需求,但这不是商业片,是一部内容丰富的电影。用最简单的言辞,去表述一个可以的天真浪漫,也可以是残酷不仁的故事,一物有两面,相信神,相信上帝,情愿选择美好的夕阳日落,繁星点点,还有那差点被同化的虎子,世界,可以是这样。如果不信神,不信上帝,那世界就只能是一个糟字。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不友善,厨子鄙视派一家的素食想法,派因为名字带有尿的谐音,便被整个学校的人歧视,哥哥不信任派,通报父亲说派私自喂虎子,派刚觅得初恋,就必须忍受分开的结局,一直到后来在救生船上,为了活命,人杀人,人吃人。同样在漂流岛上的虎子和派,分别啃食着狐獴和植物的根茎,但相同的是,狐獴和植物根茎都有生命,都不吭声,也不呼叫,也不呼喊。何谓生命啊?素食,只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吗?若严格定义不了生命,那素食和肉食又有何差别呢?那吃人和吃素,若都是为了生存,差别又在哪里呢?

呼喊着i’m sorry i’m sorry的派,明白,也了解,自己错了。当他手拿硬物击毙大鱼时,鲜艳外皮的鱼儿,顿时失去了光辉。生命的陨落,像繁星点点从夜幕中划过。不过爱美化的人,发挥言辞的功效,把原本的陨落,撞向地球表面的陨石,刻画成美,动人的故事。在派的眼里,流淌着泪水,是对生命的惋惜?是对破戒的忏悔?还是这是唯一派能接受自己杀生的一幕?弱肉强食,并没有远离社会,不过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像商界的不流血竞争,美国攻打伊拉克等等,以合法的手段去流血,不流血地表露人的蛮性。但在救生船上的派,是赤裸裸地目睹弱肉强食的悲剧。接纳三大宗教的洗礼,脑袋已全是爱与和平的派,要接受眼前的画面,堪称是不可能。文字代表的文明的起源,而宗教则是一切礼教约束的最好办法,宗教是文明重要的里程碑。划别文明和非文明的重要衡量手段,是看人如何对待人。是尊重吗?是以武力为尊?是以对生命的最高敬意?宗教,在不理性上,强制灌输了人对人的尊重,人对人的爱,和平与善。

派,是从这样的背景成长。虽然父亲让派见识了弱肉强食的残酷,让派对真善美的笃信,压抑至最深处。当,有那么一天,派需要在一个残酷环境下去求存,他把内心最深处,曾经笃信的真善美都拿出来,去让自己相信,这只不过是鬣狗,猩猩,斑马,和老虎的斗争。“我是人”我似乎听见派这样说着“我爱我妈妈,我爱我爸爸,我爱我哥哥”。

“若你用复杂的角度去理解世界,世界就是复杂的,你若用简单的角度审视世界,世界就是简单的。”智者笑了笑

我们可以用各种方式去证明自己所相信的,但重要的是,支持我们活下去的想法,让我们活下来了,不是吗?

十分给八分半,好电影。(自己给自己的文字评分,十分给两分,我彻底钻进派的内心了,派将我心俘虏了。导演李安曾说,饰演派的演员,他本身就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在剧终派流泪的当下,我看到了一个孩子,他是那么认真地活着。。。我相信了。。。)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备注:里头的点子不全是我一个人想的,相反的,不少是取自于豆瓣网以及其他网站

life of pi(wiki/tomatoes/豆瓣/wiki中文/官方网站)
Directed by     Ang Lee
Produced by     Ang Lee,Gil Netter,David Womark
Screenplay by     David Magee
Based on     Life of Pi by  Yann Martel
Starring     Suraj Sharma,Irrfan Khan,Tabu,Adil Hussain,Gerard Depardieu,Rafe Spall
Music by     Mychael Danna
Cinematography     Claudio Miranda
Editing by     Tim Squyres
Studio     Rhythm & Hues
Fox 2000 Pictures
Distributed by     20th Century Fox
Release date(s)
November 21, 2012
Running time     127 minutes
Country     United States
Language     English
Budget     $120 mill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