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2013/1/17:反思

一月十二号早,我和母亲,还有母亲的一位朋友到吉隆坡,参加和平集会。前两次都说了和平,可水弹催泪弹老实地告诉大家,这场集会不和平,而且还很暴力。这一次,确实是和平了。追究前两次否决和平集会的原因,我想,在于敌对精神。非我族类,皆我敌人。

1945年以前,我们对抗侵略亚洲的日本军。日军战败后,英殖民主义卷土重来,拾起权杖,搜刮马来半岛的财富。再之后,由东姑阿督拉曼领导的国阵政府从英女王手中争取马来半岛的独立。直到现在,马来西亚反风四起,变革的矛头直指执政持续五十年的国阵政府。在这一场场的变革,我看到的是不断重复上演的历史桥段。在历史的洪流里,我看到人的渺小。一个南京大屠杀就三十万人,一个二战就拈熄了六百万犹太人的生命。退到地球外的宇宙,看着这一星球,人类似乎都在自作自受。权与利,傲慢与偏见,搞垮了一代又一代值得自嘲的皇朝。

人类文明的进步,在于普世价值观的开拓。人权,言论自由等的内容,反思着过去的不文明,对人的不尊重,以及许许多多偏见偏激的思想。文明的进步,在于人类不断的省思自我的行为。于是出现类似道德,这样的规范。”虽然我不接受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言的权力”。道德不仅限于不乱丢垃圾,不争先恐后,上巴士必须让座给老人孕妇小孩。这是初级班的道德。随着科技的进步,道德也无时被挑战,更确切地说,是被讨论,被思辨。道德的内容出于宗教,传统,现代的功利主义,社群主义等等,各方的出发点不同,论证的角度也不同,结果自然而然就不尽相同。身处资讯发达的年代,也是身陷资讯泛滥的年代,我们的注意力难以集中,各方说词也容易混淆,打断我们思维的构建。若无基本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对民主的认知,我们只能处于被各路政客牵着鼻子走的局面。这,也是大马教育从不提及的一点:独立思考。

我们灌输孩子考试多A就是好孩子的概念。我们不质疑这到底是对还是错,我们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天天上补习班,我们就天天送孩子上补习班,说是不落人后,胜在起跑点,实则是缺乏思辨,有样学样,装模作样,为的是融入多数人的那一派。连怕什么都不清楚,于是我们就把孩子往补习班,跳舞班,钢琴班上送。当孩子被这类名堂五花八门的学习班搞得晕头转向,可怜楚楚地对母亲说:“妈,今天好累,我不去上补习班行吗?”“妈,也知道你累,可这都是为你好”

当,这小孩长大了,也成为了父亲母亲,有那么一天,他的小孩对他说:“今天好累,我不去上补习班行吗?”。若他脑袋无法浮现小时候向母亲哀求的自己,那他只会说:“我也知道你累,可这都是为你好”。所谓的好,不是别人为我们定义,而是我们自己为我们定义。缺乏独立思考,缺乏自我人质,取而代之的,就是那占多数人意见想法的群体主义。群体主义没有不好,只是这扼杀很多特另独行的孤独者;群体主义没有不好,只是它缺乏思辨,缺乏思考,缺乏自我省思,对着站在对立面的孤独者,非议,私下窃窃私语。尤其,当我们少了对普世价值的认知,尊重对方,尊重对方观点,成了难事。

我几个老友,每一天的话题,似乎都围绕着计较。吃饭的时候,就算店里老板一天能赚几个钱,经过轮胎店的时候,就预估这间店一个月可以卖出多少轮胎,可以赚多少钱。刚一开始,我对此类话题不感兴趣时,他们会觉得很奇怪。之后他们就定义我为非一般人。我解析他们话题的本质,追溯到了发展此类话题的源头,就是计较,比较。似乎唯有通过比较,计较,才能活出自我,找到自身的价值所在。我认为这是一种虚荣,唯有在别人面前迎接群众的羡慕眼光,他才能扬眉吐气地活得开心。自信,来自于我高你低,我若能贬你,我就存在自信。缺乏内在的反思,独立的思考,以及独处的环境,很难从这类想法逃离。当一个人无法发现自己的虚荣,他就把人生的自主权交给了虚荣。当一个人无法质疑自己的行为到底是为了喧哗取众,还是内心思辨的结果,他或许会变得莽撞,也或许会伤了别人,或许在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底下,丧失自我的可能性。

“在法国读书时,我发现革命有一种很吸引人,但说不出来的东西,和我从小所理解的恐惧不一样,使我也开始跟着要好的法国朋友,绑上头巾,跟着游行的队伍前进。整个五月大概都是在罢课的状态,而去过巴黎的人就会知道,五月的巴黎天气好得让你不想上课。后来我发现每次革命,每次学运都选在五月,不然就是在秋高气爽的十月,很少有学运在凄冷的季节,大概即使要革命也要选一个好天气吧!更有趣的是,有时候同学还会问我:我今天要去示威,你觉得我穿哪一件衣服比较好?

原来学生运动不像我想象中的可怕,反而有一种嘉年华似的东西,包括朗诵聂鲁达的诗,包括选一件示威游行的衣服,革命是可以重新筑界的,或许革命是因为你的青春,并且转化为一种青春的仪式”—–摘自蒋勋的《孤独六讲》

我们没有示威游行这个概念,因为从小老师没教,课本上也没提。群体对过去大大小小的学运,游行,示威都选择保持沉默态度。所以当吉隆坡街道上挤满人,车子不能通行,甚至连水弹催泪弹都出动时,我们大马人难接受这样的情景。原因或许只是因为我们不习惯。也可以是政府制造的白色恐怖,屡次提及513等事件去唤醒那一个年代的不幸,以达到恐吓的作用。不少马来西亚华裔,在传统概念以及人云亦云的基础上,发展了一套对民主的见解。缺少思辨,缺乏独立思考,在人云亦云的大局势下,就等党派领袖发表一些似是而非的假道理,盲从,随众。为了巩固自己想法,开始收集资料,选择性地忽略一些与之不相契合存在冲突的见解,不从事实中寻求真理,反倒先架设一理论才去寻找相应的资料,这不是真理,不是。

“示威,不是我们的文化。”我好想问说:那什么才是我们的文化?而示威游行不是我们的文化,难道就不能进行了吗?示威的关键在于表达民声,因为一个又一个的人站在街头上,比集体签名上诉的效果好太多了。假若民主的核心内容是言论自由,而言论自由的目的是为了获悉民意,那示威游行,不也是一种表现方式,虽然在大马人眼里示威游行是有些暴力元素。

住在大马的你,应该了解大马人惧怕政治的程度,是有别于其他民主成熟的国家的国民。我常在报章言论版上看到类似“体恤民心”“应该倾听民意”等等的用字,仿若这是封建历史中的那一个朝代。我们披着民主的外衣,心存封建社会遗留的制度和文化,要富国民强,不大可能。唯有让制度有效地运转,民主制度里的三权分立真正得到落实,国家才有进步的可能。

累了,不写了

112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